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修《靜心:狂喜的藝術》(74)

這種片刻,這種瞥見,並不在任何人的手中,愛人對它無法做任何事情。無論他試著做什麽,都將是對整個事情的一個破壞。他不能做,因為它根本不是他所能做的事情,它只是一個自然發生的現象,它發生了,門打開了。

 

它能以很多方式發生,某個你愛的人死了,那個死亡就像一把匕首刺進了你的頭腦。過去與未來被分開了:死亡變成了一把匕首一樣在你里面。在你的深深的痛苦中,整個的過去都被切斷了,那兒沒有未來,每一件事情都停止了。你可能得到一點那神聖的、那"外面的"品嚐,但是之後,你的頭腦又開始玩把戲了。它開始哭泣,它開始做某些事情,它開始想:"我感到痛苦,因為某個人死了。"它變得去注意別的人。

但是,如果在死亡的片刻,你能只是停留在這個片刻,那麽,它有時候會發生,那麽你能瞥見某些超越的東西。在某些意外事件中,它可能發生。在一個車禍中,它可能發生突然之間,事物停止,時間停止,你無法欲求,因為沒有時間和空間讓你欲求。你的車子正從一個高處往下掉,當它往下掉的時候,你無法記得過去,你也無法欲求未來,那個片刻成了全部,在這樣的片刻,它能夠發生。

 

所以,有兩種方式,透過它們,想要超越的欲求被制造出來了。第一種是因某種方式你對那超越有了一個品嚐,但是這無法被設計;有就有,沒有就沒有。但是,一旦你有了這個品嚐,你就開始去欲求它。這個欲求可能會變成一個障礙——它"變成"了一個障礙,但是事情就是這樣開始的,首先你必須去欲求那無欲。

或者它以另一種方式發生,另一種方式是:你對那超越的並沒有品嚐,沒有!你對那超越的一點也不知道,但是這間房間已經變成了一個苦難,你再也無法忍受它了。你根本不知道那超越的,但是無論它可能是什麽,你都願意去選擇它,盡管它是未知的,因為這個房間,已經變成了一個不幸、一個地獄。你不知道什麽是超越的——那兒是否有什麽東西,那超越的是否存在,但是你再也無法留在這個房間里了,這個房間已經變成了一個受難,一個地獄。於是你嘗試,於是你開始欲求那未知的,那超越的,於是又有了欲求:逃離這里的欲求。為了那無法欲求的東西,為了達到那無法通過欲求來達到的東西,你不得不從一個欲求開始。

Views: 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