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 格羅塞《藝術的起源》(16)

人們總是在狩獵或戰爭的熱潮中,或說正在他們感情最興奮時看見血色的。第二個原因,是一切關於施用紅色的聯想都會發生效力的——如對於跳舞和角斗的興奮情形的聯想等。但是,這些情境盡管存在,如果紅色的材料不是隨處可得,則在最低級的文化階段中,紅色的使用也決不能傳佈得那樣普遍。大概,原始人最初所用的紅色,就是他親手殺死的獸類或敵人的鮮血,並不是別的什麼。而到了後代則大概的裝飾都用紅礦石,20這種礦石是到處很多的,而那些境內沒有此物的部落,通常也可以通過交易而得到。澳洲的代厄人為要重振他們紅色材料的供給,曾作過好幾星期之久的遠征——這也是珍視紅色的一個證明。集合這一切事實,紅色在原始民族畫身習慣中所佔的優勢,已經可以很明顯的看出來。紅色的審美的價值既然這樣大,又這樣明顯,自然無需要用一種宗教意義的假定來說明它的用途了。21

黃色也有同樣的審美性質,所以也同樣的受人愛用。在安達曼島上,黃色恰恰代替了紅色的地位;明科彼人的用黃色畫身是和澳洲人用紅色完全相同的。22而澳洲人的施用黃色作裝飾是和用紅色同等的。黃色在南方用的少一些,這並不是因為他們輕視黃色,而是因為黃礦土的缺乏,就找到老遠的地方也還找不到。而布須曼人、翡及安人、菩托庫多人的不用黃土畫身,恐怕還有一個另外的理由。至少對於布須曼人,我們確切曉得他們是認識黃色的,而且他們也用黃色來刷墻壁。然而他們反對用黃色來畫身,這一定是為了黃顏色不能在他們的黃色肌膚上彰顯出來的緣故。至於菩托庫多人和翡及安人,雖則稱為紅色人種,膚色也很黃,我們很有理由可以猜想他們的戒忌是黃色,也是為了這個緣故。

膚色在畫身的顏色揀選上所發生的影響,等我們說到白色時,就更明顯了。在原始的畫身上,白色至少和紅色用得一樣多,但這只是指黝黑的澳洲人和明科彼人而說的。在淡色人種間,或全然不用白色,或像翡及安人一樣,只讓白色居次要地位。紅色和黃色是專為裝飾用的,白色則還有另外的一種意義。我們現在先要討論它在裝飾目的上的性質。澳洲人和明科彼人去赴宴會時都用白土在身上畫線,是很有理由的;因為再沒有其他的顏色能夠使形像顯露得如此清楚如此截然了,同時也沒有一種其他的顏色能夠跟他們的黑色肌膚成功那樣明顯的對照了。黑人喜愛自己的黑色是和白人喜愛自己白色一樣的。澳洲人和明科彼人的白土畫的線條,也是和羅可可(Rococo)時代的婦女們在她們粉白脂紅的頰上貼上黑色顏飾(black beauty patch)的原始形式相同。歐洲的考察者,往往不以舞蹈裏的白色塗繪為一種可悅的裝飾,是真的。部爾馬(Bulmer)竟以為澳洲的科羅薄利舞者,“是要將自己的形狀盡量地扮成可怖。他們在每條肋骨上畫一根白色的橫條,此外又在他們的腕上、腿上和臉上畫上白條,以致在營火的搖閃光下看起來,活像是些活的骷髏。”23人們時常描寫的關於他們骷髏似的軀體的可怖的印像,是否舞蹈者本人所能意料或他們的土著是否也能覺到,這是很可疑的。我們歐洲人的恐怖由於某種聯想所造成的一定多於骷髏印像本身所引起的。多數的著作家,都把這當作不證自明的現像——以為這種聯想對於赤裸的澳洲人,至少是和對於文明的歐洲人一樣不可避免,一樣地顯著;但實際上,我們卻不能假定骷髏形像之對於澳洲人,會有像對於歐洲人那樣地感應。24

所以在還未能發現相反的事實之前,對於他們的這種好尚我們要加以較嚴肅、更深刻的解釋。澳洲人的“科羅薄利”舞,總是在晚間舉行。舞場通常有火光和月光照耀著,但光線總是那麼幽暗,以致那些黑色的舞蹈者的動作,如果沒有耀眼的條紋的幫助,就不清楚。所以他們畫這種條紋的初意決不是為摹仿骷髏,而是為幫助身體上的主要輪廓的易於顯現。很奇妙的是白色畫身在澳洲人和明科彼人中,又可以作為恰和宴樂相反的標記。不過喪事的和宴樂的畫身並不難於分辨。在安達曼島上,為宴樂的畫身往往用許多圖樣,而為喪憂的畫身,則只是天連水接的周身塗抹。澳洲的舞蹈者的畫身,也描成種種的圖樣,關於喪事,卻有些部落不畫圖樣,也有些部落繪畫種種可以表明服喪者和死者之間的地位和關係的圖樣。25

澳洲人和明科彼人為什麼要用白色作為喪憂的顏色呢?我們考慮了喪憂的畫身以後,就會覺得那完全是為了要使本人不讓鬼認識。26約斯脫(Joest)說:“這種習慣也許可以追溯到他們怕遇到死者仿徨無定的靈魂的心理上去。為要避免鬼的逼害,那麼人就用一種平日不用慣的顏色來繪飾身條,好叫鬼不認識他。”約斯脫的解釋雖則全是假定,但也還有相當的可能性,在不能用確當的解釋來代替它之前,我們也還可以接受這個意見。

拉姆荷爾茲說昆斯蘭德人常常用炭粉拌油塗在身上,“他們好像還不夠黑似的!”真的,黑的總覺得他們自己不夠黑,正像白色的婦女常覺得不夠白一樣;也正像那些肌膚白凈的人要用粉或白堊來增加白的美趣一樣,黑的則用炭和油質來增加他們黑的魅力。有時候有人承認,甚至歐洲人也承認,在澳洲的部落間很流行的黑色的塗飾,所得的感應並不是不愉快。好些旅行者稱贊那些土著的深黝金屬似的皮膚。當然,黑色塗繪對黃色美洲土人和黑色澳洲土人的意義是不相同的。深藍色對於美洲土人的價值,是和白色對澳洲人的價值相似的。他們是要施用一種和皮膚正相對照能使皮膚上的圖樣很顯然地表顯出來的顏色。

Views: 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