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霍桑:三山夾峙的谷地(上)

在那怪事叠出的古老年月里,種種荒誕不經的妄念和瘋子狂人的幻想竟都會變成活生生的現實。就在那樣的年代里,有兩個人在約定的時間和地點見了面。一位是夫人,儀表大方,體態嬌媚,但卻蒼白憔悴,焦慮不安,所以雖然正當盛年,卻已未老先衰;另一個老婦,衣著寒傖,面目可憎,她是這樣地乾癟龍鐘,以致使人感到她進入暮年的歲月必已超越了人生在世的正常時期。她倆相會的地點,是個人跡不到之處。三座小山鼎足夾峙,中間是下陷的谷地,幾乎呈精確的圓形,有兩三百英尺開闊,其深度呢,即使其中有一株高大的雪松也只能到了山頂才瞧得見。三座山上有著數不盡的虬松,有些一直延伸到中間谷地的外緣,而谷內卻別無所有,唯見十月的枯草,隨處能見躺倒多年的樹幹,日趨腐朽,再也沒有綠葉生長出來了。其中有根枯木,昔日曾是枝葉繁茂的橡樹,而今卻緊臥在谷底一池發綠的死水旁邊。這樣的地方(根據老輩們傳說)曾是驅神役鬼的佳處,據說,就在這兒,每當午夜或黃昏,惡魔邪道們圍繞著這個泛起泡沫的池潭,用一陣興妖作怪的洗禮儀式,攪動了這一池臭水。現在嘛,西下的秋陽在山頂留下了一抹夕照,美得淒涼,自山坡到山谷的餘暉愈往下愈晦暗。

“咱們的這次歡聚馬上就得結束啦,”老婆子說道:“這本是你的願望。你快說吧,你要我幹些什麽,因為咱們可以在這兒逗留的時間不多啦。”

乾癟老太婆說這話的時候,臉上隱現一絲微笑,恰似墓壁上的幽光。夫人顫顫發抖,舉目望望山谷之巔,似乎在擔心沒有了卻心願就得回去了。然而事情總算並非註定如此。“我對這個地方是陌生的,這你是知道的吧,”她終於開口了。

“我什麽時候來,那沒關係;不過我把至親骨肉全都拋棄了,永遠撇下了他們。我一直牽腸掛肚,放心不下,所以我到這兒來打聽他們的情況。”

“在這一潭綠水池邊,誰又能把那如同隔世的消息帶給你呢?”老太婆一邊嚷,一邊覷著夫人的臉色。

“從我的嘴里,你是聽不到這些訊息的:不過,你且放寬心,在那山頂全暗下來之前,你就能如願以償的。”

“我寧死也聽你的,要我怎麽辦就怎麽辦。”

夫人斬釘截鐵地說道。老太婆往傾倒的樹幹上一坐,把那頂遮住她灰白頭髮的帽兜摘下,招呼對方靠近些。

“跪下,”她說,“前額伏在我的膝蓋上。”

她猶豫了一會兒,然而長期以來的懸懸焦慮的情感在內心深處猛烈地激蕩起來。她跪下去時,大衣的邊緣浸入了池水中,她前額伏在老太婆的膝蓋上,老太婆拉過斗篷把夫人的頭遮了起來,這樣她就蒙在一片漆黑之中了。接著她聽到了喃喃的祈禱聲,聽著聽著,她驀然地一驚,直想蹦起身來。

“讓我躲開,——讓我躲開藏起來,別讓他們瞧見吧!”她驚呼。但又回想起什麽來了,自行噤聲,像死一般寂靜。就好像還有別的聲音——是兒時熟悉的聲音,任憑經歷多少顛沛流離,多少悲歡和多少人世浮沈,總不會忘卻的聲音——與喃喃的祈禱聲混在一起。最初,那些字句都模糊不清,倒並非像是相隔很遠,而是如同在朦朧熹微的曙光下使勁閱讀那隱約可見的文字。就這樣,隨著祝禱的進行,這些聲音在耳畔逐漸響亮起來,到末了,祝禱結束,跪著的夫人清晰地聽到了一個老頭兒和一個同樣衰老的婦人的對話。然而這兩位生客似乎並非站在這三山夾峙的谷底。

Views: 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