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蘭·德波頓《旅行的藝術》對美的擁有 (9)

我開始了語言描畫。描述性的文字非常容易地源源湧出: 辦公樓很高,其中一座的頂部就像金字塔,它兩側面有紅寶石般的亮光,天空不是黑色的,而是呈現出一種橘黃。但是由於一種寫實性描述似乎無法幫助我將景致如此動人的原因清楚地表達出來,我嘗試著用比較偏向於心理的語言去分析它的美。這片景致的特別之處似乎是那彌漫於高樓頂上的夜與霧。夜晚讓人將注意力轉向了白天被忽視的辦公樓的方方面面。在陽光的照射下,辦公樓顯得很普通,人們不會對它心生好奇,就像樓體上的玻璃不會吸引人的注意一樣。然而,夜晚卻傾覆了這種在白天被認為是普通的東西; 它允許人們看到室內的情景,並且心生困惑,一切竟然都是如此奇特,令人吃驚和令人讃嘆!辦公室象征幾千人之間的秩序與合作,同時還代表嚴格管制與煩悶無聊。官僚視角的嚴肅性在夜晚被削弱了,或者至少遭到了質疑。在黑暗中我們不禁感到好奇,活動掛圖和計算機終端有什麽用呢?這並不是說它們是多余的,只是它們在黑暗中看起來比較怪異,可疑。

與此同時,霧氣引來愁緒。霧氣彌漫的夜晚,猶如某種氣味,將我們帶回到我們曾經經歷過的,有著相同氣息的其他時刻。我想起了在大學的夜晚,沿著燈光下的運動場走回住所; 想起了那時的生活與現在的生活之間的區別,那些曾經困擾我的各種困境和失落讓我產生了一種苦樂交集的傷感。

現在車身到處都是小紙片。語言描畫的成果和我在朗戴爾谷畫的幼稚的橡樹圖之間區別並不大。然而作品好壞並不是關鍵。我至少已按照羅斯金所指出的兩個藝術目的中的一個去做了,那就是了解痛苦,並探尋美的根源。

如同他在一群學生向他展示英國鄉間旅遊時所畫的糟糕作品時所指出的: "我相信視覺比繪畫來得重要; 我寧願教我的學生繪畫,從而讓他們學會熱愛自然,而不會教他們盯著自然,從而讓他們學會如何繪畫。

Views: 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