紹慈到樹下把水壺的塞子拔掉,和了一壺乳粉,端來灌在她口里。過了兩三刻鐘,她的精神漸次恢復回來。在注目看著紹慈以后,她反驚慌起來。她不知道紹慈已經不是縣里的警察,以為他是來捉拿她。心頭一急,站起來,躡秧雞一樣,飛快地鑽進葦叢里。紹慈見她這樣慌張,也急得在后面嚷著:“別怕,別怕。”她哪里肯出來,越鑽越進去,連影兒也看不見了。紹慈發楞一會,才追進去,口里嚷著:“救人,救人!”這話在邦秀耳里,便是“揪人,揪人”,她當然越發要藏得密些。

一會兒葦叢里的喊聲也停住了。邦秀從那邊躲躲藏藏地躡出來。當頭來了一個人,問她:“方才喊救人的是您麼?”她見是一個過路人,也就不害怕了。她說:“我沒聽見,我在這里頭解手來的。請問這里離前頭鎮上還有多遠?”那人說:“不遠了,還有七里多地。”她問了方向,道一聲“勞駕”,便急急邁步。那人還在那周圍找尋,沿著岸邊又找回去。

邦秀到大悲院門前,正趕上沒人在那里,她怕廟里有別人,便裝做叫化婆,嚷著“化一個啵”,契默認得她的聲音,趕緊出來,說:“快進來,沒有人在里頭。”她隨著契默到西院一間小屋子里。契默說:“你得改裝,不然逃不了。”他於是拿剃刀來把她的頭髮刮得光光的,為她穿上僧袍,儼然是一個出家人模樣。

契默問她出獄的因由,她說是與一群獄卒串通,在天快亮的時候,私自放她逃走。她隨著一幫趕集的人們急急出了城,向著大悲院這條路上一氣走了二十多里。好幾天挨餓受刑的人,自然當不起跋涉,到了一個潭邊,再也不能動彈了。她怕人認出來,就到葦子里躲著歇歇,沒想到一躺下,就昏睡過去。又說,在道上遇見縣里的警察來追,她認得其中一個是紹慈,於是拼命鉆進葦子里,經過很久才逃脫出來。契默於是把早晨托紹慈到縣營救她的話告訴了一番,又教她歇歇,他去給她預備飯。

好幾點鐘在平靜的空氣中過去了,廟門口忽然來了一個人,提著一個筐子,上面有大悲院的記號,問當家和尚說:“這筐子是你們這里的麼?”契默認得那是早晨給紹慈盛小羊羔的筐子,知道出了事,便說:

“是這里的,早晨是紹老總借去使的,你在哪里把它撿起來的呢?”那人說:

“他淹死啦!這是在柳樹底下撿的。我們也不知是誰,有人認得字,說是這里的。你去看看吧,官免不了要驗,你總得去回話。”契默說:“我自然得去看看。”他進去給邦秀說了,教她好好藏著,便同那人走了。

Views: 19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