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龍《地理的故事》(66)

阿拉伯

在普通地圖或地理手冊上,阿拉伯是亞洲的一部分。但是,對一個不了解地球人歷史的火星人來說,如果他做客地球,就很有可能得出不一樣的結論,以為內夫得沙漠———那片著名的阿拉伯沙漠,不過就是撒哈拉沙漠的延伸而已,只不過那條微不足道的印度洋淺灣把兩者分隔開來了。

紅海里布滿了暗礁,它的長度6倍於它的寬度。平均深度約為300英尋,但是,亞丁灣與印度洋的相接之處只有2至16英尋深。所以,在波斯灣形成之前,這片處處是火山島的紅海很有可能還是一個內陸湖泊,如同北海直至英吉利海峽出現之後才配稱之為海。

阿拉伯人稱自己的國家為“阿拉伯島”,但是,對屬於亞洲還是屬於非洲,他們一點興趣也沒有。阿拉伯的面積比德國大6倍,但是,它的人口卻不同面積成正比,阿拉伯的總人口為700萬,還不及英國的大倫敦區呢!然而,現代阿拉伯人的祖先卻擁有頑強的精神和超凡的體魄,他們曾在全世界人心中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象。古阿拉伯人曾攫取了世界霸權,但未得益於造物主的任何恩賜。

首先,在阿拉伯人居住的這片地區,其氣候條件根本不宜於人類生存。同撒哈拉沙漠一樣,阿拉伯半島不僅一條河流都沒有,而且還是地球上最酷熱的一個地區。只有最南端和最東端潮濕多雨,但是,因為那里的生存環境太潮濕,歐洲人還是適應不了。半島的中部和西南部山區的海拔都在6000英尺之上,氣溫變化也很大,只要夕陽一西沈,過不了半個小時,氣溫就會從華氏80°降至華氏20°。如此巨大的溫差,人和動物都無法適應。

假如沒有地下水,阿拉伯半島整個內陸都會變成無人居住區。而在沿海地區,也只有亞丁灣英國聚居地以北還較為富庶。

阿拉伯半島盡管在商業地位上敵不過曼哈頓的一片低窪之地,但在對世界文化的影響上,卻遠遠超過了曼哈頓。

有趣的是,阿拉伯半島從來沒有像法國或瑞典一樣形成一個完整的國家。世界大戰期間,協約國由於急需援助,就向周圍每一個人亂許願,因此,戰後從波斯灣至亞喀巴灣,雨後春筍般地冒出了一連串所謂的獨立國家。甚至北部的約旦河兩岸也產生了一個獨立之國。這個國家橫亙在巴勒斯坦和敘利亞沙漠之間,統治者是一位聽命於耶路撒冷的埃米爾(穆斯林國家的酋長、高級官員的尊稱———譯者註)進行統治。這些獨立之國有波斯灣沿岸的哈薩、阿曼,南部的哈德拉毛,紅海岸邊的也門和阿西爾以及漢志(哈薩,今沙特阿拉伯東部省份;哈德拉毛,今也門共和國東南部地區;阿西爾,今沙特阿拉伯西部省份;漢志,今沙特阿拉伯西部省份———譯者註)。其中漢志還比較重要,因為這個地區不僅擁有自己的鐵路(巴格達鐵路線的終點已到麥地那,今後還會延伸到麥加),而且穆罕默德的誕生地麥加、穆罕默德的安息地麥地那,伊斯蘭世界的這兩座聖城都在它的地盤上。

7世紀早期,麥地那和麥加這兩個沙漠綠洲城市還默默無聞,是穆罕默德給它們帶來了巨大的知名度。穆罕默德是一個遺腹子,大約是在公元567年或569年出生的。他出生時,他爸爸就死了好幾個月了,他還在繈褓之中時,他很快又失去了母愛,把他撫養成人的是他那貧窮的爺爺。穆罕默德很小就開始替他人趕駱駝,跟隨商隊走遍整個阿拉伯半島,還曾渡過紅海去過一些非洲地區,很可能還去過阿比西尼亞(埃塞俄比亞古稱———譯者註),當時,阿比西尼亞正企圖把阿拉伯半島變成它的殖民地(當時是一個千載難逢的時機,因為這時向來不和的沙漠部落正打得難分難解,根本不可能同心協力一致對外)。

穆罕默德後來娶了一個寡婦,這寡婦的家境還算殷實,於是,他就不再四處奔波勞頓,而呆在老家開了一爿小店,專營谷物和駱駝飼料。同許多癲癇癥患者一樣,穆罕默德在半昏迷狀態中也會產生出奇奇怪怪的幻覺來,這表明他患有這種痛苦的癲癇癥,可他自己卻不願承認,反而自欺欺人地對鄰人說,為了獲得上帝的啟示,他剛才去神會上帝了。由於穆罕默德不具有創新思想,所以,他只是含糊其詞地談到要對亞伯拉罕和以實瑪利的古老信仰加以重建,而無法創造出與眾不同的宗教體系。有一段時間,他甚至曾想把基督教的信條搬過來加以修改,讓他那些兇悍的阿拉伯同胞去適應。但是,阿拉伯人可不是卑躬屈膝者,左臉挨完別人的打,再把右臉伸過去挨。這個賣菜小販被他的麥加鄰人當成了茶余飯後的一個笑料,後來,當他開始正兒八經地當起了先知時,他的同鄉就開始以殺死他來威脅他,於是,穆罕默德不得不逃到了麥地那。在麥地那,他嚴肅認真的布道生涯正式開始了。

對穆罕默德的宗教教義,這里就不作詳述了,假如你有興趣,不妨去弄一本《古蘭經》看看,不過,你會發覺,讀這本經書可是一個苦差。閃米特部落一直在阿拉伯沙漠中爾虞我詐,但是,讓他們一下子團結起來,去干一番驚天動地的大事業,可以說,這就是穆罕默德的功勞。不到一百年,他們把整個小亞細亞、敘利亞、巴勒斯坦以及非洲北部沿海地區和西班牙都踏在自己的鐵蹄之下了。至18世紀末,穆斯林就開始對歐洲的安全構成了長久的威脅。

在極短時間內,一個民族就取得了如此成就,這個民族一定擁有超人的體魄和非凡的智慧。據那些同穆斯林打過交道的人 (包括拿破侖,雖然他對女人談不出品味,卻對優秀的軍人慧眼獨具)說,阿拉伯人是一個可怕的敵手,兇猛的軍人。阿拉伯民族具有超凡的智慧,對科學有著濃厚的興趣,這一點在中世紀的阿拉伯大學就足以證明。但是,他們最終還是走向了衰敗雕零。為什麽會這樣呢?我無法知曉。假如在此高談闊論地理因素對民族性格的影響倒也容易,那麽,沙漠民族永遠是偉大的征服者,是世界的霸主這個結論也能順理成章地引出來。但事實並非如此。許多沙漠民族一直默默無聞,許多山地民族也能做出轟轟烈烈的大事業,還有許多山地民族一直無所事事,蹉跎歲月,從未洗脫過醉鬼的臭名。要從所有民族的成功與失敗中總結出一條基本規律來,這一點我實在無法做到。

但是,歷史常常會出現重覆。穆斯林因18世紀中葉的宗教改革運動(18—19世紀阿拉伯半島的伊斯蘭宗教與政治運動,倡起人是瓦哈比,1703—1792———譯者註)而擺脫了一切繁覆的禮儀與盲目的崇拜,他們的生活因瓦哈比提倡的生活方式而變得簡樸。也許這次改頭換面又會使阿拉伯人再一次踏上征戰之途。如果歐洲仍然因內戰而耗費了自身的精力,這些穆斯林就會同1200年前一樣,成為歐洲最危險的敵人。硬漢是阿拉伯這個可怕的半島專門出產。這些人總是威嚴地板著臉孔,從來不茍言笑,從來不搞娛樂活動。阿拉伯人的生活需求本來就很簡單,他們從不覺得自己的生活之中缺少什麽,所以,在任何金銀錢財和物質享樂面前,他們都不會動心。

這樣的民族永遠是一個潛在而巨大的威脅,特別當他們有正當理由認為自己遭受了傷害之時。白人至上的觀點在阿拉伯、亞洲、非洲、美洲和澳大利亞這些地方,無法像我們希望的那樣巋然不動,永不動搖。

Views: 1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