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驥才《人類的敦煌》(11)

羽人與天人共舞

在廣袤坦蕩的綠洲上,一大群形態奇美的野馬縱蹄狂奔。野馬的胸脯寬大,四腿極長,飄飛的鬃毛波浪般閃著光亮。各種各樣的形象和局部的特寫。一匹白馬口銜一朵鮮紅的花疾馳,顯然它給無意中銜在唇間的紅花弄驚了。

一個外國人舉槍“嘣”的一聲打翻一匹馬。驚散的馬群和騰起的煙霧。


(字幕:1888年,新疆羅布泊,俄國人普爾熱瓦爾斯基)


馬的標本在俄國展出時,被命名為“普爾熱瓦爾斯基馬”。

這匹漂亮奇異的駿馬強烈地撩起英國人利特爾夫婦的興趣。他們在赤日下灼熱的茫茫大漠里,沒有找到這種風馳電掣、來去無蹤的野馬,卻給一個維吾爾老人帶進一處久已廢棄的佛教石窟“一千間屋”去參觀。他們哪里知道這里曾是古龜茲國的佛教聖地。


(字幕:拜城克孜爾尕哈千佛洞)


別有洞天的燦爛迷人的壁畫。華美的色彩和神奇的形象。龜茲貴族供養人,印度式的菩薩,八王分舍利故事畫,散花飛天,舞蹈飛天,彈琵琶飛天……在維吾爾人手舉火把搖動的火光里,利特爾夫婦看到一個聞所未聞的世界。

然而,更令他們驚異的是:在中國人荒涼的邊地上,怎麼會有如此鮮明的西方文化形象?


(鷹蛇族徽,忍冬卷草紋,與基督形象酷似的黑衣涅槃佛,等等)


沒人能答。這段歷史在當時還是一段浩闊無聲的空白。

唯有空白才更加神秘並富於誘惑。

接踵而來的西方探險家們,在塔克拉瑪干沙漠的週邊那些湮沒千年的歷史廢墟里,挖掘出一個又一個使他們驚訝不已的西方特色的佛教藝術品。佛教東漸途經西域時的整個文化面貌,便被逐漸明朗化了。

當斯坦因從新疆若羌磨朗遺址挖掘出這個著名的壁畫形象“有翼天使”後,一種從西方中心主義立場出發的“東方文化西來說”便成立了。

這一理論,把西亞赫梯文化“帶飛翼的公牛”、希臘薩莫色雷斯的“勝利女神”、希臘化印度佛教的乾闥婆與緊那羅,和中國新疆若羌出土的“有翼天使”貫穿起來,並解釋為一脈相承。

然而,精通自己歷史的中國學者們,則強調這種帶翅膀的神仙本來就在中國土生土長。


(《山海經》中的句芒和禺形象)


早在印度佛教沒有傳入中國之前,中原大地上已經到處可以看到這種奇異的形象了。


(漢代畫像石和畫像磚的羽人形象。武班祠羽人。洛陽石棺羽人。四川彭縣日神和月神羽人。山東沂水韓家曲羽人等)


世界上古老的民族,大都有過這種在天上飛翔遨遊的神仙。

遠古的先人們對自己的生存環境充滿擔憂與畏懼,吉兇莫測,禍福難卜,一切只能聽命於天。至於生活中那些果實豐腴,清泉甘露,冬暖夏涼,或者洪水肆虐,地凍三尺,禾木枯焦,全都根由於高深莫測的天上。那麼主宰大地萬物的神靈,一定在浩大遼遠、幽冥敻然的天宇間飄然存在。他們要不騰雲駕霧,要不扇動翅膀。人類最初的生存方式和生存想像,總是極其相似的,對於這種帶翅膀的神—

西方人稱之為:天使。

天使是傳達上帝旨意的美好的使者。


(意大利,弗拉·安琪里谷《受胎告知》)


印度佛教稱之為:天人。

天人是佛教中一切能飛的神靈。

Views: 39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