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氏在關內關外有沃野千頃,園林會館百余處。普天之下,大小商埠市鎮,全有錢記商號。她又有錢又有勢——那些幹弟弟個個權重一時。錢氏又有商船千艘,浮行於海洋之上;商隊駱駝幾千峰,行走於大漠之中。東到扶桑,西至英倫,南到爪哇,北至羅剎,到處開有分號。開著那麽大的跨國公司,她倒沒忘本,至今還在做那皮肉生意。在朝官員三品以上,或文有詩名,武有俠名之士,甚至綠林大盜只要年不過六旬,身體健康無口臭狐臭等,都夠得上嫖她的資格,不過要提前半年預約登記,她就靠這一手拉關系。

想起這錢寡婦,李二娘暗暗叫道:“山藥蛋!老娘比你差在哪裏?你不過是靠身子做本錢起家,老娘卻有祖傳的造酒絕技。酒色財氣,我比你還占一字之先。李二娘至今沒發達,非不能也,是未發憤耳!老娘今天也發一個誓,不出十年,我上你門去,要你倒趿著鞋奔出來迎我!”

定下這宏偉目標,李二娘又開始考慮眼前的步驟。這第一步就是要操舊業造酒。說也稀奇,這條酒坊街原來開有十幾家酒坊,現在沒有一家還在造酒。像李二娘這樣的,賣的是祖上的存酒,還搭著賣些村酒,別人就更加不如。全靠買進村釀劣酒,加入香料調味,然後就當老酒賣。其實這條街盡頭有一眼甜水井,水質最宜釀酒,地下土質又好,簡直是釀酒的寶地。這些酒坊關門,只有一個原因:這兒的風水有一點問題,男人到了這兒就活不長,不僅如此,連男孩都長不成個。陰陽先生說,這片地方陰盛陽衰,故此男人活不長。不過更可能是男人喝酒容易上癮,酗酒過度傷及肝臟。男人都死絕之後,酒坊就到外邊去請工。誰知洛陽又來了一位再道學不過的地方官,禁止寡婦雇男工,說是有傷風化。這一來酒坊只好關張,因為有好多重活女人幹不來。這一重障礙對李二娘不存在,簡直就是活該她發財。她有一張頂硬的王牌,就是那女工胖胖。

胖胖這人簡直是一頭大象,體重三百余斤,有四條壯漢的食量,十條壯漢的力量。要是不造酒,留她在家裏實在不值。李二娘原先雇她就是要造酒,後來迷上了李靖,把這事擱下了。這女人還有一個好處,就是忠心耿耿,對李二娘無限熱愛,無限崇拜。惟一的毛病就是有時發呆,嘴裏喃喃自語,不知在說些什麽。這個毛病也好治,只要抄起搟面杖在她後背一頓亂擂,她馬上就容光煥發地奔去幹活兒!

李二娘正在盤算,就聽樓下一聲巨響,有人推門而入。這是胖胖。聽那聲響,她出去時就沒關門。那胖女人猛沖上樓,把整個小樓都帶得搖搖晃晃。只見她披頭散發,渾身是泥,嘴裏大叫道:“娘子!怪事一樁!”李二娘一看自己的依靠力量竟是這麽一個樣子,不禁大怒,她星眼環睜,柳眉倒豎,大喝一聲道:

“胖豬!你跑到哪兒去了?”

“報告娘子,我去收拾菜園!”,

“收拾菜園有什麽要緊?我正有大事要辦。我們要收拾酒坊,開業造酒。”

那胖胖一聽,立刻歡呼雀躍:“太好了,太好了!娘子,咱們早該如此!”

這一跳不要緊,幾乎把樓跺塌。李二娘大喝一聲:“不準跳!我已經籌劃了,我們不僅要造酒,還要大發展。要發財致富,就要紀律嚴明。我對你要嚴格要求,賞罰分明。你這賤人,今天一早就有三大過犯,還不跪下領罰?”

胖胖跪下來,笑嘻嘻地說:“娘子且說胖胖的過犯……”

“第一,你這賤人早上出去沒關門!第二,在樓上又蹦又跳,險些把樓跺塌。第三,你這一身泥巴是怎麽弄的?多半是和那賣柴的阿三在陰溝裏快活,敗壞了我的門風!”

說到門風,胖胖禁不住嗤笑一聲。李二娘紅了紅臉說:“我們今後要造酒,一定要講究工藝衛生!你自己說,這本帳怎麽了結?”

“任憑娘子打多少。”

“姑念你是初犯,打三十下手心。你下去把板子拿上來!”

“報告娘子,不能打手,打腫了不能幹活。打屁股吧!”

“這胖豬!還有點忠心。也罷,減你十下。去把大號搟面杖拿上來!”

“娘子!咱們不是要幹大事業嗎?要幹大事就不能心慈手軟。別說我是一個女工,就是您的親爹親娘,犯了事了也得下狠手揍,這樣才能紀律嚴明,無往不勝。就像我,不關門,晃動樓房,不講衛生,哪一樣不該打三十五十的?你只打三十,還減去十下,這樣準把我慣壞。”

“閉嘴!還用你教訓我?就依你,打三十。去拿搟面杖!”

那胖女人拿了搟面杖上樓,一面走一面又喃喃自語,到了樓上把面棍遞給李二娘,自己就站在那兒發呆。李二娘大喝一聲:“楞著幹什麽?脫衣服!你做一身衣服要兩丈多寬幅布,打破了誰做得起?”

“哎,哎,我剛才要說什麽來著?”

“少廢話!脫!”

胖胖就脫上衣,還是一副魂不守舍的樣子。李二娘氣壞了。“你幹什麽?脫裙子就可以了!亮出一身膘,惡心我呀?”

胖胖卻似沒聽見,心不在焉地把全身衣服都脫了。乖乖,真是一座肉山!忽然大叫一聲:“哇!想起來了。娘子,我去收拾園子,你猜我碰上誰了?”

“你碰上鬼了。趴下!你敢犯上做亂嗎?”

“不敢不敢。娘子,你別吵!你這一插嘴,我腦子都亂了,我回來時,街上的人議論紛紛,大家都在說李靖怎麽怎麽樣。”

不提李靖猶可,一提這個名字,李二娘就似刀剜心一般難受。她怪叫一聲撲過去,扭住胖胖的耳朵把她揪倒在地,用晾衣繩把她四馬攢蹄捆了起來。胖胖一見李二娘動了真怒,嚇得魂不附體,像殺豬一樣尖叫起來。李二娘找了兩只襪子塞到嘴裏,拎著耳朵把她翻過身來,雙手齊下,在那身肥肉上一通亂擰,直擰到自家虎口酸痛,還有余怒未消。於是又把胖胖翻過去,掄起搟面杖沒點兒地亂打,直打到手都舉不起來,氣也喘不過來,這才放下棍子坐下喘氣。喘了一會兒,她的火氣消了一些,心裏又明白了。

Views: 26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