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惨了!”挣开眼,老赵大叫一声:“要迟到啦!”为了设计《巴生创意节》请柬,他昨晚很迟才上床。八点十分,还差二十分钟,一群新加坡青少年乘坐的火车就将入站。

一面梳洗,一面留神火车声,他胡乱的想,还是老式火车好,老远就呼呼的拉笛。电动火车少了那么点黑白电影的情调。

老赵从城南老店楼上的画廊走下来,往火车站快步冲去。远远看到站里没车,他松了口气,在路边摊买了两块娘惹绿豆沙糕当早餐。趁着小贩在找钱,他把糕往口里送,拇指和食指捏着糕下的香蕉叶,却怎么也撕不下来。

他对糕贩说:“阿春婶,你的工夫好像退步了。”阿春婶难为情的说:“印尼女佣闹性子,做成这样子啦。”老赵满嘴都是豆沙的往车站走,抛下一句:“别忘了,你是巴生城南娘惹糕第一人喔。”

 

(Photo Appreciation: What are you looking at? by Jinny Tan, http://jinnyt.wordpress.com/)

体验雪州滨海风情

还好,老赵抹干净了嘴巴,火车才入站。当他领着几位“小朋友”走出来,小余的迷你巴士也开到了。他的另一半苏珊说:“惭愧惭愧,在雪州住了十几二十年,还没去过滨海地带的马来甘榜,这回搞国民外交’,陪各位去体验体验。”

客车一边开,老赵一边给大家诠释雪州的历史。经过中路、加埔,直往依约、瓜雪走了一个多小时,便来到丹绒加弄的一个小村落,双溪思乐。一位男生望向车窗外,忽然大喊起来:“河里有鳄鱼!嘴巴长长、尖尖的。”大家急忙抬头看,那“鳄鱼”却钻进混浊的河底。

菲立告诉大家说:“那是四脚蛇。”一位女生淡淡应道:“噢,鳄鱼的表弟啦。”男生们就起哄说:“是表哥帅,还是表弟帅?”

小客车停在一户高脚屋前。屋主正从椰树上爬下来,拣起遍地的青椰子。他爬树的漂亮身手,叫同学们看得直吹口哨。循众要求,他又爬了一次,以便大家拍照片,像是在观赏杂技。

拍完照,屋主正佯装生气年轻人不懂事,没给他赏钱,他六七岁大的女儿,捧上了刚剖开口、插了一根吸管的青椰子。大家一喝,顿然发现大热天,站在椰树下,阵阵微风格外凉。一口一口甘露,抚平肺腑。

(Photo Appreciation: An evening at Jeram by Yoshida Fujiwara, https://www.facebook.com/cleopatra.iris.qistina)

乡土故事鼓动旅游休闲

女主人也捧来蒸木薯,叫各位占着椰丝来吃。喝了清甜的椰水,老赵等人忽然觉得很开胃,吃了木薯,又吃玉米。还有满桌的乡村小吃。奇怪,脑子老兜着一个字:鲜。原来新鲜的东西,无需添加任何调味物,滋味就那么好。

放松生活步伐後的口腔与舌蕾,可是一种记忆甬道,通向许多早已忘记的美好事。老赵于是想起,自己年轻时当记者,随丹绒士拔渔民出海。活跳跳的鱼从海里一抓上来,清理干净放进清水煮熟,加点盐,单单这样,他就扒了两碗饭。

笑脸亲切的女主人招呼说,你们多吃,这木薯,是今早从屋边拔上来的,玉米也是今早才摘的。大家沿着她所指的方向看去,发现木薯叶和玉米杆还绿绿的躺在那里。

小女孩从屋后拿来刚炸好的面包果,模仿母亲的口吻说:“这面包果是一个小时前,从那棵树上摘下来的。”在大家的笑声中,老赵又想到,当你品尝一样食物,知道它来自那一块土地,那一户人家,那一棵植物,那嘴里的香味充满了故事。

他对菲立说,那故事,敞开了人与人之间的善意,人与大地万物之间的和谐。别的不说,看见农作物没打农药、不添防腐剂,就叫人感到有信心,吃得开心。临走买些回去送人,也安心。不必追问是否“有机”。其实,我们的乡土充满了各种故事,足以帮忙推动我们的休闲旅游、文化创意。

村民陆续到来,教大家造风筝、织草席、做家乡糕点……。大伙儿乐开了,忘了太阳快西下,另一群村民娴雅的送来了晚餐。放下录影机的苏珊,对正在打陀螺的小余说:“惭愧惭愧,这乡土与人情之美,一直存在于我们生活的不远处。可是,我们很多人,纽约、巴黎都去过了,就是没尝过这些。”

小余说:“其实,这些农家民宿都很诚恳的在经营,到访的游客却不多。主要是因为没人帮他们搞好营销,并加强体验活动的素质。他们极其需要一个创意育成与传播中心。说起来,雪州滨海南北两百多公,巴生正好在中间,可以成为这中心所在。”

Views: 106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