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曉風《這杯咖啡的溫度剛好》自作主張的水仙花

年前一個禮拜,我去買了一盆水仙花。

“它會剛好在過年的時候開嗎?”

“是呀!”老板保證,“都是專家培育的,到過年剛好開。”

我喜滋滋地捧它回家,不料,當天下午它就試探性的開了兩朵。

第二天一早,七八朵一齊集體犯規。

第三天,群花飆發,不可收拾。

第四天,眾蓓蕾盡都叛節,全叢一片粉白郁香。

我跌足嘆息。完了,我想,到過年,它們全都謝光了,而我又不見得找得出時間來再上一次花市。沒有水仙花的年景是多麽傖俗可憐啊!

我氣花販騙我,又恨這水仙花自作主張,也不先問問禮俗,竟趕在新年前把花開了。

正氣著,轉念一想,又為自己的霸道駭然。人家水仙花難道就不能有自己的花期嗎?憑什麽非要叫它依照我的日程規章行事不可?這又不是軍事演習,而我又不是它的指揮官。

我之所以生花的氣,大概是由於我事先把它看成了“中國水仙”(洋人的水仙和我們的不一樣,洋水仙像洋妞,碩壯耀眼,獨獨缺少一番細致的幽韻和清芬),既是中國水仙,怎能不諳知中國年節?

可是今年過年晚了點,都是去年那個閏八月鬧的(那個閏八月,嚇破了多少人的膽啊!),弄到二月十九日才來過年,水仙花忍不住,便自顧自的先開了,我怎麽可以怪罪它呢?

“我是北地忍不住的春天”,那是鄭愁予的詩,好像單單為了這株水仙寫的。它忍不住了,它非開不可,你又能把它怎麽樣?

自古以來,催花早開的故事倒是有的。譬如說,武則天就幹過,《鏡花緣》裏,百花仙子出外下了一局棋,沒想到女皇帝竟頒了敕令,叫百花搶先偷跑,趕在花期之前來為她的盛宴湊興。眾花仙一時糊塗,竟依令行事。這次犯了花規花戒,導致日後眾花仙紛紛貶入凡塵,成就了一段俗世姻緣。我至今看到清麗馨雅的女子,都不免認定她們是花仙投胎的。

唐明皇也曾臨窗縱擊羯鼓,催促桃杏垂柳大駕光臨。照現代流行話說,就是唐明皇加入了朱宗慶打擊樂訓練班,並且他相信花朵聽得懂音樂節奏,他要顛覆花的既有秩序,他要打破花國威權。他全力擊鼓,他要為花朵解嚴解禁。故事中,他居然成功了。

“就為這一件事,你們也不得不佩服我,把我看做天公啊!”他四顧自雄地叫道。

我不是環佩鏘然,在揚眉之際已底定四海的武則天。也非梨園鼓吹、風流俊賞的玄宗皇帝。我既沒有跨越仙界催花鼎沸的手段,也缺乏挽留花期,使之遷延曼遲的本領。我是凡人,只能呆呆地看著花開花謝,全然無助。

水仙終於全開了,喝令它不許開是不奏效的,但好在我還能改變自己,讓自己終於同意高高興興去品賞一盞清雅的水仙,在年前。它是這樣美,這樣芳香,決不因它不開在大年初一而有所減色。

故事後來以喜劇結尾,有人又送來了另一缽水仙。這另一缽水仙,在除夕夜開了花,正趕上年景。但我還是為第一盆早開的水仙而感謝,它不僅提供了美麗,也提供了寓言,讓我知道,水仙,也是可以自作其主張的。

(擊鼓催花的故事極美,忍不住抄錄在這裏奉送:

嘗遇二月初……時當宿雨初晴,景物明麗。小殿內廷,柳杏將吐,觀而嘆曰:“對此景物,豈得不與他判斷之乎?”左右相目,將命備酒,獨高力士遣取羯鼓。上旋命之,臨軒縱擊一曲,曲名《春光好》。神思自得,顧及柳杏,皆已發拆,上指而笑謂嬪禦曰:“此一事,不喚我作天公可乎?”)

——原載1996年3月25日《人間副刊》

Views: 39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