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建業:巾幗英豪——《世說新語》品讀之三十八

王經少貧苦,仕至二千石,母語之曰:“汝本寒家子,仕至二千石,此可以止乎!”經不能用。為尚書,助魏,不忠於晉,被收。涕泣辭母曰:“不從母敕,以至今日。”母都無戚容,語之曰:“為子則孝,為臣則忠。有孝有忠,何負吾邪?” ——《世說新語•賢媛》 


王經出生貧寒之家,生活的磨難使他為人踏實,迫切想改變命運又讓他誌存高遠,出仕以來頗有政績和政聲,累遷至二千石。漢魏內自九卿郎將外至郡守尉的俸祿等級都是二千石,後來二千石成了這類官的代稱。他母親對兒子的成就十分滿意,對兒子的官階更非常滿足,便勸告仍然奮斗不止的王經說:“你本為寒門子弟,官位已經達到了二千石,實話說你的所得大大超過了我的所望,現在可以到此為止了。”積極進取的王經哪聽得進母親這些告誡?他還是精神抖擻地拼搏不已,最後如願以償做了魏國的尚書。

此時魏國的政壇風濤險惡,司馬氏集團基本控制了朝政,曹魏政權已是臣強主弱。司馬師廢掉曹芳後立曹髦為帝,司馬師死後司馬昭擅權,大肆鏟除朝野忠於曹氏的異己,曹髦事實上是一個任憑擺布的傀儡,朝廷內外都心知肚明,改朝換代只是時間長短而已。曹髦對大臣王沈、王業、王經等人說:“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忍氣吞聲是死,奮起反抗也是死,曹髦不聽王經的忠告選擇了反抗。王沈、王業為了自保邀王經向司馬昭自首告密,王經對他們說:“自古主憂臣辱,主辱臣死,敢懷二心乎?”曹髦事敗,王經為司馬氏逮捕。他淚流滿面地辭別母親說:“怪兒當年沒聽母親教誨,以至有今日之禍!”此時此刻,王母對即將臨刑的兒子卻沒有半點埋怨,沒有半點哀傷,她鎮定自若地安撫王經說:“我的好兒子,你為子能盡孝,為臣能盡忠。一生有忠有孝,無愧大丈夫,怎麽能說辜負了我呢?”東晉文學家袁宏後來在《三國名臣頌》也贊嘆道:“烈烈王生,知死不撓。求仁不遠,期在忠孝。”

王經值得後人稱頌,王母更加可歌可泣。

這則小品用母子二人的對話,刻畫了王母的胸襟、氣節和見識。當兒子“仕至二千石”還不滿足時,王母勸兒子要懂得適可而止。這里可以見出母子二人精神的超脫與沾滯,兒子富於強烈的功名欲望,自然也看不透世俗的利害,母親看輕社會的虛名,也不在乎官家的利祿;還可以見出母子目光的深遠與短淺,兒子只能看到眼前高官帶來的利益,卻料不到高官潛在的危機,母親明白朝廷既然能讓你出頭,自然也就能讓你掉頭。當兒子因不能功成身退招來殺身之禍時,王經對自己母親滿懷愧疚,母親卻對兒子一生感到欣慰和自豪,明顯可以見出母子對責任、擔當、氣節等方面的不同態度。眼前的愛子行將就戮,而且向自己告別時泣不成聲,這件事情要是發生在一般女性身上,身為人母肯定會精神崩潰,而這位母親竟然“都無戚容”,沒有露出一絲一毫的淒慘痛苦,在她看來,自己的兒子在家對母盡孝,在朝對君盡忠,對親人有愛心,對社會敢擔當,生則一身正氣,死仍頂天立地,她為自己有這樣剛烈的兒子而驕傲。

多麽偉大的母親!

正因為代代都有這樣的母親,所以才哺育出我們無數的民族脊梁。王經是三國的忠烈之士,王母更是民族的巾幗英豪。

Views: 8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