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清生《坐在黃河岸邊的小鎮上品飲》遙遠的地衣 (4)

幕阜山脈的植被以800米分界,上為山胡椒、胡枝子、臺灣松、錐栗、化香、抱樹次生林,下為毛竹、馬尾松、鉤栗、大葉青岡、雲山桐、南方紅豆杉、穗花杉、南方白蘭花混交林,主要糧食作物為稻、麥、紅薯、玉米和豆類。


在天臺山,我見到過活化石的植物扁柏(上圖)。銅綠山座落在大冶縣天臺、雲臺、東方、白雉四大名山之間,銅綠山普通國人大多不知,國外采礦、冶金史學界或從事冶金研究的學者,到中國多要專程去銅綠山。

我揀地衣的地方在銅綠山南部,和東部的天臺山及葉花香,葉花香離太子廟不遠。那是一座竹山,有一年開車去武穴吃魚雜,過漕河經葦源口返回,太子廟山上的黃泥公路中間,都長出了竹筍,車竟要在公路上繞竹筍而行。


不過,好魚還是在梁子湖,它是武昌魚的原產地,武昌魚春、夏、秋三季生活在梁子湖,秋末冬初通過礬口入長江過冬。鄂州舊時也稱武昌和吳都,中唐大冶置縣以前(因大興爐冶得名),銅綠山屬鄂州所轄。

山因多孔雀石,雨後,漫山遍野豆大的孔雀石悉被雨水洗綠,山上銅綠閃閃,得名銅綠山。揀地衣這事情,確不屬男子漢所為,對於我這種好吃之徒,做什麽都喜歡親歷,且也不在意他人笑話。在地質隊,吃本來就是一個重要課題。不過,吃地衣被眾人不屑,它不是珍奇事物,若打到麂子,捕到山雉,釣到鱖魚才算美味。

 

最近一次吃地衣,在2000年青海海南州東部貴德縣。還是“走馬黃河”考察,車從西寧出發,至中途出現神奇景象,車沿著一條河走,河邊或石灘上,有黑乎乎的帆布蓬屋,那是掏金人的屋。緩漫的山坡上,一隊戴著桔黃色安全帽的石油管道安裝工人在安裝管道。

忽然,晴空萬里的天上飛來一朵灰色雲團,雲團迅速向四周彌漫,如萬馬奔騰之勢,少頃,爆米花大的冰雹從天而降,枯草色的山坡和赤紅的山岡五分鐘內被鋪白,車窗外是一個銀色世界。這異象令我心生狂烈驚喜,冰雹狂擊的世界,誰能有此番經歷?狂喜之後又擔心起來,山路越來越陡,越來越窄,從如此猛烈的冰雹勢頭來看,很快就會封住山道的,而我卻穿著單衣呢,如何從這里走回西寧去?

 

車速越來越慢。密集的冰雹擊打金屬的車頂和車窗玻璃,發出咚咚和沙沙的聲響,天地一片混沌。車從河的右岸插到河的左岸,這邊有更大的帆布蓬屋群,冰雹在各式蓬頂上蓋了一層白,那里面擠滿了掏金人吧?

他們掏到了狗頭金?瓜子金?它令我想起一幅大雪冰封的西藏的攝影作品,眼前的景色似乎也能夠拍出它來。我多麽想叫車停下來,讓我下車去拍幾張照片啊,這樣的景色不可復述。

Views: 1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

柳敬亭說書

Posted by Host Studio on May 14, 2017 at 4:30pm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