馬奎斯《百年孤寂》(第十七章)1

八月裏開始刮起了熱風。這種熱風不但窒息了玫瑰花叢,使所有的沼澤都干涸了,而且給馬孔多生銹的鋅板屋頂和它那百年杏樹都撒上了一層灼熱的塵土。下雨的時候,烏蘇娜意識中突發的閃光是十分罕見的,但從八月開始,卻變得頻繁了。看來,烏蘇娜還要過不少日子才能實現自己的諾言,在雨停之後死去。她知道自己給孩子們當了三年多的玩偶,就無限自憐地哭泣起來。她拭凈臉上的汙垢,脫掉身上的花布衣服,抖掉身上的干蜥蜴和癩蛤蟆,扔掉頸上的念珠和項鏈,從阿瑪蘭塔去世以來,頭一次不用旁人攙扶,自己下了床,準備重新投身到家庭生活中去。她那顆不屈服的心在黑暗中引導著她。無論誰看到她那顫巍巍的動作,或者突然瞧見她那總是伸得與頭一般高的天使似的手,都會對老太婆弱不禁鳳的身體產生惻隱之心,可是誰也不會想到烏蘇娜的眼睛完全瞎了。但這並沒有妨礙烏蘇娜發現,她從房子第一次改建以來那麽細心照料的花壇,已被雨水沖毀了,又讓奧雷連諾第二給掘過了,地板和墻壁裂開一道道縫,家具搖搖晃晃,全褪了色,房門也從鉸鏈上脫落下來。家中出現了從未有過的消沈和沮喪的氣氛。烏蘇娜摸著走過一間間空蕩蕩的臥室時,傳進她耳裏的只是螞蟻不停地啃蝕木頭的磁哦聲。蛀蟲在衣櫃裏的活動聲和雨天滋生的大紅螞蟻破壞房基的安全聲。有一次,她打開一只衣箱,箱子裏突然爬出一群蟑螂,裏里的衣服幾乎都被它們咬破了,她不得不求救似的把聖索菲婭.德拉佩德叫來。“在這樣的廢墟上怎能生活呢?”她說。“到頭來這些畜生會把咱們也消滅的,”從這一天起,烏蘇娜心裏一刻也沒寧靜過。清早起來,她便把所有能召喚的人都叫來幫忙,小孩子也不例外。她在太陽下曬干最後一件完好無損的外套和一些還可穿的內衣,用各種毒劑突然襲擊蟑螂,趕跑它們,堵死門縫和窗框上白螞蟻開辟的一條條通路,拿生石灰把螞蟻直接悶死在洞穴裏。由於懷著一種力圖恢復一切的狂熱願望,烏蘇娜甚至來到那些被遺忘的房間跟前。她先叫人清除了一個房間裏的垃圾和蜘蛛網,在這個房間裏,霍·阿.布恩蒂亞曾絞盡腦汁,不遺余力地尋找過點金石。接著,她又親自把士兵們翻得亂七八糟的首飾作坊整理一番;最後,她要了梅爾加德斯房間的鑰匙,打算看一下裏里的情況,可是霍.阿卡蒂奧第二在自己死亡之前是絕對禁止人們走進這個房間的。聖索菲婭.德拉佩德尊重他的意願,試圖用一些妙計和借口促使烏蘇娜放棄自己的打算。但是老太婆固執己見,決心消滅房中偏僻角落裏的蟲子,毅然決然地排除了她碰到的一切困難,三天之後便達到了目的——打開了梅爾加德斯的房間。房間裏發出沖鼻的臭氣,烏蘇娜抓住門框,才站穩了腳跟。然而她立即想起,這房間裏放著為梅梅的女同學買的七十二只便盆,想起最初的一個雨夜裏,士兵們為了尋找霍·阿卡蒂奧第二,搜遍了整座房子,始終沒有找到。

“我的天啊!”她若看得見梅爾加德斯房間裏的一切,準會這樣驚叫一聲。“我花了那麽多力氣教你養成整潔的習慣,可你卻在這兒臟得象只豬。”

霍·阿卡蒂奧第二正在繼續考證羊皮紙手稿。他那淩亂不堪、又長又密的頭發垂到了額上,透過頭發只望得見微綠的牙齒和呆滯的眼睛。聽出曾祖母的聲音,他就朝房門掉過頭去,試圖微笑一下,可他自己也不知怎的重復了烏蘇娜從前講過的一句話。

“你在想什麽呢?”他叨咕道。“時光正在流逝嘛。”

“當然,”烏蘇娜說,“可畢竟是…”

這時,她忽然想起奧雷連諾上校在死刑犯牢房裏也曾這麽回答過她。一想到時光並沒有象她最後認為的那樣消失,而在輪回往返,打著圈子,她又打了個哆嗦。然而這一次烏蘇娜沒有泄氣。她象訓斥小孩兒似的,把霍·阿卡蒂奧第二教訓了一頓,逼著他洗臉、刮胡子,還要他幫助她完成房子的恢復工作。自願與世隔絕的霍·阿卡蒂奧第二,想到自己必須離開這個使他得到寧靜的房間就嚇壞了。他忍不住叫嚷起來,說是沒有什麽力量能夠使他離開這兒,說他不想看到兩百節車廂的列車,因為列車上裝滿了屍體,每晚都從馬孔多向海邊駛去。“在車站上被槍殺的人都在那些車廂裏,三千四百零八個。”烏蘇娜這才明白,霍·阿卡蒂奧第二生活在比她注定要碰上的黑暗更不可洞察的黑暗中,生活在跟他曾祖父一樣閉塞和孤獨的天地裏。她不去打擾霍·阿卡蒂奧第二,只是叫人從他的房門上取下掛鎖,除留下一個便盆外,把其它的便盆都扔掉,每天到那兒打掃一遍,讓霍·阿卡蒂奧第二保持整齊清潔,甚至不遜於他那長期呆在栗樹下里的曾祖父。起先,菲蘭達把烏蘇娜總想活動的願望看做是老年昏聵癥的發作,勉強壓住自己的怒火。可是就在這時,威尼斯來了一封信——霍·阿卡蒂奧向她說,他打算在實現終身的誓言之前回一次馬孔多。這個好消息使得菲蘭達那麽高興,她自己也開始從早到晚收拾屋子,一天澆四次花,只要老家不讓她的兒子產生壞印象就成。她又開始跟那些沒有見過的醫生通信,並且把歐洲蕨花盆、牛至花盆以及秋海棠花盆都陳列在長廊上,很久以後烏蘇娜才知道它們都讓奧雷連諾第二在一陣破壞性的憤怒中摔碎了。後來,菲蘭達賣掉了一套銀制餐具,買了一套陶制餐具、一些錫制湯碗和大湯勺,還有一些錫制器皿;從此,一貫保存英國古老瓷器、波希米亞水晶玻璃器皿的壁櫥,就顯得很可憐了。可是烏蘇娜覺得這還不夠。“把門窗都打開吧,”她大聲說。“烤一些肉,炸一些魚,買一些最大的甲魚,讓外國人來作客,讓他們在所有的角落裏鋪床,干脆在玫瑰花上撒尿,讓他們坐在桌邊,想吃多少就吃多少,讓他們連打響嗝、胡說八道,讓他們穿著大皮鞋徑直闖進一個個房間,把到處都踩臟,讓他們跟我們一起干他們願干的一切事兒,因為我們只有這樣才能驅除破敗的景象。”可是烏蘇娜想干的是不可能的事。她已經太老了,在人世間活得太久了,再也不能制作糖動物了,而子孫後代又沒繼承她那頑強的奮斗精神。於是,按照菲蘭達的吩咐,一扇扇房門依然緊緊地閉著。

Views: 8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