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拂長嘆一聲:“郎,不是奴說那泄氣話,你縱有上天入地的神通也走不脫!奴見多少少年俊傑,入了太尉的眼,卻無一個走了的。吾等躺在這鳥草房裏,雖是藏得好,也只爭一個早晚。郎不聞人算不如天算,天算不如不算?依奴時先落幾日快活!似這等日後捉了去,卻落一個糟鼻子不吃酒,枉擔其名!”

李靖梗梗脖子說:“我偏不信這個邪!你要是害怕,就回大尉府去。”

紅拂哭了。“郎把奴看做何等樣人!嫁雞隨雞,嫁狗隨狗,奴是個有誌氣的!郎若信不過時,便把奴一刀殺了!”

“好好,你有誌氣。跑得了跑不了,走著瞧。我在這兒存了一些糧食,可沒想到要兩個人吃,所以得省著用。早上我去那邊園裏偷幾個蘿蔔當早飯,你別嫌難吃。”

“郎的蘿蔔,卻有荔枝的滋味!”

李靖搖搖頭,就到外邊去拔蘿蔔了。

和李靖鬧翻以後,李二娘坐在床上哭得昏天黑地。胖胖上樓來問候,勸她吃了一點茶湯,她又嘔了出來。她使勁掐自己的肉,把腿上、肚子上掐得傷斑點點。以前李靖不上她這兒來,她就這麽整治自己。等他來了以後,讓他看看這些傷,嚇他一跳。正在掐得上勁,忽然想到李靖再也不會來了,就倒在床上昏了過去。胖胖給她掐人中,拔火罐,足足整了半宿。到天快亮時,李二娘終於睡了。胖女人打了一連串的哈欠,忽然想到這一天都沒菜吃。她就去南城收拾園子,走時連門都沒關。

李二娘只睡了一會兒就醒過來,她覺得自己腦子變得特別清楚,精神變得特別振作,性格變得特別堅強。她爬起來披上一件短衣對鏡梳妝。看來看去,發現自己還是應該抹一點兒粉,因為平時喝酒太多,她臉色有點發黃。然後描眉,用少量胭脂。弄完了再一看,覺得自己蠻不錯,就憑這個小模樣也值得活下去。

李靖走了,她心裏貓抓過一樣難受。不過她沒法怨恨李靖。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賣酒的小寡婦和大尉的千金怎麽比?李靖娶了大尉的千金,日後飛黃騰達不成問題,若是娶了她,日後搬到酒坊來,天天縱欲喝酒,不出二年就要得肝硬變,腹水倒像懷了六個月身子。所以她不抱怨他,好吧李靖,祝你幸福!

然後再想想自己。走了李靖,她要從別處撈回來,她要做一個人人羨慕的女人。

眼前就有一個榜樣。洛陽北城有一個大院子,富麗堂皇,與皇宮比,只差在沒用琉璃瓦。門前一邊一個大牌坊,左邊題“今世漂母”“萬世師表”,右邊題“女中丈夫”“不讓須眉”。中央是並肩的兩座門,左邊大門樓上好像在辦書法展覽,掛了有二十多塊匾,題匾的都是二品以上大員。這裏是主人錢氏所居。右邊沒有門樓,是個灰磚砌的大月亮門,門上鑲鬥大的三個字“勸學館”,這兒是主人錢氏所辦。走進這勸學館的前庭,裏面石壁上刻著一篇記,作者是一名三品級的高級幹部。據作者說錢氏少年喪夫無子,守節二十余年。慘淡經營先夫之產業,平買平賣,童叟無欺,終成巨富。然而錢氏家藏萬貫,卻粗衣淡食,資助學子,修此勸學館,供天下貧苦士人入內讀書——二十年來成就數百人,功德無量。作者感錢氏之高風亮節,於勸學館重修之時,成此記以誌其事雲雲。其實事實卻大有出入。這錢氏卻不姓錢,也不曾少年喪夫,她不折不扣是個婊子。

她是婊子也好,節婦也罷,總之是個奇女子。李二娘想,我哪一點也不比她差。我也應該成為一個人人羨慕的女人——我缺的就是這麽一點兒狠勁兒。李靖走了,我正好狠起來。不出十年,我也要和這錢寡婦一樣的發達!

這錢寡婦的身世與李二娘當前的處境也有一點兒像。二十五年前,錢寡婦是一名雛歧,從山西到洛陽華清樓客串,花名叫玉芙蓉。玉芙蓉那時生得一表人材。在上黨一帶頗有艷名。老鴇帶著她到洛陽來,打算賺大錢。怎知這京都地面,光憑臉子漂亮、床上功夫高超硬是不成。玉芙蓉講一口侉得不能再侉的山西話,加之五音不全,唱起小調來聽的人一身一身起雞皮疙瘩。在洛陽半年,一點也紅不起來,全仗著幾個山西客人捧場。她又戀上一個姓錢的小白臉兒,把別的客人統統冷落了不算,自己還倒貼,把金首飾換成了鍍金的銅棍兒。老鴇發覺把她吊起來打,她還嘴硬到底。末了兒姓錢的家裏發現自己的子弟不讀書天天嫖妓,把他也狠揍一頓關起來。這姓錢的偷跑出來,和玉芙蓉會最後一面,兩個人抱頭痛哭。玉芙蓉提議,兩人一起逃跑,姓錢的又不同意。又提議兩人一起上吊,姓錢的又不同意。原來他要和玉芙蓉分手,那玉芙蓉只得讓他走了,自己一個人繼續哭。正哭到準備抹脖子的節骨眼兒上,冷不丁來了一個人,是同班中最紅的姐妹。她嫌玉芙蓉哭天搶地打攪了自己睡覺,就來把她挖苦一頓,指出以下三點。第一,山藥蛋(這就是她們給玉芙蓉起的諢名)與她那姘頭勻屬切糕的棍兒,扔掉的貨。第二,如果她是要上吊,就請從速,不要半夜三更鬼哭狼嚎,不講社會公德。第三,如果不上吊,也請她及早回山西。像她這路土貨也到洛陽來賣,就叫做不知寒磣。

聽了這位紅極一時的名妓談的三點意見,玉芙蓉當下摔夜壺,打馬桶,發下誓言,說是不出十年,要你這婊子不及我山藥蛋腳下的泥。第二天她就和老鴇搬出去另賃房子住,打發人滿城貼招貼,上書:“山西山藥蛋來洛持壺賣笑,不講虛套,直來直去;晝夜服務,隨叫隨到;經濟實惠,十八般武藝無條件奉獻;童叟無欺,百分之一百無保留表演。夜資白銀五錢,特殊服務另議,小費隨意。熟客另有百分之五十特價優待。”這一貼她的營業額就直線上升,門前排隊,一天只睡三個小時。不出三年,攢了錢贖了身,轉向經營醬坊。三五年之內全城的醬坊都成了她的聯號,並且打入絲綢、藥材各業,發了個不能再發。這時去打聽那位錢郎,才知道此人中了秀才之後就得了肺結核死掉了。這山藥蛋卻是不同凡響,穿了孝去拜見錢家的家長,自願出三千兩白銀為嫁妝,嫁給姓錢的死人,為他守一世的節。那時錢家正窮得喝粥,聽說有此美事,感激得哭都哭不出,社會上也傳為美談。殊不知那山藥蛋已經養了十幾個小白臉,守的什麽屁節?三千兩白銀買個社會地位,成了士人的遺孀,地痞流氓不敢上門羅嗦。真是便宜得很。而後這女人就拿出大把的銀錢資助士人讀書,遇上出身高貴、家境寒微的士族子弟,她還肯出幾萬兩白銀為他們活動官職。惟一的條件是誰要得她的資助,就要拜她為幹姐姐。到現在那錢寡婦年過四旬,由於保養得好,還如二十許人。她天天用驢奶洗澡,早上起來慢跑三千米,練太極氣功八段錦,嚴格控制飲食,所以比那二十五年前叫做山藥蛋時又漂亮了許多。她門下有幹弟弟三百,勸學館中鴻學巨儒無數。每年出一篇理論文章,或考證周公之禮,或評點諸子之非,闡發儒學,廢黜百家。每一發表,士林競相傳抄,登時洛陽紙貴。又有那勸學館文摘,每年三輯,勸學館詩抄,每年五輯,端的是字字珠璣,萬口傳誦。那些飽學之士除著文立說,還常常開庭講學,時不常的還要祭孔、祭孟,端的是熱鬧非常。錢寡婦包下全體費用,只換得那些人開講之前說上一句:小子今日在此升座開講,光大孔孟,榮耀斯文,全仗錢氏賢淑主婦之資助——這就夠了。

Views: 2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