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寬·青春飯,我們都愛重口味 10

青春飯 

1996年春節,我讀初三,是一名寄宿生。寒假並沒有結束,我們都紛紛回到學校,你知道的,補課。還有半年就中考了,需要抓緊一切時間,上課上課。

回學校的那天是正月初六,剛剛下完了一場雪。90年代的雪似乎比現在要盛大,縣城空蕩蕩的,夜裏有零星的鞭炮響,學校門口堆積了一堆鞭炮屑。門口是一排小門臉,從左到右排列著禮品店(一對夫婦帶著一個女兒,那時流行千紙鶴和紙做的星星)、文具店(裏面有各種筆記本和圓珠筆)、各種小吃(主要是燒餅夾肉,又衍生出燒餅夾藕,兼賣包子)、小賣鋪(老板娘總化著濃妝,豐滿風騷)、服裝店(那時候縣城青年們流行穿李寧運動鞋)、照相館(我們每個人畢業的時候都在那裏拍了一套搔首弄姿的藝術照)……空蕩蕩的校園,只有幾個畢業班的學生上課。晚自習沒有老師盯著,靠自覺。我們當然不是自覺的學生,踩著雪,跑出去喝酒。一群十五六歲的半大孩子,大家湊了點錢。學校附近的小飯館都沒有開張,每一家餐館都關著門——縣城的餐館往往要等到正月十五才營業。

我們蹣跚著去遠一點的一家東北菜館,老板沒有回老家過年。具體是什麽名字我早忘了,位置還記得,在益津市場裏,一個不大的二層樓,一層是散台,二層是包房。小館子是夫妻店,老板娘在前面忙活,老板在後廚做飯。

我們點了糖醋裏脊、大拌菜,燉了一只雞,東北的亂燉,咕嘟咕嘟的一大鍋,當然還有啤酒。喝酒,還是青春的忌諱,平時沒有機會喝,偶爾哪個同學過生日,悄悄喝一點。但是酒和姑娘一樣令人上癮。很快,我們每個人就幹掉了面前的一瓶啤酒。

再每人來一瓶。從第二瓶開始,話有點密,我幾乎忘了那天的話題,但是想來也無非是評論老師,聊聊班裏的女生,誰和誰好了,過年在家裏遇到的種種事情。十五六歲,我們已經不拿自己當小孩子了,幼稚,是一個貶義詞,我們紛紛厭棄。所有人都開始迅速長高,身材高挑,身子板卻輕薄,嘴唇邊有了濃重的絨毛,開始變聲,喉結開始凸起。幾本黃色小說偷偷在宿舍裏流傳,那幾年流行武俠小說,所有黃色小說都打著“臥龍生”的招牌。

後來又上了第三瓶啤酒,這時有的小夥子已經不勝酒力,有點高了。菜已經不夠了,又上了一份糖醋裏脊,一份可能不夠,於是點了兩份糖醋裏脊。糖醋裏脊做起來簡單,無非是裏脊肉切成條,裹上幹澱粉,下油鍋炸熟,外焦裏嫩,然後再用番茄醬炒。這是1996年的美味,你看,我們連著點了三份。

漸漸地有人醉了,因為每個人又喝了一瓶啤酒。酒量也有情竇初開的時候,第一次醉酒來得太猛,以至於大家猝不及防。許多人都是在那一天第一次醉酒。當然也包括我。

忘了怎麽回宿舍了,應該已經很晚了,我們一群青少年醉漢,互相攙扶著,在雪地裏走,有時候會摔倒。一個人丟了鞋子。並排著在雪堆裏撒尿。

喝酒是會上癮的,接下來的幾天裏,我們每天都盼望著天黑,能夠集體出去喝酒,去那家東北小館,點亂燉、鍋包肉和糖醋裏脊,喝冰涼的啤酒。喝得有點微醺,控制一下,終於控制不住,繼續喝,喝高了,斷片了,跑到門口對著一堆臟雪嘔吐。

大家日日下館子喝酒的結果是:我們花光了生活費,連同假期裏的補課費。

 

Views: 2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