鳥兒忽然一齊在叫,原來是清晨五時半了。仿佛剛聽過雞啼,照例是淩晨四時,方才還是一片漆黑,剎那間窗外已是一片藍藍的曙光。

又跟一個清晨打了招呼,少了點內疚。因為我從來沒有誠意去認識清晨,清晨於我只是個黑夜順道帶來的客人,通常我是跟黑夜聊得太久,直至黑夜悄悄溜走,一把將清晨這不速之客推給我。通常,我會白它一眼,然后想起:還沒睡過。連招呼也不打,便擁枕追求永遠不夠的睡眠,合眼前還要咒一聲:天殺的早晨,這麽快來到。窗外又白了一點,太陽快出來了,一天的重擔又得再挑起了,鳥兒唱得再婉轉,也像叫上班的鐘。

我喜歡不完的夜,夜沒有時間表,沒有人規定我幾點鐘要做什麽。夜裏,睡了也好,獨自挑燈也好,所有人都變得沒有關系,不再騷擾別人。在白日裏,人與人間有大多的關系,在白日裏,我們都沒有了自己,都是活在人際關系裏。夜是個不管事的好朋友,那時我們最自由。

不是不喜歡清晨的海灘,浪打進霧裏,霧卷進浪裏,我們是霧外邊的觀浪人,我們是霧裏邊的聽浪人……然而,清晨是那麽地短暫,汽車的馬達聲一響,浪的低吟便沈寂了,巴士的廢氣一噴,霧便忽地消失了。跟著是人聲、擾嚷聲。鳥兒日間做什麽啊?都躲起來不看我們的營營役役了。而我們,又都忙著出去展露人性的醜惡。
夜是寬和,清晨是驚動不得,白天,白天是三姑六婆。

窗外一片怯怯的白,就快變成霸道的金黃了,待我趕忙睡兩小時,避免目擊這個傷心的轉變和清晨的淪落。醒來,驕陽向我挑戰,我亦已變得刀槍不入,在雙頰掃兩抹胭脂,唇上點一點紅,像印第安勇士般畫個戰鬥臉譜。

Views: 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