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ta no kabe posted a blog post

克羅齊《維柯的哲學》第二章·維柯的知識論:第二階段 6

在維柯改變了哲學觀點之後,他才意識到人類科學里存在的思辨方法,並且更加深刻地理解了人類心靈,為此,維柯一定明白當今流行的歷史多麽需要改革和拓展;一定感覺到缺乏一種改善了的語文學,這種語文學是改善了的哲學的結果,必須按照由語文學與哲學重新結合的公式所規定的知識論把它表達出來。「平心而論,第二科學應該是第一科學的結果。」換句話說,他必定要把歷史從卑微的地位中解救出來,因為在此境況之下,歷史僅是反復無常…See More
yesterday
Cheung Po Tsai Cave posted a blog post

劉春詩選《白色蜻蜓》

初見的一刻我就被擊倒了 這輕盈、秀美與沈靜 都似曾相識 整個下午我都呆呆地 看她停立、舞動,飛走又回來 像遠天上的雲 那白色衣衫比秋風還薄 比初戀還暖 比淚水還清 終於,沒有任何先兆 她翩然離去 沒留下地址,無法找尋 許久以後,我仍站在原地 盯著溪邊空空的石面 不吭一聲 我想念一隻白色蜻蜓 想念多年以前悄悄離開的See More
yesterday
Copil posted a blog post

紀伯倫《光與靜默》十九·致敘利亞兄弟

敘利亞兄弟: 你是我的兄弟,因為你是敘利亞人,對著永恒世界說著一句話的國家,已對我低聲說出另外一句話。 你是我的兄弟,因為孕育你的國家生下了我;孕育發自於你內心深處的第一聲吶喊的宇宙,也孕育了由我的內心生下來的第一聲吶喊。 你是我的兄弟,因為你是我的一面鏡子。每當我看到你的面孔,我便看到了我自己的一切:我內心里的堅強與懦弱、協調與混亂、沈睡與蘇醒。 你是我的兄弟,因為我每想到一件事,便看到那件事的…See More
yesterday
私貨珍藏 posted a blog post

宫澤賢治《巨型電柱》

雨和雲低垂地面芒草的赤穗也被清洗原野變得清爽怡人花卷的巨型電柱上一百個絕緣子上聚集的麻雀為著掠奪進入稻田撲棱撲棱地飛舞在雲和雨的亮光之中倏忽間花卷大三岔路的一百個絕緣子上歸還的麻雀See More
yesterday
Copil posted a blog post

紀伯倫《光與靜默》十八·你們留在美國吧

你做何選擇?你是留在工資待遇優厚,充分享受機會、幸福、美食和自由的獨立國家美國呢,還是返回你的工廠凋零、債臺高築、工資微薄、食物缺乏、稅種繁多的你那滿目瘡痍的國家呢?為了人道主義的福利,你們還是留在美國吧! 請你們站住——每一個男人或女子,都想返回祖國——且慢,好好思考一下你們的行動吧!人道主義決定你們現在要留在美國,從事你們力所能及的工作,以便幫助你們的古老祖國在美國得到必不可少的東西。 難道你…See More
Friday
Uta no kabe posted a blog post

克羅齊《維柯的哲學》第二章·維柯的知識論:第二階段 5

但是,現在人類心靈的知識及其法則從權威和概然性的範圍里解脫出來,歷史事實雖然就其本性而言,在一定程度上建基於權威,要是以新觀點來處理,確定性必須進到一種新的關係之中。它現在所面對的,不是按照其他的確定性即人類心靈的單純的可能性知識,而是按照真理,即一種哲學知識來建立關係。這種關係也被維柯稱之為哲學和語文學的關係:前者處理的是自然的必然性,沈思那種由之而提出真理科學的理由;後者處理人類意志的決斷,即…See More
Friday
Cheung Po Tsai Cave posted a blog post

劉春詩選《途中》

視線內閃過某種東西細小、眩目,像南方的紅豆但飛快地逝去了我驚訝於死神迅疾的腳步 幾個女孩,青春的面龐在左邊閃現恣意地揮灑爛漫的笑靨一朵正午的花,開放在身側潔凈的玻璃上 天上的河。多麼淡泊高遠讓人省略了雜樹與飛絮直接進入想像中最隱秘的部分更高處是橋,黝黑的橋身暗含一點金黃,遙遙地架向天際 一個少年在公路旁行走步履輕盈,不慌不忙進口汽車的速度也無法趕上See More
Friday
Copil posted a blog post

紀伯倫《光與靜默》十七·上帝在暴風中

東方人天生喜歡生活的細膩外表,討厭粗糙,就連事實在內;厭惡堅硬,哪怕是真理。因此,你會看到東方人觸摸輕柔、言談平穩、話語綿軟、待人和氣,雖然你會感覺到所有這些光滑、柔軟的面紗後面不乏性格的粗魯、思想的沙粒、原則和目的的生硬。 在上帝的每一塊土地上,你都會發現社會批評家有著崇高的文學地位。至於在東方,批評則是一門不為人知的藝術。即使有一些人能夠將醋與酒區分開來,但他們卻不被人知,原因在於無論是文學批…See More
Wednesday
私貨珍藏 posted blog posts
Wednesday
說好不准跳 posted a blog post

馬奎斯《霍亂時期的愛情》(100)

兩天以後,她收到了他一封與過去大不相同的信,是手書的,寫在亞麻布紙上,信封背面寄信人的全名赫然可見。還是和最初幾封信一樣,是花體字。和從前一樣熱情奔放,但是只寫了簡單的一段,為她在教堂跟他打招呼表示謝意,尤其那招呼是不同於別人的。讀過這封信,費爾米納連續幾天非常激動。下一個禮拜四,她便胸懷坦然地去問那個魯克雷希應,是否由於偶然的機會認識內河輪船的老板弗洛倫蒂諾·阿里薩。魯克雷希姬做了肯定的回答,說…See More
Wednes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