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了朱介凡先生的“曬暖”,說到北方話的“曬老爺兒”“擠老米”,又使我回了一次冬日北方的童年。

冬天在北方,並不一定是冷得讓人就想在屋里烤火爐。天晴,早上的太陽光曬到墻邊,再普照大地,不由得就想離開火爐,還是去接受大自然所給予的溫暖吧!

通常是墻角邊擺著幾個小板凳,坐著弟弟妹妹們,穿著外罩藍布大褂的棉袍,打著皮包頭的毛窩,宋媽在哄他們玩兒。她手里不閑著,不是搓麻繩納鞋底(想起她那針錐子要紮進鞋底子以前,先在頭發里劃兩下的姿態來了),就是縫駱駝鞍兒的鞋幫子。不知怎麽,在北方,婦女有做不完的針線活兒,無分冬夏。

離開了北平,無論到什麽地方,都莫辨東西,因為我習慣的是古老方正的北平城,她的方向正確,老爺兒(就是太陽)早上是正正地從每家的西墻照起,玻璃窗四邊,還有一圈窗戶格,糊的是東昌紙,太陽的光線和暖意都可以透進屋里來。在滿窗朝日的方桌前,看著媽媽照鏡子梳頭,把刨花的膠液用小刷子抿到她的光潔的頭發上。小幾上的水仙花也被太陽照到了。它就要在年前年後開放的。長方形的水仙花盆里,水中透出雨花台的各色晶瑩的彩石來。或者,喜歡擺弄植物的爸爸,他在冬日,用一只清潔的淺磁盆,鋪上一層棉花和水,撒上一些麥粒,每天在陽光照射下,看它漸漸發芽茁長,生出翠綠秀麗的青苗來,也是冬日屋中玩賞的樂趣。

孩子們的生活當然大部分是在學校。小學生很少烤火爐(中學女學生最愛烤火爐),下課休息十分鐘都跑到教室外,操場上。男孩子便成群地湧到有太陽照著的墻邊去擠老米,他們擠來擠去,嘴里大聲喊著:

擠呀!擠呀!
擠老米呀!
擠出屎來餵餵你呀!

這樣又粗又臟的話,女孩子是不肯隨便亂喊的。

直到上課鈴響了,大家才從墻邊撤退,他們已經是渾身暖和,不但一點寒意沒有了,摘下來毛線帽子,光頭上也許還冒著白色的熱氣兒呢!

1961年12月8日

Views: 1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