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舍南洋創作《小坡的生日》(11)

兩個小印度是在英文學校唸書。學校裏有中國小孩,印度小孩等等;還有白臉,高鼻子,藍眼珠的美國教員,而且教員都是大姑娘。小坡時時想到:我要是換學校啊,一定先入這個英文學校。那裏有各樣的小孩,多麽好玩;況且有白臉,高鼻子,藍眼珠的教員,而且都是大姑娘!我要是在那裏好好唸書,先生一喜愛我,也許她們把仙坡請去當教員;仙坡雖然沒長著藍眼珠,但是她反正是姑娘啊!


                                                                (新加坡1920年代交通情況)


兩個小印度上學的方法也很有趣味:他們是上一天學,休息一天的,因為他們倆交一份兒學費,兩個人倒換著上學。今天哥哥去,明天弟弟去。藍眼珠的先生們認不清他們誰是誰,所以也不知道。到學期考試的時候,哥哥預備英文,弟弟就預備地理,你看這有多麽省事!誰能把一大堆書都記住,就是先生們吧,不也是有的教國語,有的教唱歌嗎?可見一個人不能什麽都會不是?小印度們的辦法真有道理,各人抱著一角兒,又省事,又記得清楚。小坡想:假如他披上他那件紅綢子寶貝,變成印度,再叫妹子把臉塗黑,也頗可以學學小印度們,一對一天的上學。唉!不好辦!父親準不許他們這樣辦!一問父親,父親一定又說:“廣東人上廣東學校,沒有別的可說!”

小坡要是羨慕南星們呀,可是他真可憐三多。三多是完全不上學校,每天在家裏眼著個戴大眼鏡,長鬍子,沒有牙的糟老頭子,念讀寫作,一天幹到晚!沒有唱歌,也沒有體操!頂厲害的是:書上連一張圖畫沒有,整篇整本密密匝匝的全是小黑字兒!也就是自己能打倒自己的三多,能忍受這個苦處;換個人哪,早一天喊五百多次“打倒”了!不錯,三多比誰都認識的字多。但是他只認識書本上的字,一換地方,他便抓瞎了。比如你一問他街上的廣告,鋪戶門匾上的字,他便低聲說:“這些字和書本上的不一樣大,不敢說!”可憐的三多!

小坡雖然羨慕別人的學校,可是他並不是不愛他所入的學校。那裏有二百多學生,男女都有。先生也有十來位,都能不看圖就認識字。他們都很愛小坡,小坡也很愛他們。小坡尤其愛他本級的主任先生,因為這位先生說話聲音宏亮,而且能在講臺上站著睡覺。他一睡,小坡便溜出去玩一會兒。他醒來大聲一講書,小坡便再溜進來,絕對的不相沖突。六點半了,上學去!背上書袋,袋中除了紙墨筆硯之外,還塞著那塊紅綢子寶貝,以便隨時變化形象。

拉著妹妹走出家門。

“先去看看南星,好不好?”

“好哇。”

繞過一條街,找到了南星。

“上學嗎,小坡?”南星問。

“可不是。你呢?”

“我?還沒到一號呢。”

“嘔!”小坡心中多麽羨慕南星!“咱們找三多去吧?”“別去啦!三多昨兒沒背上書來,在門口兒罰站,腦袋曬得直流油兒。我偷偷的給他用香蕉葉子作了個帽子,好!被那個糟老頭子看見了,拿起大煙袋,口邦!給了我一下子!你看看,這個大包!”

果然,南星的頭頂上有個大包,顏色介乎青紫之間!“啊!”小坡很為南星抱不平,想了一會兒,說:“南星,趕明兒咱們都約會好,去把那個糟老頭子打倒,好不好?”“他的煙袋長,長,長著呢!你還沒走近他身前,他把煙袋一掄,口邦!準打在你的頭上!好,我不敢再去!”南星摸著頭上的大包,頗有點“一朝被蛇咬,三年怕井繩”的神氣。“先去偷他的煙袋呀!”小坡說。

“不行!三多說過:老頭子除了大煙袋,還有個手杖呢!老頭子常念道:沒有手杖不用打算教學!”

“手杖?”仙坡不明白。

“唉,手杖?”南星也不知道什麽是手杖,只是聽三多說慣了,所以老覺得“似乎”看見過這種名叫手杖的東西。——不敢說一定是什麽樣兒。

“什麽是手杖呢?二哥!”仙坡問小坡。

小坡翻了翻眼珠:“大概是個頂厲害的小狗,專咬人們的腿肚子!”

“那真可怕!”仙坡顫著聲兒說。

小坡知道這個老頭子有些不好惹,他只好說些別的:“咱們找小印度去,怎樣?”

“已經上學了,剛才從這兒過去的。”南星回答。“反正他們總有一個在家呀,他們不是一對一天輪著班上學嗎?”小坡問。

“今天他們學校裏開會,有點心,有冰吉淩吃。他們所以全去了。他們說:一個先進去吃,吃完了出來換第二個。這樣來回替換,他們至少要換十來回!可惜,我的臉不黑;不然,我也和他們一塊去了!點心,冰吉淩!哼!”南星此刻對於生命似乎頗抱悲觀。

“冰吉淩!點心!”小坡,仙坡一齊舔著嘴唇說。

待了半天,小坡說:“去看看馬來小姑娘們吧?”“她們也上學了!”南星喪氣頹聲的說,似乎大家一上學,他簡直成了個無依無靠的“小可憐兒”啦。

“也上學啦?這麽早?我不信!”仙坡說。

“真的!我還背了她們一程呢!她們說:有一位先生今天早晨由床上掉下來了,不知道怎麽再上去好,所以來傳集學生們,大家想個好主意。”

“嘔!”仙坡很替這位掉下床來而不知怎麽再上去好的先生發愁。

“把床翻過來,蓋在他身上,就不錯;省得上床下床怪麻煩的,”小坡說,待了一會兒:“可是,那要看是什麽床啦:藤床呢還可以,要是鐵床呢未免有點壓的慌!”

“其實在地板上睡也不壞,可以不要床。”仙坡說。“有這樣的老師,真是好玩!我趕明兒告訴父親,也把我送到馬來學校去唸書,”南星說。

Views: 9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