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煉的詩《敦煌組詩》の 高原

漫遊者,你在大地的頌歌中穿行,為我驕傲吧
家已遙遠,你被風引領著踏上這走廊。別再回頭吧
攀登金黃的高處,呼吸我如醉如癡的欲望
而分享那投入死亡的沖動中豁然遼闊的幸福

海洋退去,我的夢發藍,白鳥在誕生第三天盤旋
雪山像新月之王,面對沙漠的廣場宣喻
袒露愛情吧,漫遊的夥伴,除了你誰配跟隨我

孕育青銅的土地,孕育了鐵,巨石似的男人
胸脯溢出紅色,披掛雷霆, ——-的純真隱約浮現
草原上有的是奔馳的馬,黃羊閃著光沖向懸崖
我的弓,我的犁,把歲月刻進冷靜的花紋
野性的河流在太陽撫摸下只能是溫柔的
蟋蟀和狼群使黑夜緊張,我的性格鑄成方鼎

漫遊者,用牙齒咀嚼我用心吮吸我:一首歌
向天空唱了千年,一對牛角被迫折斷朝原野祭奠
山峰回聲不絕,為了死去——成為一滴血
而我隆起於東方第一縷晨曦之前,嘲笑黑暗

我是流浪的土地,亙古未變的土地
頭暈目眩的中午打開一渠涼意,汩汩灌溉想象
大雁長鳴著仿佛遠方的祝願,為綻開的湖泊而悠揚
漫遊之外,死之外,射出的源泉如此潔白
像註入陶罐的金屬的汁液,激蕩子夜的風暴的汁液
灼熱的潮汐轟響著,湧向最深邃的人類之樹
因為你,萬物親吻同一的水波,變成孩子


於是,一顆帶來厄運的果實無法送還
森林的陰沈低語,梟的紛亂羽毛,戰爭與殉葬萌芽
貪婪的疾病,像發瘋的蝗蟲成群降落,黑夜
一個預定的結局,一條從終點出發的道路
石頭的眼窩,盛滿歷史中越埋越深的痛苦

荒廢的古城朝世界展示一個寓言
我,接近天空,那用成千重鳥翅擦凈悔恨的天空
衰老的賣藝人,鑼聲淒厲得把黃昏敲碎了
路旁的乞丐,太多的冷漠是扔給你的唯一施舍
沒有泥土,衣衫襤褸的帳篷就在沙石間生長
駱駝草移植到腐爛的臺階上,餵養蝙蝠
一次次動蕩和不安,驅散牧民的炊煙
從遺忘的偉大國度而來,闖進晨禱時的斷壁殘垣
思想被摧毀,一條骯臟的狗守望在廢墟門前

年號,瓜分著永恒——沒有昨天或明天
召集眾人的長號空空,雕成花蕊的星宿朦朧
絲稠愰愰惚惚,聽任蹣跚的鈴鐺踱出邊界
異族的旗幟卻給大地增添著奇異的溫情
一聲血腥的吶喊,一枚銹蝕的銅錢,一片灰燼
密密麻麻的傷口喘息著,鑿成石窟
壁畫在最後嘔吐,擱淺了一動不動的生命

除了你誰也不配跟隨我,除了死亡一切都是不解之謎
只有你不再追問那滯留於蔔辭上的余音、兒女
滿載我們的孤獨駛向無名港口的羊皮筏子
創傷和饑饉為什麽永遠來自靈魂深處
而荒廢古城朝世界講述的那個寓言是真的


帶著死亡的莊嚴,高高矗立於太陽舞蹈的河岸
我是我,整個世界穿過黑暗合而為一
歲月是風,是水,是緩慢移動於我內外的同一葉帆
註入灌木和人類,波濤洶湧而又靜止
白楊刺痛我,墻分割我。自由,一個絕望的誘惑
我在我心中無處可逃,但決不跪下哀悼失明

我像一棵樹,不是用黑暗包裹淚水的樹
僅僅享受著睡眠的噴泉,被天空拋棄在墓碑旁
我的茂盛,一次狂放更改大地的山洪
巖石的馬廄,烏雲的鷹巢——到這金黃的高處來吧
漫遊者,當你再次震驚於淪入
寂靜骨髓的一瞬,我的根像三葉蟲一樣盲目而堅強

高高矗立於太陽舞蹈的河岸,遠離青春
節日像繩扣,一個千度輪回的記憶,在心上磨著
只有堅持是唯一的信念,袒露是美
我從我誕生的每個繈褓開始,在痛苦的每個角落完成

我如醉如癡的欲望是一場暴風雨
漫遊的夥伴,你的靈魂將飛入那只盤旋的白鳥嗎
無拘無束君臨世界,征收所有夢的奉獻
那兒,火紅的山清晰聆聽著月光從臉上滴落
歡笑或痛哭、豐碩或荒蕪、神聖或卑賤
同一的表情,同一的年輪——是星,是夜
我的樹升起,升起,陶醉於蔚藍色無垠,像一縷煙

也許有一天,那最高的愛
恰自深淵而來,收攏一切——跟隨我吧
靜靜分享那投入死亡的沖動中豁然遼闊的幸福

Views: 8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