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龍《地理的故事》(39)

建國太遲的國家

柏林與耶路撒冷有萬里之隔,但相同的地理原則都為這兩個城市所遵循了,就是都建在重要商道的交叉點上。耶路撒冷坐落在兩條商道交叉點上,一條商道是巴比倫至腓尼基,另一條是大馬士革至埃及,在猶太人聽說過它的很久之前,它就已是一個重要的貿易中心了。建在河畔的柏林也恰好是兩條商道的交匯點,一條是橫跨歐洲大陸的東西商道,另一條是西北至東南(從巴黎至彼得格勒,從漢堡至君士坦丁堡)的商道,柏林於是就成了耶路撒冷第二。

整個中世紀,德國地區還是存在著無數個半自治的小公國,這塊歐洲大平原的西部,就在300年之前,還沒有跡象表明有朝一日會成為一個世界大國。現代的德國差不多是十字軍運動失敗的直接產物。當西亞再無新的領土能被征服(穆斯林最終證明了自己完全能和基督徒相匹敵)之後,這些無繼承權的歐洲子弟就動手尋求其他土地財富的來源。他們自然立即想到了斯拉夫大平原,這個大平原坐落在奧得河與維斯瓦河之上,居住著野蠻的普魯士異教徒。這樣,十字軍運動一下子就從巴勒斯坦搬到了東普魯士,商業中心也遷到了但澤以南30公里處的馬爾堡,而不再是原先位於加利利的阿卡了。此後200年之間,十字軍騎士一直同斯拉夫人開戰,那些可憐的斯拉夫人的農莊被這些來自西方的貴族和農夫霸占了。1410年,在坦能堡,十字軍騎士慘敗於波蘭人之手;1914年,還是在這個坦能堡,興登堡全殲了俄軍(興登堡,德國元帥,1847—1934,支持保皇派和法西斯組織。後出任總統,執政時間為1925—1934。1933年,授令希特勒組織政府,使德國政權落入了納粹黨之手———譯者註)。但不論如何,那些十字軍騎士還是在這個地區居留下來了,當宗教改革運動開始時,他們的力量仍然不容忽視。

當時,十字軍的領導者是一位大公,又正好是霍亨索倫家族的一個成員,他不僅加入了新教,還聽從了馬丁·路德的建議,自稱為世襲普魯士公爵,都城定在但澤灣的柯尼斯堡。從15世紀中葉開始,霍亨索倫家族的另一支一直統治著勃蘭登堡那片荒涼的沙地,到了17世紀初,這個公國就落入了這一支勤奮而聰明的霍亨索倫們之手。100年後(即1701年),這一支霍亨索倫家族本來已享有了“選帝侯”(德國有權選舉神聖羅馬帝國皇帝的諸侯———譯者註)的稱號,可他們自認為已很強大了,應該有資格獲得更高的稱號了,於是,為了謀取國王的稱號,他們就活動起來。

自古惺惺相惜,神聖羅馬帝國皇帝表示同意。哈布斯堡家族很樂意為好朋友霍亨索倫家族幫這個小忙。1871年,普魯士國王霍亨索倫七世出任統一德國的首任皇帝。47年之後,霍亨索倫家族龐大的“股份制”集團最終垮台了,普魯士第九任國王兼現代德國第三任皇帝被迫退位,流亡海外。但是,資本主義工業時代最強大、最有效率的泱泱大國卻是這個由十字軍殘兵敗將組成的國家最終發展而來的。

一切都煙消雲散了。最後一位霍亨索倫正在荷蘭當伐木工人。但是,這些前蒂羅爾山山民的確具有非凡的才干,至少,他們能很明智地網羅一批具有非凡才能的人來為他們服務。在他們原有的領地上,上天根本沒有賜給他們任何財富。普魯士大地只有農田、森林、沙地和沼澤,再無什麽可出口的產品,而出口是任何國家獲得貿易順差的惟一手段。

當後來甜菜制糖法被德國人發明了之後,情況稍微轉好了一些。但由於蔗糖比甜菜糖便宜得多,而且蔗糖還能從西印度群島進口,所以,不論是普魯士人還是勃蘭登堡人都依舊拮據,依舊寒酸。然而,天無絕人之路,當拿破侖皇帝的海軍在特拉法爾加海戰損失慘重後(在1799—1815拿破侖戰爭期間,1805年10月21日,在西班牙大西洋沿岸的特拉法爾加角附近,英國艦隊與法、西聯合艦隊展開了一場海戰。交戰的重要結果是英國人在拿破侖戰爭時期掌握了制海權———譯者註),為了打擊英國,推行了“反封鎖”法,導致歐洲一下子就開始需要大量的普魯士甜菜糖,並且需求持續增長。同時,鉀堿的價值被德國化學家發現了,由於普魯士的鉀堿儲量豐富,所以,普魯士終於有一些產品可以出口了。

霍亨索倫家族在當時真是好運連連。拿破侖失敗之後,萊茵河地區就為他們奪取了。最先,萊茵河地區並未表現出什麽特殊的價值,但是,鐵、煤在後來的工業革命中發揮了極大的促進作用。正在這時,普魯士意外地發現自己擁有的煤礦和鐵礦儲量是很豐富的。500年的貧困終於過去了!過去,貧困教會了德國人嚴謹認真、勤儉持家,如今,它又讓德國人懂得了如何大量地生產和廉價地銷售。這個小小的條頓民族迅速地膨脹著,而陸地再也無法為她提供更多的發展空間了,這時,他們就走向海洋。在不到50年的時間里,他們就成了海洋運輸業收人最多的國家之一。

當北海還是世界文明的中心時(在發現美洲,大西洋成為重要貿易通道之前),漢堡和不來梅曾起過很重要的作用,今天,這兩個城市的地位逐漸下降,對要趕超倫敦和其他英國港口計劃的實現構成了嚴重的威脅。1895年,基爾運河正式投入使用,通過這條開鑿出來的運河,大型船只能夠從波羅的海直通北海。運河網還把萊茵河、威悉河、奧得河、維斯瓦河、美因河、多瑙河(未完工)連在一起,北海與黑海之間能直接通航了,柏林也通過什切青運河能直達波羅的海了。人類只要多動腦子,那麽大多數人都能過上比較體面的生活。在世界大戰之前,受著嚴格的紀律約束的德國的工人和農民雖不能說很富裕,但比起其他國家同一階層的人來,他們卻吃得更好,住得更好,社會和醫療更有保障。

伴隨著世界大戰的不幸結局,這一切都灰飛煙滅了。這是一個悲劇,但它不屬於這部作品討論的範疇。由於德國是戰敗國,它繁榮的工業區阿爾薩斯和洛林(1870—1871年普法戰爭後,戰敗國法國把這兩個地區割讓給了德國,法國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後又收回去了———譯者註)失去了,所有海外殖民地失去了,商船隊失去了,還有1864年戰爭後從丹麥人手中奪過來的石勒蘇益格—荷爾斯泰因州的一部分土地也失去了。另外,還從普魯士劃走了數千平方英里的前波蘭領土(已被德國徹底同化),並歸還給了波蘭。於是,這片沿著維斯瓦河從托倫到格丁尼亞和波羅的海的寬闊的長條地帶又重新回到了波蘭王國的懷抱,波蘭王國又能直通大海了。留給德國的只有西里西亞的一部分土地,這片土地是18世紀腓特烈大帝從奧地利搶來的。但許多寶貴的礦藏已割讓給了波蘭,由德國控制的就只有紡織業了。

在過去50年中德國搶來的一切,如今又被送了回去,其他國家重新瓜分了德國在亞洲和非洲的殖民地,盡管這些國家已擁有了太多的殖民地,甚至連向那里輸送的人口都沒有了。

《凡爾賽和約》從政治上看可能是一個完美的條約,但是,從應用地理學上看,人們因它而對歐洲的前途絕望了。那些持懷疑論的中立者想給勞合·喬治(1863—1945,英國首相,執政時間是1916—1922。《凡爾賽和約》的起草人之一———譯者註)和已故的克列孟梭(184l一1929,法國第三共和國總理,執政時間在1906—1909、1917—1920。《凡爾賽和約》的起草人之一———譯者註)一人一本基礎地理手冊,他們並無過錯。

Views: 1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