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了四五點鐘的工夫,已是黃昏時候,契默才回來。西院里昨晚談話的人們都已走了,只剩下邦秀一個人在那里。契默一進來,對著她搖搖頭說:“可惜,可惜!”邦秀問:“怎麼樣了?”他說:“你道紹慈那巡警是什麼人?他就是你的小朋友方少爺!”邦秀“呀”了一聲,站立起來。

契默從口袋掏出一本濕氣還沒去掉的小冊子,對她說:“我先把情形說完,再唸這里頭的話給你聽。他大概是怕你投水,所以向水邊走。他不提防在葦叢里躋著一個深水坑,全身掉在里頭翻不過身來,就淹死了。我到那里,人們已經把他的屍身撈起來,可還放在原地。葦子里沒有道,也沒有站的地方,所以沒有圍著看熱鬧的人,只有七八個人遠遠站著。我到屍體跟前,見這本日記露出來,取下來看了一兩頁。知道記的是你和他的事情,趁著沒有人看見,便放在口袋里,等了許久,官還沒來。一會來了一個人說,驗官今天不來了,於是大家才散開。我在道上一面走,一面翻著看。”

他翻出一頁,指給邦秀說:“你看,這段說他在革命時候怎樣逃命,和怎樣改的姓。”邦秀細細地看了一遍以后,他又翻過一頁來,說:“這段說他上北方來找你沒找著。在流落到無可奈何的時候,才去當警察。”

她拿著那本日記細看了一遍,哭得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停了許久,才抽抽噎噎地對契默說:“這都是想不到的事。在縣城里,我幾乎天天見著他,只恨二年來沒有同他說過一句話,他從前給我的東西,這次也被沒收了。”

契默也很傷感,同情的淚不覺滴下來,他勉強地說:“看開一點吧!這本就是他最后留給你的東西了。不,他還有一隻小羊羔呢!”他才想起那隻可憐的小動物,也許還在長潭邊的樹下,但也有被人拿去剝皮的可能。

Views: 2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