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寬·青春飯,我們都愛重口味 20

飯局之花

如果沒有女人,再葷的飯局也都是“素局”。幾個老男人在一起拼酒,掏心窩子,累了斜斜地靠在椅子背上。有了姑娘,具體說是有了飯局之花之後,這個飯局才顯得完整。坐在飯桌周圍的男人們揣好各自的鬼胎,揣摩說話的語氣,有不經意的諂媚和討好,有恰到好處的挑逗。一個圓滑的女人,就是一個滴水不漏的漏勺,泄露出的甜蜜汁液攪拌著一個多情的夜晚。

一個中國式的飯局,應該是生旦凈末醜齊活,插科的,打諢的,掮客騷人,美女野獸,齊聚於此。此間不可缺花瓶,當然也不能遍地花瓶,那樣將會一片狼藉。她不一定美艷動人,必然八面玲瓏,懂得分寸,我們這群男人總是喜歡有一點放浪的處女,或者一個矜持的蕩婦。

一個女人坐在我們當中,她把握著飯局的走向,喝酒的數量和頻率。我平日的飯局中,充斥著飯局之花,都是八面玲瓏的好手,善酒,並且口齒伶俐,一群人出去吃飯,到哪裏都能變成主場。我們幾個男人滿足地看著自家的女人們出得廳堂,與在座的陌生男人談笑風生,觥籌交錯,那感覺,頗像一個指導員看著手下驍勇善戰的女兵。她們風情,卻不世事,深諳此道,卻不沈迷,越是這樣,越能把別人弄得五迷三道。楊蕓,一個70後的大姐,她對中年男人的誘惑是我不能理解的。

我們在一起熱衷於起菜名的遊戲,把每一個在座的女人幻化成一道可以入口的菜。楊蕓算是黃燜魚翅中的高湯,歷經時間的打磨,口味正宗,高級的性感;另外一個小姑娘則是大拌菜,食材新鮮,未經煙火,加了一點甜,加了一點鹽,加了一點醬油和醋,清爽,還帶著一些芥末的嗆;包包是一個美艷少婦,她是一塊餐後甜點,恍如提拉米蘇,甜點總是一餐中走神的那部分,就如同一本書的後記,多余的美麗,往往令人神眩。我自然被她們評價為紅燒肉,小火慢燉之後,露出肥膩的光澤。

我熱衷的一個飯局之花應該是一道素湯,從來不喧賓奪主,而是恰到好處的溫柔,在喝高了之後,喝一小碗,就是慰藉。她聰明,又不仰仗聰明;她風騷,卻只在眼角眉梢微微顯露;她可以沈默,但決不聒噪,一個說話密不透風的女人實在是一場噩夢;她喝酒,但不醉酒,一個醉酒的娘們沒有絲毫性感可言;她可以不漂亮,但是不能沒智慧,漂亮的花瓶遠遠不是飯局之花;她需要有一點點輕佻,一點點桃紅的顏色,就像素湯中撒下一把花瓣。

如果叫我憑空抓物,我會選擇一些尤物出席我的晚餐。我打算拉著麥當娜作陪,我們呼風喚雨的娜姐,已經年過半百,我希望摘取她26歲那年秋天的某個午後,叫她在那一時刻,來到我們的飯桌旁。然後需要一枚文藝果兒,最好消瘦,默默地坐在旁邊抽煙,偶爾說出一些厭倦的話語,比如,民國時候的張愛玲,我需要選取其20歲的一段光陰,還沒有過傾城之戀,也還沒見過胡蘭成,她剛離開少女,就來到我們的飯桌,看我們吃飯,如果沒有女人,再葷的飯局也都是“素局”。

像一個看客。我總是對聰明的女子喜歡,又不敢心懷褻瀆,那種“搞不定”的女人才是一個飯局的花朵。而今的文藝青年大飯桌上,處處都是深諳此道的禦姐,她們甩甩羽毛,把自己裝扮成天鵝。我穿著羽絨服,坐在她們周圍不敢高聲語,生怕她們吃了我這蛤蟆肉。

再給我一個女人的名額吧,我把這個人留給董小宛,有點江南,有點繾綣,真的是一片錦繡的雲。她也是個優秀的廚娘,等大家都喝開了,董小宛就會偷偷跑去廚房,不聲不響地端出一道道茶點,一道道素湯。

我熱衷的一個飯局之花應該是一道素湯,從來不喧賓奪主,而是恰到好處的溫柔,在喝高了之後,喝一小碗,就是慰藉。她聰明,又不仰仗聰明;她風騷,卻只在眼角眉梢微微顯露;她可以沈默,但決不聒噪,一個說話密不透風的女人實在是一場噩夢;她喝酒,但不醉酒,一個醉酒的娘們沒有絲毫性感可言;她可以不漂亮,但是不能沒智慧,漂亮的花瓶遠遠不是飯局之花;她需要有一點點輕佻,一點點桃紅的顏色,就像素湯中撒下一把花瓣。

如果叫我憑空抓物,我會選擇一些尤物出席我的晚餐。我打算拉著麥當娜作陪,我們呼風喚雨的娜姐,已經年過半百,我希望摘取她26歲那年秋天的某個午後,叫她在那一時刻,來到我們的飯桌旁。然後需要一枚文藝果兒,最好消瘦,默默地坐在旁邊抽煙,偶爾說出一些厭倦的話語,比如,民國時候的張愛玲,我需要選取其20歲的一段光陰,還沒有過傾城之戀,也還沒見過胡蘭成,她剛離開少女,就來到我們的飯桌,看我們吃飯,如果沒有女人,再葷的飯局也都是“素局”。

像一個看客。我總是對聰明的女子喜歡,又不敢心懷褻瀆,那種“搞不定”的女人才是一個飯局的花朵。而今的文藝青年大飯桌上,處處都是深諳此道的禦姐,她們甩甩羽毛,把自己裝扮成天鵝。我穿著羽絨服,坐在她們周圍不敢高聲語,生怕她們吃了我這蛤蟆肉。

再給我一個女人的名額吧,我把這個人留給董小宛,有點江南,有點繾綣,真的是一片錦繡的雲。她也是個優秀的廚娘,等大家都喝開了,董小宛就會偷偷跑去廚房,不聲不響地端出一道道茶點,一道道素湯。

我熱衷的一個飯局之花應該是一道素湯,從來不喧賓奪主,而是恰到好處的溫柔,在喝高了之後,喝一小碗,就是慰藉。她聰明,又不仰仗聰明;她風騷,卻只在眼角眉梢微微顯露;她可以沈默,但決不聒噪,一個說話密不透風的女人實在是一場噩夢;她喝酒,但不醉酒,一個醉酒的娘們沒有絲毫性感可言;她可以不漂亮,但是不能沒智慧,漂亮的花瓶遠遠不是飯局之花;她需要有一點點輕佻,一點點桃紅的顏色,就像素湯中撒下一把花瓣。

如果叫我憑空抓物,我會選擇一些尤物出席我的晚餐。我打算拉著麥當娜作陪,我們呼風喚雨的娜姐,已經年過半百,我希望摘取她26歲那年秋天的某個午後,叫她在那一時刻,來到我們的飯桌旁。然後需要一枚文藝果兒,最好消瘦,默默地坐在旁邊抽煙,偶爾說出一些厭倦的話語,比如,民國時候的張愛玲,我需要選取其20歲的一段光陰,還沒有過傾城之戀,也還沒見過胡蘭成,她剛離開少女,就來到我們的飯桌,看我們吃飯,如果沒有女人,再葷的飯局也都是“素局”。

像一個看客。我總是對聰明的女子喜歡,又不敢心懷褻瀆,那種“搞不定”的女人才是一個飯局的花朵。而今的文藝青年大飯桌上,處處都是深諳此道的禦姐,她們甩甩羽毛,把自己裝扮成天鵝。我穿著羽絨服,坐在她們周圍不敢高聲語,生怕她們吃了我這蛤蟆肉。

再給我一個女人的名額吧,我把這個人留給董小宛,有點江南,有點繾綣,真的是一片錦繡的雲。她也是個優秀的廚娘,等大家都喝開了,董小宛就會偷偷跑去廚房,不聲不響地端出一道道茶點,一道道素湯。

我熱衷的一個飯局之花應該是一道素湯,從來不喧賓奪主,而是恰到好處的溫柔,在喝高了之後,喝一小碗,就是慰藉。她聰明,又不仰仗聰明;她風騷,卻只在眼角眉梢微微顯露;她可以沈默,但決不聒噪,一個說話密不透風的女人實在是一場噩夢;她喝酒,但不醉酒,一個醉酒的娘們沒有絲毫性感可言;她可以不漂亮,但是不能沒智慧,漂亮的花瓶遠遠不是飯局之花;她需要有一點點輕佻,一點點桃紅的顏色,就像素湯中撒下一把花瓣。

如果叫我憑空抓物,我會選擇一些尤物出席我的晚餐。我打算拉著麥當娜作陪,我們呼風喚雨的娜姐,已經年過半百,我希望摘取她26歲那年秋天的某個午後,叫她在那一時刻,來到我們的飯桌旁。然後需要一枚文藝果兒,最好消瘦,默默地坐在旁邊抽煙,偶爾說出一些厭倦的話語,比如,民國時候的張愛玲,我需要選取其20歲的一段光陰,還沒有過傾城之戀,也還沒見過胡蘭成,她剛離開少女,就來到我們的飯桌,看我們吃飯,如果沒有女人,再葷的飯局也都是“素局”。

像一個看客。我總是對聰明的女子喜歡,又不敢心懷褻瀆,那種“搞不定”的女人才是一個飯局的花朵。而今的文藝青年大飯桌上,處處都是深諳此道的禦姐,她們甩甩羽毛,把自己裝扮成天鵝。我穿著羽絨服,坐在她們周圍不敢高聲語,生怕她們吃了我這蛤蟆肉。

再給我一個女人的名額吧,我把這個人留給董小宛,有點江南,有點繾綣,真的是一片錦繡的雲。她也是個優秀的廚娘,等大家都喝開了,董小宛就會偷偷跑去廚房,不聲不響地端出一道道茶點,一道道素湯。

Views: 1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