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奎斯《百年孤寂》(第十二章)3

“當心,”她驚叫一聲。“你會掉下來的。”

“我光想瞧瞧你,”陌生人咕嚕說。

“哦,好吧,”她說,“可你得小心點兒,屋頂完全腐朽啦。”

陌個人臉上露出驚異和痛苦的表情,他似乎在悶不作聲地跟原始本能搏斗,生怕奇妙的幻景消失。俏姑娘雷麥黛絲卻以為他怕屋頂塌下,就盡量比平常洗得快些,不願讓這個人長久處在危險之中。姑娘一里沖洗身子,一里向他說,這屋頂的狀況很糟,因為瓦上鋪的樹葉被雨水淋得腐爛了,蠍子也就鉆進浴室來了。陌生人以為她嘀嘀咕咕是在掩飾她的青睞,所以她在身上擦肥皂時,他就耐不住想碰碰運氣。

“讓我給你擦肥皂吧,”他嘟嚷說。

“謝謝你的好意,”她回答,“可我的兩只手完全夠啦。”

“嗨,哪怕光給你擦擦背也好,”陌生人懇求。

“為啥?”她覺得奇怪。“哪兒見過用肥皂擦背的?”

接著,當地擦干身子的時候,陌生人淚汪汪地央求她嫁給他。她坦率地回答他說,她決不嫁給一個憨頭憨腦的人,因為他浪費了幾乎一個小時,連飯都不吃,光是為了觀看一個洗澡的女人。俏姑娘雷麥黛絲最後穿上肥大衣服時,陌生人親眼看見,正象許多人的猜測,她的確是把衣服直接套在光身上的,他認為這個秘密完全得到了證實。他又挪開兩塊瓦,打算跳進浴室。

“這兒挺高,”姑娘驚駭地警告他,“你會摔死的!”

腐朽的屋頂象山崩一樣轟然塌下,陌生人幾乎來不及發出恐怖的叫聲,就掉到洋灰地上,撞破腦袋,立即斃命。從飯廳裏聞聲跑來的一群外國人,連忙把屍體搬出去時.覺得他的皮膚發出俏姑娘雷麥黛絲令人窒息的氣味。這種氣味深深地鉆進了死者的身體內部:從他的腦殼裂縫裏滲出來的甚至也不是血,而是充滿了這種神秘氣味的玻璃色油:大家立即明白,一個男人即使死了,在他的骸骨化成灰之前,俏姑娘雷麥黛絲的氣味仍在折磨他,然而,誰也沒有把這件可怕的事跟另外兩個為俏姑娘雷麥黛絲喪命的男人聯系起來。在又一個人犧牲之後,外國人和馬孔多的許多老居民才相信這麼個傳說:俏姑娘雷麥黛絲身上發出的不是愛情的氣息,而是死亡的氣息。幾個月以後的一樁事情證實了這種說法。有一天下午,俏姑娘雷麥黛絲和女友們一起去參觀新的香蕉園。馬孔多居民有一種時髦的消遣,就是在一行行香蕉樹之間的通道上遛噠,通道沒有盡頭,滿是潮氣,寧靜極了;這種寧靜的空氣是挺新奇的,仿佛是從什麼地方原封不動移來的,那裏的人似乎還沒享受過它,它還不會清楚地傳達聲音,有時在半米的距離內,也聽不清別人說些什麼,可是從種植園另一頭傳來的聲音卻絕對清楚。馬孔多的姑娘們利用這種奇怪的現象來做遊戲,嬉鬧呀,恐嚇呀,說笑呀,晚上談起這種旅遊,仿佛在談一場荒唐的夢。馬孔多香蕉林的寧靜是很有名氣的,烏蘇娜不忍心阻攔俏姑娘雷麥黛絲去玩玩,那天下午叫她戴上帽子、穿上體里的衣服,就讓她去了。姑娘們剛剛走進香蕉園,空氣中馬上充滿了致命的氣味,正在挖灌溉渠的一夥男人,覺得自己被某種神奇的魔力控制住了,遇到了什麼看不見的危險,其中許多人止不住想哭。俏姑娘和驚惶失措的女友們好不容易鉆進最近的一座房子,躲避一群向她們兇猛撲來的男人。過了一陣,姑娘們才由四個奧雷連諾救了出來,他們額上的灰十字使人感到一種神秘的恐怖,好象它們是等級符號,是刀槍不入的標志。俏姑娘雷麥黛絲沒告訴任何人,有個工人利用混亂伸手抓住她的肚子,猶如鷹爪抓住懸崖的邊沿。瞬息間,仿佛有一道明亮的白光使她兩眼發花,她朝這人轉過身去,便看見了絕望的目光,這目光刺進她的心房,在那裏點燃了憐憫的炭火。傍晚,在土耳其人街上,這個工人吹噓自己的勇敢和運氣,可是幾分鐘之後。馬蹄就踩爛了他的胸膛;一群圍觀的外國人看見他在馬路中間垂死掙紮,躺在自己吐出的一攤血裏。

俏姑娘雷麥黛絲擁有置人死地的能力,這種猜測現在已由四個不可辯駁的事例證實了。雖然有些喜歡吹牛的人說,跟這樣迷人的娘兒們睡上一夜,不要命也是值得的,但是誰也沒有這麼干。其實,要博得她的歡心,又不會受到她的致命傷害,只要有一種原始的、樸素的感情——愛情就夠了,然而這一點正是誰也沒有想到的。烏蘇娜不再關心自己的曾孫女兒了。以前,她還想挽救這個姑娘的時候,曾讓她對一些簡單的家務發生興趣。“男人需要的比你所想的多,”她神秘地說。“除了你所想的,還需要你沒完沒了地做飯啦,打掃啦,為雞毛蒜皮的事傷腦筋啦。”烏蘇娜心裏明白,她竭力教導這個姑娘如何獲得家庭幸福,是她在欺騙自己,因為她相信:世上沒有那麼一個男人,滿足自己的情欲之後,還能忍受俏姑娘雷麥黛絲叫人無法理解的疏懶。最後一個霍.阿卡蒂奧剛剛出世,烏蘇娜就拼命想使他成為一個教皇,也就不再關心曾孫女兒了。她讓姑娘聽天由命,相信無奇不有的世界總會出現奇跡,遲早能夠找到一個很有耐性的男人來承受這個負擔,在很長的時期裏,阿瑪蘭塔已經放棄了使悄姑娘雷麥黛絲適應家務的一切打算。在很久以前的那些晚上,在阿瑪蘭塔的房間裏,她養育的姑娘勉強同意轉動縫紉機把手的飼·候,她就終於認為俏姑娘雷麥黛絲只是一個笨蛋。“我們得用抽彩的辦法把你賣出去,”她擔心姑娘對男人主個無動於衷,就向她說。後來,俏姑娘雷麥黛絲去教堂時,烏蘇娜囑咐她蒙上里紗,阿瑪蘭塔以為這種神秘辦法倒是很誘人的,也許很快就會出現一個十分好奇的男人,耐心地在她心中尋找薄弱的地方。但是,在這姑娘輕率地拒絕一個在各方里都比任何王子都迷人的追求者之後,阿瑪蘭塔失去了最後的希望。而菲蘭達呢,她根本不想了解俏姑娘雷麥黛絲。她在血腥的狂歡節瞧見這個穿著女王衣服的姑娘時,本來以為這是一個非凡的人物。可是,當她發現雷麥黛絲用手吃飯,而且只能回答一兩句蠢話時,她就慨嘆布恩蒂亞家的白癡存在太久啦。盡管奧雷連諾上校仍然相信,並且說了又說,俏姑娘雷麥黛絲實際上是他見過的人當中頭腦最清醒的人,她經常用她挖苫別人的驚人本領證明了這一點,但家裏的人還是讓她走自己的路。於是,俏姑娘雷麥黛絲開始在孤獨的沙漠裏徘徊,但沒感到任何痛苦,並且在沒有夢魘的酣睡中,在沒完沒了的休浴中,在不按時的膳食中,在長久的沈恩中,逐漸成長起來。直到三月裏的一天下午,菲蘭達打算取下花園中繩子上的床單,想把它們折起來,呼喚家中的女人來幫忙。她們剛剛動手,阿瑪蘭塔發現俏姑娘雷麥黛絲突然變得異常緊張和蒼白。

“你覺得不好嗎?”她問。

悄姑娘雷麥黛絲雙手抓住床單的另一頭,慘然地微笑了一下。

“完全相反,我從來沒有感到這麼好。”

俏姑娘雷麥黛絲話剛落音,菲蘭達突然發現一道閃光,她手裏的床單被一陣輕風卷走,在空中全幅展開。悄姑娘雷麥黛絲抓住床單的一頭,開始淩空升起的時候,阿瑪蘭塔感到裙子的花邊神秘地拂動。烏蘇娜幾乎已經失明,只有她一個人十分鎮定,能夠識別風的性質——她讓床單在閃光中隨風而去,瞧見俏姑娘雷麥黛絲向她揮手告別;姑娘周圍是跟她一起升空的、白得耀眼的、招展的床單,床單跟她一起離開了甲蟲飛紅、天竺牡丹盛開的環境,下午四點鐘就跟她飛過空中,永遠消失在上層空間,甚至飛得最高的鳥兒也迫不上她了。

Views: 1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