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G. 弗雷澤·信仰與巫術研究《金枝》(21)

也許世界上沒有任何地方能夠比得上馬來半島那里巫師誘捉人們靈魂的高超完美藝術。他們采用的方法多種多樣,動機也是多種多樣,有時企圖毀滅一個敵人,有時想要贏得一位嬌羞冷漠美人的愛情。

這里舉一個有關後者的事例。巫師想要叫哪位女郎發狂,就攝住她的靈魂,他的做法如下:月亮剛剛從東方地平線上升起,看上去像一團紅球似的,這時候走到屋外,站在月亮下,右腳大趾放在左腳大趾上,右手握作話筒形放在嘴唇邊,朗朗念誦下面這些話:


我張弓射箭。

一箭射出,月色昏暗;

二箭射出,太陽無光;

三箭射出,星星躲藏。

但我並非要射太陽、星星和月亮,

我只射眾人中那漂亮可愛的姑娘某某某的心房!

咯,咯,咯! 某某某的靈魂啊,

來,跟我一起走吧,

來,跟我坐在一起吧,

來,跟我並枕同眠吧,

咯,咯,咯! 魂呀魂!


這樣重復三遍,每念一遍,就微握右掌當作話筒吹氣一遍。這樣就可把那人的靈魂捉到包頭的頭巾里來。另外還可以這樣做:在月圓之夜和月圓後的兩天夜里,每晚走到外面,坐在蟻丘之上,面向明月,焚香禮拜,口念咒文:


我給你帶來檳榔葉,

啊,兇猛的王子!

把那檸檬果放在葉上,

讓她——娛樂王子的女兒——嚐嚐。

在朝陽升起和夕陽西下的時候,

願你愛我愛得發狂。

願你像思念雙親一樣,

思念我。

願你像想念家中的住宅和階梯一樣,

想念我。

雷聲隆隆時,

想著我。

疾風呼嘯時,

想著我。

天雨時,

想著我。

雞鳴時,

想著我。

能說話的鳥兒述說故事時,

想著我。

你擡頭看望太陽時,

想著我。

你舉頭看望明月時,

想著我,

因為我就在那月亮里。

咯,咯! 某某某的靈魂呀,

到我身邊來吧。

我不想把我的靈魂交給你,

而是要你的靈魂和我的靈魂在一起。


念完咒文,就向月亮揮動頭巾;一連七次。然後回到屋里,把頭巾壓在枕下。如果白天想要戴它,便焚香祝告:“我戴著的不是頭巾,而是某人的靈魂。”

不列顛哥倫比亞的納斯河兩岸印第安人銘記著一種信念,以為醫生可能誤把病人的靈魂吞進腹中。如果哪位醫生這樣做了,別的醫生就讓他守在病人身旁,其中一人用手指探進他的咽喉,另一人用指關節按摩他的肚子,還有一人用手掌在他背上敲擊。

如果病人靈魂並不在它腹內,便對所有醫生都這樣做一遍,假如還沒找到病人的靈魂的話,那麽,就一定藏到為首的醫生的藥箱里了。於是這群醫生便一同到為首的醫生家里去拜見,請他拿出藥箱來,他按眾醫生要求拿出藥箱,取出里面所有的東西放在一張新墊子上,大家就舉起這位藥神的高徒,抓住腳跟,把他的頭放在地上的一個洞內,用水洗他的頭,然後把剩下的洗頭水全都倒在病人頭上。無疑,病人丟失的靈魂就在那水里了。

Views: 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