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G. 弗雷澤·信仰與巫術研究《金枝》(33)

新幾內亞的雅賓人相信,被殺者的鬼魂追逐殺害自己的人以求報復。因此,他們擊鼓呼噪來驅趕那些鬼魂。

斐濟人經常把人活埋,埋入以後, 便在夜間擊鼓吹螺極力喧噪,目的就是要嚇跑鬼魂,恐怕它還要返回自己的故居。為了使鬼魂不戀舊家,他們拆除屋內各種家具陳設,蓋上種種他們認為令人厭惡的東西。

美洲印第安人用酷刑折磨死囚犯以後,總是在當天晚上沿村怪聲喊叫,用棍子敲打家具、墻壁、屋頂,防止遭難者的鬼魂待在那里,報復所受的痛楚。

有一位旅行者說道: “一次,我們夜間走過奧塔瓦人的一座村落,發現村里居民全都紛紛極力大聲呼叫,刺耳難聽,亂成一團。經過詢問,原來奧塔瓦人新近同基卡坡人進行過一次戰斗,現在這樣呼噪是為了驅逐死亡戰士的鬼魂,不讓它們進入村內。”


黎蘇陀人,凡戰役之後都要特別齋戒沐浴,戰士們必須盡快洗凈身上所染的血跡,否則那些戰場上的亡魂就要不斷地追逐他們,驚擾他們的睡眠。

他們全副武裝列隊來到附近的溪流旁邊,有時還有一位占卜者,站在高處向水中投進一些潔凈劑,戰士們便相繼下水洗浴,連梭槍和戰斧也都加以洗滌。

東非的巴格舒人,凡殺人者,當天晚上一律不得回自己家中過夜,只能在村里朋友家借宿。第二天,宰羊一頭,取出羊的內臟塗抹胸口、右臂和頭部,同時還把自己的孩子也叫來同樣塗抹一遍,然後又用這些內臟塗抹門戶兩邊,最後把剩下的內臟全部扔到屋頂上去。

那一整天他都不能用手接觸食物,必須用兩根箸子夾著送進嘴里。

他的妻子可以不受這些限制,甚至只要她願意的話,還可以去向他丈夫所殺的人哀悼一番。贊比亞河以北的安戈尼人,其戰士在征戰中殺死過敵人者回來後,都用灰塗抹身軀和臉部,把被殺死者的衣服披在自己身上,用樹皮編的繩子套著自己的脖子,尾端拖在肩上或胸前,這樣穿著三天,第四天拂曉起來跑遍全村,怪聲呼叫,驅趕戰場上被殺者的鬼魂。

他們認為,如不這樣把鬼趕走,就會給家里人造成疾病和災禍。



上面一些記述,都沒有說到任何加強隔離,至少在經過一定儀式進行凈潔之後加強隔離的事例。南非有些部落,在戰爭中殺死過特別英勇的敵人的戰士,戰勝歸來在流水中洗凈身體之後仍須同自己的妻子家人隔離十天,其部落中的巫醫還給他一種藥物加在飯食里吃下。

東非的南迪人,如果殺死另一部落中的人,便將自己的身體、矛槍和刀劍,半邊塗紅,半邊塗白。在殺人以後的四天內,身子不潔,不得回家,必須在河邊搭一小棚暫住,不得同妻子或心上人聚會,除牛羊肉與稀粥以外,不得吃其他東西。

到第四天的末尾,服用一種叫做“瑟格特”(segetet) 的樹皮煎的瀉劑和以血混和的羊奶來洗凈自身。

卡維蘭多人 [聚居東非湖區地區,屬班圖族系統的東尼安薩支系。] 的班圖部落中,如果誰在戰爭中殺死一個敵人,回家後便剃光白髮,他的朋友用羊糞等物制成的藥劑抹擦他的身體以防止被殺者的鬼魂困擾他。

Views: 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