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孝陽·《旅人書:世界在變,而我始終如一》處城(下)

他回到岸上,苦思冥想,在月夜下的草原上徜徉,與林子裏的飛禽交談。他說,也許我有了翅膀,就能飛過去。鳥兒聽了他的祈求後,慷慨地啄下羽毛,用尖喙編成一件非常漂亮的羽衣,並不厭其煩地傳授飛翔的本領。他學得很認真,但他太重,他不是鳥,飛不起來。他從懸崖上掉下來的姿勢是那樣笨拙,好像是手中扔出的石頭。最後,所有的鳥兒都閉上嘴,不忍心再為遍體鱗傷的他吶喊加油。

他想了許久,把羽衣還給朋友。他決定忘掉處城,忘掉這個不應該存在的詞匯。這天,下了一場暴雨。雨水從樹葉上滴下,滲到草的根部。動物們聚集在雨水匯集的窪地邊飲水。一只麋鹿出現在他的眼前,角似鹿非鹿,頭似馬非馬,身似驢非驢,蹄似牛非牛。這是一只他從未見過的生物。他情不自禁地走上前,想摸摸它褐黃色健美的身軀。它被嚇著了,齜出雪白的牙齒,掉頭回跑,朝向河流的上遊。那該是它來的地方。他追上去。鹿跑得很快,從山的這邊跳往山的那邊,足蹄輕盈又富有力量,在最堅硬的巖石上敲出一行行細小的凹坑。這些凹坑到了黎明會蘊滿晶瑩的晨露。這不僅為他解渴,還為他指引了方向,使他不至於被這只奇怪的美麗生物擺脫。他穿過棘蒺,打敗一頭頭熊羆、狼與不知名的惡獸。他不清楚自己是哪裏來的勇氣與耐心,一口氣追了九千九百九十九天,發現他追趕的麋鹿不見了。它消失在一大群低頭吃草的麋鹿群裏。這裏的水極清,清得可以看見魚的內臟;這裏的水極淺,淺得像一面阿佛洛狄忒的鏡子。

這裏是河的源頭。他發了一會兒怔,喃喃自語:處城是眾神居住之所,而神是宇宙、生命的起源、本質、目的以及一切存在之奧的總和。然後,他擡起腳,輕輕地跨出一步。他是旅人,他來到了處城。

Views: 1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