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孝陽·《旅人書:世界在變,而我始終如一》處城(上)

處城在河水的那邊,是“彼岸”。河水向東流,也不知流了多少年。河面沒有橋。一個人出現在河邊,他想到處城去。或許人們會問,河這邊有天與地、青草、山川河流、羚羊、高聳入雲的紅杉、日月和星辰、金絲猴、飽滿多漿的果實、風雲雷電、巖洞……他有毛病,為啥想去處城?這樣的問題是沒有答案的。總之,當這人走出森林,看見了隱藏於霧氣中影影綽綽的處城,就有了此想法。

他沿著河流的方向走。河流越來越寬,當處城消失在一片白茫茫中,他在一陣鳥叫聲中,意識到自己犯下的錯誤。鳥兒告訴他,河流的盡頭是海洋,沒人能夠跨越海洋。很久以前,有只填海的精衛,可大海並不在意她的努力。

他很哀傷。抵達處城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務。他安慰自己。可他再也找不回原來的快樂。處城是一個打著種種手勢的咒語。不管他在幹什麼,這只看不見的手會冷不丁地扼緊心臟,讓他疼得說不出話。而午夜夢醒,他偏偏又聽見一個聲音在呼喚他的名字。那是眾神交談的話語,是讓靈魂震顫的讓世間萬物皆屏聲靜息的通過月光傳遞的聲音。那聲音如同手中用來尋找食物的尖銳石錐,在皮膚刻出傷痕。傷痕取代了身體裏原有的經脈管絡,成為血液流轉循環的地方。他因此疼得晝夜翻滾。

他從一片漂浮在水面的樹葉獲得靈感,伐木為筏,搬來幾米粗的大木,用老藤匝匝綁緊,準備好櫓與槳,在一個風和日麗的下午,向處城出發。處城應該是所有事物的光輝與深度所在。他鼓勵自己。但他的力量並不足以與湍急的水流相抗衡。他走的並非直線,是曲線。更糟糕的是,水面還漂遊著一只只臉龐嬌嫩的塞壬女妖。他不害怕她們的美色,也知道如何對付誘惑--飛遍世界的鳥兒把法子教給了他。他用青草塞住耳朵。可他沒想到,女妖們攝人心魄的歌聲對他腳底下的木頭也有效果。

Views: 2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