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以一種傳說理解河流
似乎更接近於水和浮出的語言
我是說一條分開平原的渦河
以十月懷胎的感激,整整
八十一年受孕一枚失足的流星
讓胎兒閱盡曾經的滄海
等待天地仿佛河蚌的閉合
拒絕出生,拒絕爬出水面走上堤岸
蘆葦之輕輕過驚心的一羽飛鴻
傾心沈湎混沌昏黃的巢卵
星光的軟梯斜掛遙遙無期的天幕

2


水來自上遊,接近於黃河

行走的曲線越來越象出落的女子
說著沱沱河的聲音,波光純粹
比雪巖上的隕石潔白清澈
日升日暮,手指溫存的撫摸
無法與體內的胎兒伏案對視
兒啊,為何要等待那一刻
兒啊,天地和昨天沒有分別

3


現在我說破前世的玄機

其實說出的是一個胎兒的名字
老子,姓李,名耳,字伯陽
在渦水的深處猶豫不定
其實我說出的是母親心中隱隱的疼痛
一具虛假的言辭戳穿肋骨

4


天地無名,黃昏割破子宮

原初的嬰兒指樹為姓

5


我們還能比太史氏的羊毫多一分重量

沈入光線直射的深度抵近暗處
九九歸一的一身謎一樣高貴
在改朝換代的殺伐衾被的繈褓中
睡眠並且睜著清醒的眼睛
渦河岸邊,放牧青牛的老子
時時為水的紋理充滿意象
進出歷史一如折疊被褥樣簡單
百有六十余歲,或曰二百余歲
生命以水流的方式詮釋永恒

6


水流向大海,最低的下處深不可測

那些弱小而又純凈的生命
大浪淘沙,金子般閃爍光明
我想象洶湧澎湃的沙漠絲綢般柔韌
在西域的海底,一個叫做羅布泊的
陰阜之上,樓蘭的女子
反持龜茲的琵琶載歌載舞
那一定是渦河直立行走的身影
讓風的形體散布羊水

7


鳥,吾知其能飛

魚,吾知其能遊
獸,吾知其能走
而老子,神龍見首不見尾
註定西出函谷的隘口,關令尹喜
為紫氣東來焚香沐浴,道氣無邊

8


傍水而居,傍渦水結草為廬

我突然站立成一株風景
介於城市和民間的邊緣
一葉蘆葦,一只鷺鷥的默誦
在秋天泛白的高度不寒而栗
眼睛的碎片讓目光的大日鳧渡水面
波光鱗鱗寫滿五千言灼灼書簡
不可更改的方向仿佛失手砍去雙足
早已無路可逃,不能自由呼吸
就象不能選擇平靜地死亡
就象日漸膚淺消瘦的河流
可是找不出合適的理由,在一場大雪降臨
之前,停下四蹄飛濺的追趕腳步

Views: 1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