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江·中國“一帶一路”應避免成為豪賭(上)

自2013年正式提出“一帶一路”倡議以來,中國在三年時間裏以罕見地速度調動了巨量的國家資源支撐這一戰略計劃。根據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的估算,2016年至2020年,“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基礎設施投資需求總額至少在10.6萬億美元以上。中國政府向來以高效資源調配能力著稱。除了絲路基金、國家開發銀行、中國進出口銀行、工建中農等政策性金融機構和“四大行”以多種方式提供融資安排,許多國有企業和大型民營企業也在一定程度上主動或被動地加速了他們的海外擴張之旅——中國企業尤其是民營企業對參與“一帶一路”非常審慎。

自2014年12月創立以來,絲路基金共簽約15個項目,承諾投資金額累計約60億美元;截至2016年底,國家開發銀行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累計發放貸款超過1600億美元,余額超過1100億美元;中國進出口銀行為1207個“一帶一路”項目提供融資,簽約金額超過7000億元人民幣;中國出口信用保險公司自2013年至今支持“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出口和投資超過4400億美元;截止至2016年底,中行對“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授信支持1000億美元,跟進境外重大項目420個;工行在“一帶一路”沿線儲備412個項目,總投資金額3372億美元;建行在“一帶一路”沿線儲備了180多個“走出去”重大項目,信貸規模900億美元。政策性金融機構對“一帶一路”項目信貸擴張的背後是國家機器的巨大熱情。


企業態度積極,行動審慎


與政府相比,許多中國企業雖然希望參與“一帶一路”,但有切實行動的只是少數。“一帶一路”倡議的核心內容首先與中國企業對外直接投資直接相關,這與本世紀初期中國政府提出“走出去”戰略在中國企業層面產生的影響是一致的,無疑將進一步推動中國企業的國際化經營。在“走出去”戰略提出後,關於中國企業對外直接投資是執行國家戰略還是企業基於自身盈利考量的爭論曾引起廣泛關註,原因之一是當時中國絕大部份的對外直接投資是由國有企業完成的。如今,隨著中國民營企業的快速發展,民營企業在近年來中國對外直接投資的份額中已經接近50%,而10年前的2006年,民營企業在中國對外直接投資的存量中僅占19%。顯然,對於中國企業對外直接投資的分析,答案一定不會像上述爭論一樣非此即彼。

對“一帶一路”倡議而言,成功的發展離不開中國企業海外經營績效的良好表現和國家戰略順利實施的契合。經營績效是企業的首要考量,但在如此政策利好的推動下,勢必會帶動中國企業對“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直接投資的快速上升。那麽基於中國企業對外直接投資這一核心內容來看“一帶一路”倡議,“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原本是受到中國企業歡迎的投資目的地嗎?

根據商務部、國家外管局和國家統計局共同發布的歷年《中國對外直接投資統計公報》,筆者整理了中國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投資數據,並與中國對外直接投資總體數據進行比較,來初步分析“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對中國企業的吸引力。中國企業對外直接投資額在進入21世紀後快速增長,對外直接投資流量從2002年排在世界26位,到2008年金融危機後進入世界前十,再到2015年排名世界第二。中國企業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投資也隨著總體趨勢的增長而增長,然而與某些熱門的投資區域相比增長並不顯著。2012年到2015年,中國每年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投資流量占總體對外直接投資流量的比例分別是14.86%、11.65%、10.83%和12.51%,2016年下降到8.54%。而從2007到2012年,這一比例的平均值是10%左右。由此可見“一帶一路”倡議在2013年正式推出後,“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對中國企業的吸引力沒有顯著上升。另一方面,中國企業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投資流量增長率從2012年到2016年分別是32.63%、-3.72%、6.17%、18.2%、-1.92%,而總體對外直接投資流量的增長率從2012年到2016年分別是17.6%、22.8%、14.2%、18.3%和44.1%。以上的數據顯示即便在“一帶一路”倡議實施以來,“一帶一路”沿線國家也沒能成為吸引中國企業海外投資的主要目的地。當然五年時間尚不足以讓一項政策的效果充分釋放,從筆者召開的數次座談會來看,企業對“一帶一路”投資的興趣正在持續增加。不過,當前“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對中國企業吸引力有限的背後,是這些國家的投資風險突出。


中國在“一帶一路”利益保護形勢嚴峻


根據鳳凰國際智庫與德威公共安全研究院發布的“一帶一路”國家風險地圖的數據來看,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中,政治風險極高的國家有4個,較高政治風險國家11個,高風險國家20個;安全風險極高的國家有5個,安全風險較高的國家5個,安全風險高的國家15個。“一帶一路”沿線國家中這類具有較高政治和安全風險的國家接近總數的50%,主要集中在中亞、南亞和中東國家。根據《中國對外直接投資》數據並結合《“一帶一路”國家風險地圖》計算,中國從2012年到2015年在較高風險國家的投資流量占“一帶一路”國家總流量的比例分別是65%,57%,49%和21%,增速下降趨勢明顯。而投資存量增長率同樣不斷下降。雖然不能依此就將下降的原因歸結為企業對安全、政治風險防範意識的提升,但回到中國企業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投資項目,這些風險的存在不容忽視。

在“一帶一路”國家風險地圖中具有較高風險等級以上的國家有36個,結合《中國對外直接投資公報》的數據計算,中國企業在其中14個國家的投資額自2012年以來開始激增,相比於2012年前五年的平均水平,2012年後中國企業在這些國家每年的投資額上漲了兩倍到十倍以上。這些中國企業投資快速增長的較高風險國家分布在“一帶一路”沿線各個區域,包括中亞的塔吉克斯坦、哈薩克斯坦,東南亞的緬甸、老撾、越南、泰國,東歐的俄羅斯、白俄羅斯、烏克蘭,北非的埃及、南亞的孟加拉國、尼泊爾,中東的土耳其和沙特阿拉伯。如果進一步分析可以看到,中國企業在這些國家的投資有一個共同特點,即主要的投資活動都是由國有企業完成和推動的。

哈薩克斯坦是中國在中亞地區最重要投資目的地,雙方的經貿合作在“一帶一路”倡議實施以來不斷深入。中國在哈薩克斯坦的對外直接投資存量位居“一帶一路”沿線國家中的第4位。該國豐富的石油天然氣和礦產資源是吸引中國企業最重要的因素,像中石油、中石化、中信集團、振華石油等國有企業都在哈薩克斯坦有大型油氣田的投資項目。哈薩克斯坦近年來正在謀求經濟多元化發展,並將國內一些企業進行私有化,為中國企業在當地投資創造了新的機會,比如2016年中國機械進出口公司就開始進軍哈薩克斯坦的汽車產業。雖然是中亞地區最發達的經濟體,但哈薩克斯坦的安全和政治風險仍然存在隱患,領導人交接和恐怖主義滲透都是可能引發哈薩克斯坦局勢不穩定的潛在因素。塔吉克斯坦位於俄羅斯、阿富汗和中國之間,是一個政治風險和安全風險都極高的國家。自2012年以來,中國對塔吉克斯坦的投資開始飆升,2012年相比於2011年的投資流量增長了10倍以上。根據商務部駐塔吉克經商參贊處2014年的信息,“中國-中亞”天然氣管道D線開工後,中國將在三年內向塔吉克斯坦投資60億美元,用於建設其境內的工業企業,同時中國石油天然氣公司將大力開發塔吉克斯坦境內豐富的天然氣和石油資源。然而,從很多方面來說,塔吉克斯坦都不是一個理想的投資地點。靠近阿富汗使得塔吉克斯坦近年來成為了恐怖組織在中亞的活動地點之一,而國內2015年發生的軍事政變更加劇了國內的不穩定形勢。

東南亞國家是中國企業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中投資金額最高的區域,2015年流量達到了146.04億美元,同比增長了87%。在政治和安全風險較高的緬甸、泰國、老撾,中國的國有企業在當地的基礎設施、采礦業、能源、電信、制造業等眾多領域有大量投資。作為正在大力開發水利資源的國家老撾和緬甸,中國水電、中國電建、中電投和北方國際等國企都在當地承建有大型水利設施。作為東南亞較為發達的經濟體,中國國有企業在泰國的電信業、金融業和汽車制造業有大量投資,比如中國移動、中國工商銀行和上海汽車。作為正在經歷民主化進程的緬甸和由軍政府控制的泰國,兩國的政治局勢在近年來都存在眾多可能引起動蕩的不確定性因素。作為連接歐亞大陸連接點的土耳其近年來不斷受到軍事政變、恐怖組織滲透、憲法修正等問題的困擾,安全風險和政治風險快速上升。另一方面,作為中東最發達的經濟體之一,土耳其在2012年也吸引了大量中國企業的投資,主要集中在能源、交通運輸和金融等領域,代表性的企業有中電投、哈爾濱電氣、中國機械工業集團、中國電力技術裝備公司等大型國有企業。

Views: 1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