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懋登《三寶太監西洋記通俗演義》(53)第21回 軟水洋換將硬水吸 鐵嶺借下天兵

學生連日所見如此,以學生之愚見,還求國師法力,止了這個颶飆,更為穩便。”長老道:“既是老總兵吩咐貧僧,貧僧自有個處置。只是相煩老總兵出下個將令,叫三百六十行中,選出那一班彩畫匠來。”王尚書道:“要他何用?”長老道:“自有用他之處。”王尚書相別而去,即時傳出將令,發下一班彩畫匠來。

眾匠人見了國師,叩了頭,稟了話。長老拿出一只僧鞋來,叫徒孫懸在寶船頭下做個樣兒,令畫匠就在萍實中間,依樣畫了一只僧鞋在上。畫匠看了僧鞋,仔細描畫。只見僧鞋之中,還寫得有四句詩在里面,畫匠也不知其由,竟自畫了。

長老又令眾匠人照本船式樣,凡是寶船並一切雜色船只,俱在船頭上畫一只僧鞋。一邊畫鞋,一邊風靜;一邊畫鞋,一邊浪息。眾匠人畫完了僧鞋,只見天清氣朗,寶船序次前行。王尚書把這個話兒告訴三寶。

三寶老爺道:“有這等通神的手段哩!”叫過匠人來問道:“那國師的鞋是甚麼樣的?”眾畫匠道:“就是平常的一只僧鞋,只是里面有四句詩寫著。”老爺道:“你們可記得麼?”眾匠人道:“也有記得的。”原來眾匠人之中,癡呆懵懂的雖多,伶俐聰明的也有,那記得的說道:“

詩說:‘吾本來茲土,傳法覺迷情。一花開五葉,結果自然成。’”三寶問王尚書道:“老先兒可解得這詩麼?”王尚書道:“學生一時也不解其意,不如請天師來,問他怎麼說。”即時請得張天師來,把這四句詩問他。

天師倒也博古,說道:“這是達摩祖師東來的詩。”三寶老爺道:“可是真哩?”天師道:“怎麼敢欺。”王尚書道:“既是達摩祖師的詩,一定就是達摩祖師的鞋了。”天師道:“敢是碧峰長老適才畫的麼?”

王尚書道:“正是。”天師道:“這是達摩祖師的禪履,不消疑了。”王尚書道:“怎見得?”天師道:“達摩祖師在西天為二十八祖,人東土為初祖。自初祖至弘忍、慧能,共為六祖。經上說道:‘初祖一只履,九年冷坐無人識,五葉花開遍地香。二祖一只臂,看看三尺雪,令人毛發寒。三祖一罪身,覓之不可得,本自無瑕類。四祖一只虎,威雄鎮十方,聲光動寰宇。五祖一株松,不圖汝景致,也要壯家風。六祖一只碓,踏破關捩子,方知有與無。’以此觀之,這僧鞋卻不是達摩的?”

兩個元帥說道:“還是天師通今博古。”天師道:“這個長老,其實是個有打點的。”道猶未了,只見藍旗官報道:“國師將令,著各船落篷打錨,不許前進。”兩個元帥,一個天師,都不解其意。未及開口,大小寶船,一切諸色船等,俱已落了篷,打了錨,照舊兒擺著。

卻不知碧峰長老不放船行,前面還是甚麼地面,且聽下回分懈。



第21 回軟水洋換將硬水吸鐵嶺借下天兵



詩曰:

莽莽雲空遠色愁,嗚嗚戍角上征樓。

吳宮怨思吹雙管,楚客悲歌動五侯。

萬里關河春草暮,一星烽火海雲秋。

鳥飛天外斜陽盡,弱水無聲噎不流。


卻說碧峰長老傳令,著前後五營四哨船只,盡行落篷下錨,不許前進。適逢得元帥、天師詎在議論僧鞋之事,猛聽得這個消息,兩個元帥俱不解其意。只有天師說道:“這莫非是軟水洋來了?”三寶老爺一向耽心的是這個軟水洋,一說起“軟水洋”三個字,就嚇得他魂飛天外,魄散九宵,連聲說道:“來到此間,怎麽是好?”王尚書道:“全仗天師道力。”天師道:“當原日碧峰長老見萬歲爺,萬歲爺問他軟水洋的事,他說道:‘也曾自有個過的。’事至於此,豈可白食其言。”王尚書道:“相煩天師同往蓮臺之上走一遭何如?”天師道:“但去不防。”三位竟往蓮臺上去。只見雲谷報知長老,長老早知其情,迎著就道:“三公下顧貧僧,莫非軟水洋的事麽?”三寶老爺道:“正是。當原日承國師親許萬歲爺,擔當渡過此水,今日事在眉睫,特來相求。”長老道:“不消三位費心,貧僧自有個道理。三位請回本船,姑待明日便叮過去也。”三位只得回船。

天師心里道:“好漢便讓他做,且看他做個穿來。”

Views: 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