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菁·欲望與思考之旅:中國現代作家的南洋與英美遊記研究(52)

第二節“新大陸”之現代性欲望敘述


我們認為,遊記一般是對一個地方或國家形象的描寫,通過這個形象的描述,作者希望宣傳或要表達些什麽,如文化的、社會的、意識形態的觀念或看法。因此,我們在分析一篇遊記時,不僅是要探討遊記作者描寫了什麽?是怎樣描述的?而且,關鍵是,我們要探討遊記者描述的形象或地方感覺所要向讀者表達什麽?帶有什麽目的?帶著這些思考,我們來分析梁啟超在《新大陸遊記》中所體現的寫作動機和情感傾向。梁啟超的這部《新大陸遊記》並不是最初的原貌。從美國回返日本後,梁啟超花了兩個月的時間修改和整理而成。關於這點,作者在此遊記的“凡例”中有所交待說明:

“茲編本遊歷時隨筆所記,但叢稿盈尺,散漫無紀,令讀者有恐臥之想。故返日本後,以兩旬之力重理之。”“中國前此遊記,多紀風景之佳奇,或陳宮室之華麗,無關宏旨,徒災棗梨,本編原稿中亦所不免。今悉刪去,無取耗人目力,惟歷史上有關系之地特詳焉。”34由此可見,梁啟超這部《新大陸遊記》是有明確的寫作方法和目的,即是讓一切紀遊記蹤服務於寫作宏旨。我們認為,所謂寫法和寫作目的必須通過語言

表達出來,這就意味著語言不只有表情達意的功能,更重要的是它具有語言意識,即作者憑借語言意識表達目的或觀念等。因而,我們在分析作品時需要通過語言意識的分析判斷、揭示作者在其作品中所要宣傳或贊同或寫作的目的。語言意識不僅包容著觀念、價值判斷等,它還體現為作者如何寫的意識,甚至包括遣詞造句修辭手法等的運用。


我們認為,梁啟超在對新大陸的所見所聞的敘述中,具有很強的語言意識。其敘述語言既不晦澀模糊,也沒有雙關、掉書袋用典之類,可說通俗易懂,明顯不同於先前的遊記散文的語言色彩。 在我看來,梁啟超這樣寫,就是在想象著如何讓更多的讀者容易看懂,從而讓更多的國人了解西方世界。基於要向國人介紹“新大陸”世界的目的,因而,梁啟超在敘述新大陸的遊程時把重點放在描述新世界的“新”上。由上面小節的分析,我們可以這樣概而言之,其“新”具體表現在社會、政治、經濟、資本主義思想、學說以及大都市生活的各個方面。與當時中國的情況相比,這些顯然十分現代,並具有進步的意味。我們看到,梁啟超對新世界的敘述,往往敘述中有論有議,筆帶情感,且帶著對中國問題的深切關懷,因而敘述、議論、抒情中交織強烈的欲望色彩。


不僅如此,“新大陸”的語言意識,不僅體現在遊記敘述中、評論中,而且也成了一種敘述的方法。如作者在《新大陸遊記》開篇設計的,把焦點放在有關“宏旨”的描述上,對那些無關“宏旨”的所見,如風土人情、異國情調等作盲視或冷卻處理。這可由作者對遊哈佛一節的敘述可見一斑。梁啟超在遊哈佛之前,一直在紐約遊觀。紐約雖然繁盛現代,但他並不習慣大都市的快速的生活節奏,而且高速運轉的轟鳴聲、喧囂聲也使他感到耳鳴目眩、不得安寧。然而,梁啟超一到哈佛,他就感到“如入

桃源,一種靜穆之氣,使人翛然意遠”。接著,他描述道:“全市貫以一淺川,兩岸佳木競蔭,方草如簀。居此一日,心目為之開爽,志氣為之清明。”35顯然可見,哈佛清幽寧靜的環境使他一直繃緊的身心得到舒展,無疑正合他口味,以至情不自禁破例寫了幾句似乎無關“宏旨”之話,但抒懷描景還沒展開,其激情很快就被理智抑制,敘述又恢復到有關“宏旨”的敘述,表現出很清醒的語言意識。


閱讀《新大陸遊記》,我們還注意到,“變化”是梁啟超在其中的核心敘述。在他的描述中,新大陸是一片神奇的土地,充滿著許多奇跡般的變化,也就是從原始、荒涼、落後等到現代、繁盛、進步等的變化。紐約、波士頓等大都市的變化自不待說,就是那些交通不發達、偏遠的地區,在短短的時間內也發生了巨大變化。很有意識的是,作者在這些變化的敘述中包含著對變化合理性的、發展的、進步等觀念的判斷。如“遊芝加高”這節,主要描述的就是“芝加高”的變化史。十九世紀上半期的芝加高,只是一個“三家村而已”,然而,數十年間,就一躍而為美國第四大都市。繼而作者說:“由此觀之,美國諸市,皆歲歲進步”。36對於變化的合理性描寫,作者往往是通過絕然不同的兩幅圖畫對比,說明由落後到先進的變化,以此表達價值判斷和欲望。



第三節 英國之旅:現代性欲望之幻滅感



1918 年梁啟超以巴黎和會中國代表團會外顧問的身份訪問歐洲,途中遊歷意大利、瑞士、巴黎等城市,然後到英國旅居一年有余。《歐遊心影錄》就是這次遊歷之作。作者以耳聞目睹、親身考察的事實,向人們介紹歐洲資本主義世界在第一次世界大戰的淒殘衰敗景象,並把科學發達說成是戰爭的罪惡根源,大叫要用東方精神文明去挽救西方資本主義物質文明的破產。與《新大陸遊記》相比表述了很大不同的基調,流露出對現代性的幻滅之感。


倫敦之旅是其中一站,所呆時間最長,因而紀遊記蹤頗有篇幅。梁啟超這次遊歷正值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後,歐洲各國深受其創傷,到處是一片蕭條衰敗景象,所以遊記調子陰郁壓抑。梁啟超到倫敦的時候,正好是深冬季節,深冬陰冷灰暗使戰後的倫敦看上去更有幾分蕭殺之氣。作者在首節就對霧中的倫敦作了陰慘的描述:“我們繞登岸,戰後慘淡淒涼境況,已經觸目皆是。”37雖然,梁啟超一行住的旅館屬於上等,但因為戰後物質匱乏,就連用於取暖的煤的供應也十分有限,更談有不上其他高等享受。

Views: 3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