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從此小驢車旁就只剩下這位不起眼的主兒了。

但小驢肉陳卻沒有娶到老婆似乎隨著爹死媳婦兒也就跟著飛了,當然跟著也就把老驢肉陳的孫子給耽誤了。您哪!這小子羅鍋得厲害,彷彿連聲兒也給窩回去了,天生的結巴。沒了那市井好漢給他作主,誰還再願把閨女嫁給這小窩囊廢?

可那位主兒還是視而不見、旁若無人,一把鼻涕,一把眼淚,摟著小瘸驢兒哭得更痛心了。致使白三爺一看,得意之情頓時全消,悲切之意片刻即起,眼含熱淚,急切地跨前一步。無語凝視片刻,這才手扶著乾隆爺留下的御拴馬石,強忍哀傷,輕輕地呼喚上了:

「陳爺!……」

陳爺?是誰首次這樣親切地、恭敬地、厚道地、尊重地、誠懇地、恰當地稱呼這位殘缺、邋遏、窩囊、不起眼兒,卻又關係大褲襠榮辱的主兒?白三爺?因而這兩個字兒剛一出口,便引起了一片巨大的連鎖反應。不但圍觀者「陳爺、陳爺」地為之迴盪,就連小瘸驢兒也跟著長吁短歎地相呼應了。

當然,陳爺的失聲號陶也絕不亞於這聲勢。

「陳爺……」又是悲悲慼戚的一聲。

「哦、哦哦哦,」哭聲中文文的結巴,「我的驢、驢、驢啊!……」

「它還在!」白三爺柔情地提示。

「早、早早早,」抽泣中時時地打呃,「早死、死、死啦……」

「誰說的?」白三爺斷然否定。

「是、是是是,」淚水中長長的拖腔,「是沒、沒、沒了……」

「這不是!」白三爺著重地一點。

「哦?」號陶頓止。

「您瞧瞧!」白三爺還在提示,「這小驢兒的身板兒、個頭兒、毛色兒?再瞧瞧這白嘴頭子、瘸驢蹄子、怪脾性子?」

「這、這……」顯然懵了。

「不信是不?您再問問它自個兒!」白三爺照准瘸驢屁股就是三下。

長吁短歎,似在呼應,搖頭擺尾,彷彿首肯去。可那位主兒還是視而不見、旁若無人,一把鼻涕,一把眼淚,摟著小瘸驢兒哭得更痛心了。致使白三爺一看,得意之情頓時全消,悲切之意片刻即起,眼含熱淚,急切地跨前一步。無語凝視片刻,這才手扶著乾隆爺留下的御拴馬石,強忍哀傷,輕輕地呼喚「陳爺!······」

陳爺?是誰首次這樣親切地、恭敬地、厚道地、尊重地、誠懇地、恰當地稱呼這位殘缺、通遏、窩囊、不起眼兒,卻又關係大褲襠榮辱的主兒?白三爺?因而這兩個字兒剛一出口,便引起了一片巨大的連鎖反應。不但圍觀者「陳爺、陳爺」地為之迴盪,就連小瘸驢兒也跟著長吁短歎地相呼應了。

當然,陳爺的失聲號陶也絕不亞於這聲勢。

「陳爺……」又是悲悲慼戚的一聲。

「哦、哦哦哦,」哭聲中文文的結巴,「我的驢、驢、驢啊!……」

「它還在!」白三爺柔情地提示。

「早、早早早,」抽泣中時時地打嘔,「早死、死、死啦……」

誰說的?」白三爺斷然否定。

「是、是是是,」淚水中長長的拖腔,「是沒、沒、沒了……」

「這不是!」白三爺著重地一點。

「哦?」號陶頓止。

「您瞧瞧,白三爺還在提示,「這小驢兒的身板兒、個頭兒一毛色兒?再瞧瞧這白嘴頭子、瘸驢蹄子、怪脾性子?」

「這、這……」顯然槽了。

「不信是不?您再問問它自個兒!」白三爺照准瘸驢屁股就是三下。

長吁短歎,似在呼應,搖頭擺尾,彷彿首肯。

「哦、哦哦……」小瘸驢又一次被摟緊了。

「您還呆在這兒幹什麼?」白三爺顯得更通情達理,「還不牽回府上,愛怎麼親熱就怎麼親熱去!」

「您、您您……」結巴裡已全剩下了感激。

「瞧您!」白三爺變得更落落大方了,「這論誰和誰呀?大褲襠胡同裡誰不知道:我爹和您令尊還拜過把子呢!從小兒一個鍋裡掄馬勺兒,咱倆不也就像親弟兄嗎?您,您牽走!您牽走!」

「好、好人哪……」這位差點兒跪倒。

圍觀者還沒反應過來,白三爺已經從御拴馬石上解開驢韁繩,謙恭而又豪爽地遞在這位手裡,留下一大群傻帽兒站在那裡發懵,他陪同這位打道回府了。

小瘸驢馱著一個又一個謎在前頭走,白三爺頗有分寸地在驢屁股後慢慢跟著。 但那臉上的笑紋兒卻越來越密了,似乎越繃就越繃不住。突然,有誰從身後拍了他肩膀一下,猛一回頭,啊!就見一位洋裝小伙子緊跟在自己身後,還沒等他開腔,這小匪派兒已經主動搭上話了:

「等等!茶樓上有人找您!」

「哦……」白三爺一怔。

Views: 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