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國平《偶爾遠行》著陸喬治王島

因為要趕飛機,清晨四時就起床了。早餐後,走出旅館,城市仍在安睡,街上靜悄悄。朝東望,街的盡頭連著大海,海面金光耀眼,街角的一棟房子沐浴在這光芒中,宛如鑲著金子的邊框。我想起了尼采的句子:在霞光里,連最貧窮的漁夫也搖著金槳。

六時許,大巴把我們運往機場。我們在一座像倉庫一樣的大房子前下車,把行李搬進這大房子。那里有許多穿著迷彩軍裝的智利軍人,是機場的服務人員。還有若干個穿黃色軍裝、佩戴智利考察隊標志的年輕人,包括三名女性,將和我們同赴喬治王島。臨登機前,我們每個人在一張被稱作生死狀的紙上簽了名,其中寫明,如發生意外的事故,乘機者願意認命。在簽名時,大家說說笑笑,使這誓死的儀式化作了遊戲。倘若不是集體行動,每個人皆作為個別的人簽這樣的名,一定會有完全不同的心情吧。

我們乘坐的那架大力神軍用運輸機就停在不遠處,綠色的機身,看上去很精悍。登機了。機艙里光線幽暗,艙壁上只有不多幾個小窗口,客艙與駕駛室之間沒有阻隔,連成一體。坐定後環顧,整個機艙像一個長形的帳篷,內壁繃滿了帆布,有四排豎向的座位,也是帆布的,靠背用紅布帶編結而成,大約可以載五、六十人。八時起飛,飛行十分平穩,但發動機的噪音極大,智利軍人都戴上了耳機,我們則用法國航班上發的小耳塞塞住了耳朵。兩個多小時後,飛機穿越雲層下降,從身後的小圓窗可以看見海,接著看見一塊大雪糕,那是冰蓋的一角。喬治王島到了。1-04

飛機降落在智利站的機場上。走出機艙,立刻遭遇大風,吹得人直不起腰。可是,天氣十分晴朗,映入眼簾的是遼闊的藍天、巨大的雪堆和盤旋的大黑鳥。那大風,那異樣的景象,使人感覺好像是在別的星球著陸了。

俄羅斯站出動了兩輛破舊的裝甲車,我們擠在里面,一路顛簸,到達長城站。

Views: 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