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舍南洋創作《小坡的生日》(10)

“請仙坡發給獎品!”小坡說。

仙坡和兩個馬來小妞嘀咕了半天,然後她上了小凳手中拿著一塊橘皮,說:

“這裏是一塊黃寶石,當作獎品。我們想,”她看了兩個馬來小妞一眼:“這個獎品應當給三多!”

“為什麽?沒道理!”他們一齊問。

“因為:”仙坡不慌不忙的說:“他自己打倒自己,比你們亂打一回的強。他打倒自己以後,還背著妹妹當黃牛,又比你們好。”她轉過臉去對三多說:“這是塊寶石,很嬌嫩的,你可好好的拿著,別碰壞了!”

                                                                              (新加坡1960年代巴士)

三多接過寶石,小姑娘們一齊鼓掌。

“不公道!”兩個小印度嚷。

“不明白!”南星喊。

“分給我一半!”小坡向三多說,跟著趕緊把妹妹背起來:“我也愛妹妹,當黃牛,還不分給我一半?”

南星一看,登時爬在地上,叫小印度姑娘騎上他:“也分給我一半!”

兩個小印度慌著忙著把兩個馬來小妞背起來。

三多的妹妹在三多的背上說:“不行了!太晚了!”

“不玩了!”南星的怒氣不小。

“不玩了?可以!得把我們背回家去!”小姑娘們說。

他們一人背著一個小姑娘,和小坡兄妹告辭回家。

6、上學


要是學校裏一年到頭老放假,這一年的光陰要過得多麽快活,多麽迅速;你看,年假一個來月過得有多麽快,還沒玩耍夠呢,又到開學的日子了!不知道先生們為何這樣愛教書,為什麽不再放兩三個月的假,難道他們不喜歡玩耍嗎?那怕再放“一”個月呢,不也比現在就上學強嗎?小坡雖然這麽想,可是他並不怕上學。他只怕妹妹哭,怕父親生氣;此外,他什麽也不怕,沒有他不敢作的事兒。開學就開學啵,也跟作別的遊戲一樣,他高高興興的預備起來。由父親的鋪中拿來七八支蟲蝕掉毛,二三年沒賣出去的毛筆。父親那裏不是沒有好筆,但是小坡專愛用落毛的,因為一邊寫字,一邊摘毛,比較的更熱鬧一些。還拿來一個大銅墨盒,不為裝墨,是為收藏隨時撿來的寶貝——粉筆頭,小幹檳榔,棕棗核兒等等。

父親給買來了新教科書,他和妹妹一本一本的先把書中圖畫看了一遍。妹妹說:這些新書不如舊的好,因為圖畫不那麽多了。小坡嘆了口氣說:先生們不懂看畫,只懂看字,又有什麽法兒呢!

東西都預備好了,書袋找不到了。小坡和妹妹翻天搗洞的尋覓,連洗臉盆裏,陳媽的枕頭底下都找到了,沒有!最後他問小貓二喜看見了沒有,二喜喵了一聲,把他領到花園裏,哈哈!原來書袋在花叢裏藏著呢。拿起一看,裏面鼓鼓囊囊的裝著些小棉花團,半個破皮球,還有些零七八碎的;原來二喜沒有地方放這些玩藝兒,借用小坡的書袋作了百寶囊。他告訴了妹妹這件事,他們於是更加喜愛二喜。小坡說:等父親高興的時候,可以請求他給買個新書袋,就把這個舊的送給二喜。妹妹說:簡直的她和二喜一人買個書袋,都去上學也不壞。可是小坡說:學校裏有一對小白老鼠,要是二喜去了恐怕小鼠們有些性命難保!這個問題似乎應該等有工夫時,再詳加討論。

由家裏到學校有十幾分鐘便走到了。學校中是早晨八點鐘上課,哥哥大坡總在七點半前後動身上學。可是小坡到六點半就走,因為妹妹每天要送他到街口,然後他再把妹妹送回家,然後她再送他到街口,然後他再把妹妹送回來。如此互送七八趟,看見哥哥預備好了,才戀戀不舍的把妹妹交給母親,然後同哥哥一齊上學。

有的時候呢,他和妹妹在附近走一遭,去看南星,三多,和馬來小妞兒們。小坡納悶:為什麽南星們不和他在一個學校唸書;要是大家成天在一塊兒夠多麽好!不行,大家偏偏分頭去上學,只有早晚才能見面,真是件不痛快的事。還更有不可明白的事呢:大家都是學生,可是念的書都不相同,而且上學的方法也不一樣。拿南星說吧,他一月只上一天學。那就是說:每月一號,南星拿著學費去交給先生,以後就不用再去,直等到第二月的一號。聽說南星所入的學校裏,有一位校長,一位教員,一個聽差,和一個學生——就是南星。校長,教員,聽差,和南星都在每月一號到學校來。大家到齊,聽差便去搖鈴,搖得很響。一聽見鈴聲南星便把學費交給校長。聽差又搖鈴,搖得很響;校長便把南星的學費分給先生與聽差。聽差又搖鈴,搖得很響;校長和先生便出去吃飯。他們走後,南星搶過銅鈴來搖,搖得更響;痛痛快快的搖過一陣,便回家去。他第一次入學的時候,拿著第一冊國語教科書,現在上了三年的學,還是拿著第一冊國語。他的父母說:天下再找不出這樣省書錢,省筆墨費的地方,所以始終不許南星改入別的學校。校長和先生呢,也真是熱心教育,始終不肯停。新加坡學校太多,招不來學生,那不是他們的過錯。小坡很想也入南星所在的學校,但是父親不但不允所請,還帶手兒說:南星的父親是糊塗蟲!

兩個馬來小姑娘的上學方法就又不同了:她們的是個馬來學校。她們是每天午前十一點鐘才上學,而且到了學校,見過先生便再回家。聽說:她們的學校裏不是先生教學生,是學生教先生。她們所擔任的課程是“吃飯”。到十一點鐘,她們要不到學校去,給先生們出主意吃什麽飯,先生們便無論如何想不出主意來,非一直餓到晚上不可!她們到了學校,見了先生,只要說:“今天是咖唎飯和炒青菜。”說著,向先生一鞠躬。先生趕緊把這個菜單寫在黑板上。等他寫完,她們便再一鞠躬,然後手拉手兒回家去。小坡也頗想入這個學校,因為他可以教給馬來先生們許多事情。但是父親不知為何老藐視馬來人,又不準小坡去!

Views: 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