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科特·派克《少有人走的路~心智成熟的旅程》(2)25周年版序言

我們長期以來的想法和感受,有一天將會被某個陌生人一語道破。— 拉爾夫·沃爾多·愛默生《我的信仰》


《少有人走的路》出版以後,我收到了不計其數的讀者來信。這些信件讓我真切地感受到:讀者之所以被感動,並不在於我提供了多麼新鮮的東西,而是因為我的勇氣,我說出了他們長期思考和感受的東西,他們自己卻因缺乏勇氣,不敢說出來而已。

我不清楚“勇氣”為何物,它也許是與生俱來的無知無畏吧?本書問世後不久,我的一個病人去參加一次雞尾酒會,恰好聽到我的母親和一個高齡女士的對話,談到這本書,那個女士說:“你一定為你的兒子斯科特感到驕傲吧?”我的母親隨即回答說:“驕傲?不!根本談不上!那本書和我一點兒關係也沒有。你也清楚,那都是他的想法,是他得到的一份禮物。”母親認為這本書和她沒有關係,我想她錯了,不過有一點她說對了:就《少有人走的路》的來源而言,它的確屬於一份禮物———從各方面看都是如此。

這份禮物的一部分,還要追溯到過去。記得我妻子莉莉和我本人,曾認識一個叫湯姆的年輕人。湯姆和我一樣,是在同一處“夏日度假區”(美國富人、藝術家和知識分子的聚居地)長大的,在以往許多個夏天里,我和他的哥哥一起玩耍;在我很小的時候,他的母親就熟悉我。本書出版的幾年前,湯姆曾和我們共進晚餐。就在聚會的前一天晚上,湯姆對他的母親說:“媽媽,明天晚上,我要同斯科特·派克一起吃晚飯,您還記得他嗎?”

“啊,當然了!”他的母親說:“我記得那個小男孩,從他嘴里說出的東西,都是大家忌諱的話題。”

瞧,你都看到了,這份禮物的一部分,應當追溯到我的過去。想必你也可以理解,在過去的主流文化背景下,我在某種程度上是一個怪人,是個“童言無忌”的異類。

我是個不知名的作者,所以本書出版以後,沒有任何大吹大擂的宣傳。它在商業上的巨大成功,是一個緩慢而漸進的過程。它1978年出版,五年後才出現在全國最暢銷圖書榜單上。假如它一夜走紅,我一定很懷疑自己是否足夠成熟,成熟到可以對付突如其來的名望和聲譽。不管怎麼說,它畢竟是取得了驚人的成功,而且出版界公認,它是經眾口相傳而獲得成功的暢銷書。一開始銷售速度很慢,不過人們經過不同的渠道,都在紛紛談論這部書,它的影響力也越來越大。其中一條渠道就是“嗜酒者互誡協會”,譬如,我收到的第一封讀者來信這樣開頭:“親愛的派克博士,你肯定是個酒鬼。”寫信的人顯然認為,除非我是嗜酒者互誡協會的長期成員,並且一度因酗酒而潦倒,不然就很難想象,我會寫出這樣的一本書來。

我想,假如《少有人走的路》提前20年出版,它可能無法取得多麼像樣的成就。須知到20世紀50年代中期,嗜酒者互誡協會才真正行使職能,而在此之前,本書大多數讀者還都不是酒鬼呢!更為重要的是,心理治療當時並未成為一種趨勢,而到了1978年,當《少有人走的路》初次出版時,美國多數的男人和女人,在心理上、精神上日漸複雜,也開始反思人們極少討論的話題。事實上,他們一直翹首企盼,等待有人大聲說出這些事情。

就這樣,本書的聲譽,像滾雪球那樣迅速積聚,口碑越來越好,為很多人所熟知。我記得在職業巡回演講後期,我有時會這樣對聽眾們說:“你們還算不上典型的美國人。不過,你們有很多方面都是一致的,其中之一就是,在你們當中,曾經歷或正在經歷心理治療的人,占了很大一部分。你們可能接受過戒酒訓練,或者得到過傳統治療學家的幫助。也許你們會覺得,我這樣做是在侵犯你們的隱私,不過我還是希望,所有接受過或者正在接受心理治療的人—請你們舉起手來。”

在聽眾當中,95%的人都舉起了手,“現在,你們朝周圍看一看”,我對他們說。

“這會帶給我們很多啟示。”我接著說:“一種啟示就是,你們已經開始超越傳統觀念的限制。”

所謂超越傳統觀念,我的意思是說,長期以來,無數人都思考過(只是思考!)別人忌諱的事情。當我詳細解釋超越傳統觀念的含義及其重大意義時,他們完全贊同我的看法。

有的人稱我是預言家,這個似乎有些誇大其辭的頭銜,我倒也能夠接受,這僅僅是因為他們認為,所謂預言家,並不是那種能夠看清未來的人,而是能夠閱讀當代各種信號和特征的人。《少有人走的路》能夠暢銷,主要是因為它完全適應時代潮流;是讀者的廣泛認可,才使它獲得了成功。


25年以前,當本書剛剛出版時,我天真地幻想著它的命運,我認為全國各大報刊都會對它做出評價。


感謝上帝的眷顧,事實上,它最初僅僅得到過一篇評價……但是,那是一篇多麼重要的評價啊!我想說的是,本書能獲得成功,很大一部分要歸功於菲莉斯·特洛克絲。菲莉斯是優秀的作家,也是一個評論家,在《華盛頓郵報》書評編輯辦公室,她在一大堆圖書中間,意外發現了一個新書樣本。瀏覽了該書的目錄之後,她就把它帶回了家。兩天之後,她要求為這本書寫一篇書評,書評編輯勉強同意了。菲莉斯馬上離開他的辦公室,臨走前還親口對他說:“我會精心起草一篇書評,我相信這本書一定會成為暢銷書。”她沒有食言。她的評論問世還不到一周,《少有人走的路》這本書,就登上了《華盛頓郵報》“最佳暢銷書書榜”。幾年之後,它開始陸續出現在全國各大暢銷書榜上面,後來幾乎全國任何一家暢銷書榜上面,都會出現它的名字,這種情形一直持續到今天,時間長達近二十年。

我感激菲莉斯,還有另一個原因。隨著本書聲望日隆,她可能是想提醒我,應該保持謹慎謙虛的態度,腳踏實地,繼續做好工作,所以對我說:“你知道,它可不是你寫的書。”

我很快就明白了她的意思,她不是想說《少有人走的路》不是我的作品,而是想說這本書寫出了許許多多人的心聲,就像是出自上帝之手。盡管如此,本書也並非盡善盡美,一切缺點亦應由我負責。盡管它可能還有某些缺憾,但因其獨有的價值,至今仍為無數人所需要。我也始終清晰地記得,在逼仄的辦公室里,當我一邊忍受孤獨,一邊為它傾注心血的時候,仿佛冥冥之中,我得到過一種幫助,一種神秘莫測、猶如來自上帝的幫助。當然,我不曉得幫助究竟來自哪里,但我堅信,那種奇特的體驗非我獨有。實際上,幫助,幫助,幫助———它是這本書最終的主題。

Views: 9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