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生,雖然我口頭上對小獅子到牛蛙公司工作表示反對,但我心中暗暗高興。我其實是一個喜歡獨往獨來的人,我喜歡一個人在街上閑逛,一邊逛一邊回憶往事;如果無往事可憶,我便想入非非。陪著小獅子散步是我的職責,履行職責是痛苦的,但我必須偽裝出興高采烈的樣子。現在好了,她一大早就去牛蛙公司上班,騎著那輛據說是我小表弟為她購買的電動自行車。我隔著窗戶,看到她端端正正地坐在電動自行車上,沿著河邊那條道路,無聲無息地、十分流暢地向前滑行。當她的背影消失之後,我也匆匆下樓。

我在幾個月的時間里,逛遍了河北岸的幾個小區。樹林、花園、大小超市、盲人按摩院、公共健身場所、美容院、藥店、彩票出售點、商場、家具店、河邊的農產品貿易市場,都留下了我的足跡。每到一地兒,我都用數碼相機拍照,就像公狗每到一地都會翹起後腿撒尿一樣。我還穿越那些尚未開發的農田,去參觀了那些正在大興土木的工地。那些工地有的主體建築已成,顯示出標新立異的風貌;有的正在挖坑打樁,猜不出未來模樣。

河北岸基本逛遍後,我便往河南岸轉移。我可以從那座淩空展翅造型的斜拉橋上過去,也可以乘坐竹筏,順流而下,到達十幾里外的艾家碼頭。我一直走橋,怕竹筏不安全。有一天,橋上發生了一起車禍,交通堵塞,我決定乘一次竹筏,重溫一下當年的情景。

撐筏的是一個身穿對襟布扣上衣的年輕人,滿口鄉音,但吐出的全是時髦詞語。他的竹筏是用二十根碗口粗的毛竹制成,前頭翹起,安裝了一個木雕彩繪龍首。竹筏中央,固定著兩個紅色的塑料小凳。他遞給我兩只塑料袋,讓我套到腳上,以防鞋襪被水濺濕。他笑著說,許多城里人,都喜歡脫掉鞋襪。城里女人的小腳,白得像銀魚兒,泡在水里,呱唧呱唧踩著,好玩極了。我脫掉鞋襪,遞給他。他將我的鞋襪放在一只鐵皮箱里,半真半假地說:要收一塊錢保管費哦!我說,隨你吧。他扔給我一件磚紅色救生衣,說:大叔,這個您可一定要穿上。否則,我的老板要扣我的獎金呢。

年輕人將筏子從河邊碼頭撐出時,那幾個蹲在岸邊的筏工喊叫著:扁頭,祝你好運,掉到河里淹死!

年輕火麻利地撐著篙,說:那是不行的,我要淹死,你妹妹豈不是要守寡?

筏入中流,疾馳而下。我掏出相機,拍了那座大橋,又拍兩岸風景。

大叔是從哪里來的?

你說我是從哪里來的?我用鄉音說。

您是本地人?

也許,你爹還是我的同學呢!我看著他那顆扁長的腦袋,想起了譚家村一個外號“扁頭”的同學。

可是,我不認識您啊,他說,您老是哪個村的?

好好撐筏,我說,你不認識我沒有關系,只要我認識你爹和你娘就行了。

年輕人熟練地揮舞著竹篙,不時地盯我一眼,顯然是想把我辨認出來。我掏出一枝煙,點燃。他翕著鼻子,說:大叔,如果我沒猜錯,您抽的是軟包“中華”。

我抽的確是軟包“中華”,這煙是小獅子帶給我的。小獅子說是袁腮讓她帶給我的。小獅子說,袁總說這煙是一個大人物送給他的,他只抽“八喜”,不換牌子。

我抽出一枝煙,探身向前,遞給他。他欠身接過,側著身子,避著河上的風,將煙點燃。抽著煙他喜笑顏開,臉上呈現出一種又醜又怪的美。他說:大叔,能抽得起這種煙的人,都不是尋常人物。

是朋友送的。我說。

我知道是遴的,抽這種煙的人,哪有自己花錢買的?他笑嘻嘻地說,您老也是“四個基本”呢。

什麽“四個基本”?

煙酒基本靠送,工資基本不動,老婆基本不用——他說,還有一個“基本”我忘了。

夜里基本上都做噩夢!我說。

您說得不對,他說,但我的確想不起那個“基本”是什麽啦。

那就不用去想了,我說。

如果您明天還來坐我的竹筏,我就會想起來的,他說,大叔,我已經知道您是誰了。

你知道我是誰?

您一定是肖夏春肖大叔,他怪模怪樣地笑著說,我爹說,您是他們那班同學里最有本事的人,您不但是他們那班同學的驕傲,也是我們高密東北鄉的驕傲。

我說,他的確是最有本事的人,但我不是他。

大叔,您就別客氣了,他說,從您一坐上竹筏,我就知道您不是一般人物。

是嗎?我笑著說。

那當然,他說,您額頭發亮,頭上有光圈,一看就是大富大貴之人!

您是不是跟著袁腮學過相面啊?

您還認識袁大叔啊?他一拍額頭,說,我怎麽犯糊塗了,你們是一班同學,自然認識了。袁大叔雖然比不上您,但也是個有本事的人。

你爹也很有本事啊,我說,我記得他能倒立行走,繞著籃球場轉一圈兒。

那算什麽?他不屑地說,頭腦簡單,四肢發達!而您和袁大叔,是動腦子的,玩智慧的,“勞心者治人,勞力者治於人”嘛。

你的口才,跟王肝也有一拚啦!我笑著說。

王大叔也是天才,但他走的路跟你們不一樣。他擠著生動活潑的三角形小眼說,王大叔是大膽裝瘋,小心撈錢。

賣泥娃娃能賺多少錢?

王大叔賣的可不是泥娃娃,他賣的是藝術品。他說,大叔,黃金有價藝術品無價啊!當然啦,王肝大叔賺那幾個錢,跟您肖大叔比起來,那真是拿水汪子比大海。袁大叔呢,比王大叔腦子活泛,但僅靠養牛蛙他也賺不到什麽錢。

牛蛙養殖場不靠牛蛙賺錢靠什麽賺錢?

大叔,您是真不知道呢還是裝糊塗?

我真不知道。

大叔在拿我取笑呢,他說,到了您這種級別的人物,哪個不是手眼通天?連我這等草民都聽說了的事情,您怎會不知道?!

我剛回來沒幾天,真不知道。

他說:就當您不知道吧,反正大叔您也不是外人,愚侄我就給您嘮叨一下,權當給您解悶兒。

你說。

袁大叔是拿養牛蛙做幌子呢,他說,他真正的生意,是幫人養娃娃。

我吃了一驚,但不動聲色。

說好聽的呢,叫“代孕中心”,說不好聽的呢,就是弄了一幫女人,幫那些想生孩子的人懷孕生孩子。

還有做這種生意的?我問,這不是破壞計劃生育嗎?

哎呦肖大叔,都什麽時代了,您還提什麽計劃生育的事?他說,現在是“有錢的罰著生”——像“破爛王”老賀,老婆生了第四胎,罰款六十萬,頭天來了罰款單,第二天他就用蛇皮袋子背了六十萬送到計生委去了。“沒錢的偷著生”——人民公社時期,農民被牢牢地控制住,趕集都要請假,外出要開證明,現在,隨你去天南海北,無人過問。你到外地去彈棉花,修雨傘,補破鞋,販蔬菜,租間地下室,或者在大橋下搭個棚子,隨便生,想生幾個就生幾個。“當官的讓‘二奶’生”——這就不用解釋了,只有那些既無錢又膽小的公職人員不敢生。

照你的說法,國家的計劃生育政策不是名存實亡了嗎?

沒有啊,他說,政策存在啊,要不以什麽做依據罰款呢?

既然這樣,人們自己去生就行了,何必找袁腮的“代孕公司”呢?

大叔,您可能是一心撲到事業上了,根本不了解世情。他笑著說,富翁盡管有錢,但像“破爛王”老賀那樣慷慨的是極少數,大多數是越富越摳,既想生兒子繼承萬貫家產,又怕被罰款。找人代孕,可以編造理由,避免罰款。再說,現在的富翁,貴人,多半是像您這年紀,男的還躍躍欲試,老婆多半不能用了。

那就包“二奶”嘛。

當然有很多包“二奶”甚至“三奶”、“四奶”的,但還有很多既怕老婆又怕麻煩的,他們就是袁大叔的客戶。

我的目光越過河堤,遠眺著牛蛙養殖場那棟粉紅色的小樓,還有娘娘廟那金黃色的殿閣,心中泛起一種不祥之感。我想起不久前一個淩晨,去衛生間小解回來,與小獅子那場別開生面的床戲。

大叔,您好像沒有兒子吧?扁頭的兒子問我。

我不回答。

大叔,他說,像您這樣的傑出人物,沒有兒子實在是太不應該了。知道不?您這是犯罪,孔夫子說:不孝有三,無後為大……

……將憋了一夜的尿排空後,我渾身輕松,想再睡一會兒。小獅子卻膩上來。這可是許久沒有過的事情了……

大叔,您無論如何要生一個兒子,這不僅僅是您個人的事,也是我們東北鄉的事。袁大叔為您提供了很多種選擇。最高檔的,是有性代孕,代孕者都是美女,身體健康,基因優良,未婚,有大學以上學歷。您可以跟她同居,直到她懷上您的孩子。這個費用嘛,比較高,最低二十萬元。當然,您如果想讓兒子優良些再優良些,可以為她提供營養費,也可以額外再給她些獎賞。這個最大的危險是,同居期間,雙方有了感情,假戲成真,影響了原先的婚姻。所以,我想,大嬸是不會同意的……

……她似乎很興奮,但身體卻很冷靜,而且一反常態地,不按照多年的習慣行事。你想怎麽著呢?黎明的晨曦中我看到她的眼睛在閃爍。她詭秘地笑著說:我要虐待你一次。她用一根黑布條蒙住我的眼睛。你想幹什麽?不許解開——你欺負了我半輩子,我要報一次仇——你是想給我結紮吧——她嘻嘻地笑著說,哪里舍得呢!我要你好好享受一次……

前不久就有一個女的來大鬧過一次,將袁大叔的車都砸了,小扁頭說,她那老公,跟代孕女同居生情,結果呢,兒子生了,把她也甩了。所以我想,大嬸絕不會同意的……

……她還在折騰著我,使我興奮,迷狂。她似乎給我套上了什麽,你要幹什麽呢?有這個必要嗎?她不回答……

大叔,你如果只想生兒子,不想借機會嘗一下采野花的滋味,那我告訴您一個最省錢的辦法。這可是秘密。袁大叔這里,有幾個最便宜的代孕女子。她們相貌極為可怕,但這可怕的相貌並不是天生的。她們原先都是非常漂亮的女孩子,也就是說,她們的基因都非常優秀。大叔,您一定聽說過東麗毛絨玩具廠那場大火。那場大火,燒死了我們東北鄉五個姑娘,還有三個,雖然沒死,但嚴重受傷,徹底毀容,生活極為痛苦。袁大叔好心收容了她們,管她們吃喝,同時也為她們謀一條生財之路,讓她們賺點養老錢。當然,與她們都是無性代孕,也就是說,取出您的小蝌蚪,注到她們的子宮里。到時候,您來抱孩子就行了。她們便宜,生男孩五萬,生女孩三萬……

……她讓我吼叫了起來。我感到身體沈下深淵。她蓋好我,輕輕地離去……

大叔,我建議您……

你是為袁腮拉皮條的吧?

大叔,您怎麽忍心使用這麽陳舊的名詞呢?小扁頭笑著說,我是袁大叔的業務員,感謝肖大叔您給我這個掙錢的機會,我這就跟袁大叔聯系。他穩住竹筏,掏出手機。我說:對不起,我既不是你肖大叔,也沒有這個需要。

Views: 1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