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奎斯《百年孤寂》(第八章)3

替人效勞,她向來不收報酬。她從不拒絕別人的要求,就象她從不拒絕男人一樣;即使她到了青春已過的時候,這些男人也追求她,盡管他們既不給她錢,也不給她愛情,只是偶爾給她一點快樂。皮拉·苔列娜的五個女兒象母親一樣熱情,還是小姑娘的時候就走上了曲折的人生道路。從她養大的兩個兒子中,一個在奧雷連諾上校的旗幟下戰死了,另一個滿十四歲時,因為企圖在沼澤地帶購另一個市鎮上偷一籃雞,受了傷,被捉走了。在一定程度上,奧雷連諾·霍塞就是半個世鄉己中“紅桃老K”向她預示的那個高大、黝黑的男人,但他象紙牌許諾給她的其他一切男人一樣,鉆到她的心裏人遲了,因為死神已在他的身上打上了標記。皮拉·苔列娜在紙牌上是看出了這一點的。

“今晚別出去,”她向他說。“就睡在這兒,卡梅麗達,蒙蒂埃爾早就要我讓她到你的房間裏去了。”

奧雷連諾·霍塞沒有理解母親話裏的深刻涵義。

“告訴她半夜等我吧,”他回答。

接著他就前往劇場,西班牙劇團在那兒演出戲劇《狐貍的短劍》,實際上這是索利拉的一出悲劇,可是阿基列斯·裏卡多上尉下令把劇名改了,因為自由黨人把保守黨人叫做“哥特人”。奧雷連諾·霍塞在劇場門口拿出戲票時發現,阿基列斯·裏卡多帶若兩名持槍的士兵正在搜查入場的人。“當心點吧,上尉,”奧孟連諾·霍塞提出警告,“能夠向我舉手的人還沒出世咧。”上尉試圖強迫搜查他,沒帶武器的奧雷連諾·霍塞拔腿就跑。士兵們沒有服從開槍的命令。“他是布恩蒂亞家的人嘛,”其中一個士兵解釋。於是,狂怒的上尉拿起一支步槍,沖到街道中間,立即瞄準。

“全是膽小鬼!”他怒吼起來。“哪怕這是奧雷連諾上校,我也不伯!”

卡梅麗達·蒙蒂埃爾是個二十歲的姑娘,剛在自己身上灑了花露水,把迷疊香花瓣撒在皮拉·苔列娜床上,就聽到了槍聲。從紙牌的占卜看來,奧雷連諾·霍塞註定要跟她一塊兒得到幸福(阿瑪蘭塔曾經拒絕給他這種幸福),有七個孩子,他年老以後將會死在她的懷裏,可是貫穿他的脊背到胸膛的上一顆子彈,顯然不太理解紙牌的頂示。然而,註定要在這天夜裏死亡的阿基列斯.裏卡多上尉真的死了,而且比奧雷連諾。霍塞早死四個小時,槍聲一響,上尉也倒下了,不知是誰向他射出了兩顆子彈,而且許多人的叫喊聲震動了夜間的空氣。

“自由黨萬歲!奧雷連諾上校萬歲!”

夜裏十二點,當奧雷連諾·霍塞流血致死,卡梅麗達。蒙蒂埃爾發現紙牌向她預示的未來十分渺茫的時候,有四百多人在劇場前裏經過,又用手槍朝阿基列斯·裏卡多的屍體叭叭地射出一些子彈。把滿身鉛彈的沈重屍體搬上車子,需要好幾個士兵,這個屍體象浸濕的裏包一樣瓦解了。

對政府軍的卑劣行怪感到惱怒的霍塞.拉凱爾.蒙卡達將軍,運用自己的政治影響,重新穿上制服,掌握了馬孔多的軍政權力。但他並不指望自己調和的態度能夠防止不可避免的事情。九月裏的消息是互相矛盾的。政府聲稱控制了全國,而自由黨人卻接到了內部地區武裝起義的秘密情報。只有在宣布軍事法庭缺席判決奧雷連諾上校死刑時,政府當局才承認故爭狀態。哪一個警備隊首先逮住上校,就由哪一個警備隊執行判決。“可見,他回來啦,”烏蘇娜向蒙卡達將軍高興他说。然而,蒙卡達將軍還没有這樣的情報。

Views: 16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