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G. 弗雷澤·信仰與巫術研究《金枝》(31)

布賴布賴印第安人認為婦女分娩的汙染褻瀆比月經來潮更為嚴重。婦女感覺快要臨盆時,便告訴自己的丈夫,丈夫趕忙在偏僻無人的地方為她搭起一所小屋,讓她一人獨自居住,除了她母親和另外一位婦人外,不得同任何人說話。

待她分娩以後,由巫醫為她禳除不潔,在她身上吹氣,還放上隨便一個什麽小動物。即使這樣做了,也只是將她的不潔程度減低到相當於月經來潮時那樣,而在陰曆整整一個月內,她必須跟原來同屋的人分居,在飲食方面也必須遵守月經期間的那些規矩。

假如她流產了或產下的是個死胎,那麽她的情況就更糟,她的汙穢不潔就更加嚴重了。

在這樣情況下,她更不得接近任何人,凡她用過的東西,別人稍一觸及都格外危險,她吃的飲食都掛在長棍的一端遞給她。這樣一般須持續三個星期,然後才能回家,再按一般分娩後的禁忌行事就行了。



有些班圖氏族對於婦女流產並加以隱瞞這種情況所招致的汙染,懷有更為誇張的看法。

一位有經驗的觀察家談到這些民族時說,“在南非人眼里,產育嬰兒所流的血,比月事來潮的汙穢更為危險。婦女做月子期間丈夫必須隔離八天,不得在家居住,主要是恐怕受汙染。

嬰兒出生後的前三個月內,他都不敢把嬰兒抱在懷里。婦女小產,尤其是私自流產,所造成的汙染就更為可怕了。如遇這種情況,不僅男的受到威脅或致死亡,而是全國,整個天空,都受汙褻。

由於思想概念上的奇怪聯想,致使生理上的現象引起宇宙的紛擾! ”

下面引述巴佩迪氏族的一位巫醫和造雨者,關於婦女流產可能給全國帶來的災難性後果的言論:

“如果哪位婦女流產,讓汙血橫流,又將嬰兒隱藏,這些行為便足以引起熾熱的熏風,烤得全國赤地千里。由於社會秩序紊亂,天也不再降雨。當雨水快要接近血水流過的地方時,便不敢向前,因為它害怕受沾染,所以要保持一段距離。那位婦女犯了嚴重過失,敗壞了酋長的國家,隱藏了尚未很好地凝長成人的精血,那種精血是受禁忌的,決不能滴在路上!

酋長要把所有男人召集起來,詢問他們:‘你們村里秩序正常麽?’有人會回答說:‘某某女人懷了孕,我們都還沒見到她生下的孩子。’

於是他們就去抓住這位婦女說:‘你把他藏在哪里了?快說出來。’他們拿著家什去到現場,把事先準備好的用樹根煎熬的藥水澆在墳穴里,從中掏出一小捧墓土扔進河里,裝些河水回來灑在她流過血的地方。

她本人則每天都要用這種藥水洗滌。 這樣以後,這個地區才能再有雨水滋潤。此外,我們(巫醫) 還召集所有婦女,教她們每人準備一團沾有血跡的泥土,在某天早上帶來交給我們。

如果我們想用它制出藥水在全鄉噴灑,就把這些泥土碾成粉末,放進牛角,到第五天末了,派出童男童女(尚不懂人事,沒和男人發生過關係的女孩) ,叫他們去到各處淺灘和各入境路口,由一個小女孩用鶴嘴鋤翻開泥土,別的孩子用樹枝插進牛角將里面帶血的土粉末灑進剛掘的洞內,一面說道:‘下雨! 下雨! ’這樣我們就移動了婦女們在路上留下的禍害,天就會下雨,全境都凈化了。”

Views: 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