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德忽然從睡夢中醒來,睜開眼向四周張望,到處都是緊靠著牲畜身邊睡著了的士兵。這一個個由士兵和駱駝馬匹組成的群像,就像是已經在沙漠中存在了幾千年一樣,與石雕並無差別。他們一動也不動,讓人懷疑生命是否已從他們的驅體中消亡了。行德疲勞已極,加上連日來睡眠不足,他也一動不動地靠在一匹馬的身邊,只是睜著眼睛。行德將頭微微地轉動了一下,一串像鏈條似的駝隊映入了他的眼簾。看上去大約有一百多頭駱駝。駝隊離得很遠,看得不太清楚。

行德思忖,這支駝隊是從哪里來的呢?駝隊正在朝這個方向走來,距離太遠,還不知要花多少時間,他們才能走過來。駝隊走到一個沙丘的腳下,行德看不到他們了。過了很長時間之後駝隊再次露面,這時他們已經離得很近了。

行德睡眼朦朧,突然他看到一頭駱駝的背上樹著一面旗子,上面有“毗沙門天”的標記。

 

可能是尉遲光的商隊。行德站起身來,朝著商隊的方向走去。商隊停止行進,從隊列中走出三個男人,看著朝他們走來的行德。行德大聲喊道:

“尉遲!”

其中一人聞聲後大步奔跑過來。真是尉遲光!

“喂,你們這次是要移駐沙州吧?”

尉遲光開口就問。行德沒有回答,反問他們要去哪里。

“我們?我們是去瓜州。”


尉遲光還是從前的老樣子,一臉的傲氣。行德告訴他說:

“瓜州城已被燒成一片灰燼了。”

接著他又將瓜州兵變簡要地說了一遍。尉遲光眼睛一眨也不眨地聽行德把話說完,深深地嘆了一口氣說道:

“看來此番不能去了。”


他緊緊地盯著行德,又說:

“真是做了一件蠢事,世上還有比這更愚蠢的事情嗎?好好地聽我說。西域的回教徒正在起兵叛亂。在我的家鄉于闐,取代了尉遲家族的李氏一門已被回教徒宰盡殺絕。不久回教徒就要來犯沙州。一個月之內,回教徒的象軍就會踏平沙州城。沙州城里的傻瓜還不信我的話,他們會親眼看到這一天的。所以我們將全部的財產都從沙州搬了出來。”

 

說到這里,尉遲光咽了一口唾沫,

“真是蠢!這下子我們怎麽辦,西邊有回教徒向東殺來,而東邊又有西夏軍向西殺來。叫我們往哪里躲?混蛋!”

好像責任都在行德身上一樣,尉遲光緊緊地盯著行德。

行德還是第一次聽到西域回教徒的動靜。尉遲光在西域諸國周遊多年,對西域十分熟悉,他的話不會是毫無根據的。

尉遲光心里著急,毫不猶豫地朝著自己的駝隊走去。行德這才想起,這件事應該向朱王禮稟報。士兵人群中有人睜開了眼睛,但也還有不少的人仍在酣睡。

 

行德來尋朱王禮,他正在離隊列不遠的地方與曹延惠談話。行德走上前去,把尉遲光的話對他們復述了一遍。朱王禮只是對行德瞥了一眼,好像對這種愚蠢的事根本不屑一顧。延惠聽著行德的話,臉色就變了,冷冷地說道:

“時運多蹇,難以預料。常言道‘禍不單行,福不雙至’也許尉遲光所言並非誑語。現在東有西夏軍鐵騎,西有回教徒象隊,前途不堪設想啊。”


延惠抱著頭,一屁股坐在地上,喪氣地嘆道:

“我幼時也曾看見過大象。那是一頭西域向大宋進貢的大象,從沙州路過。此物身高力大,若是士兵騎上打仗,定有萬夫不擋之勇。”

延惠此時方寸已經大亂,狂叫道:

“吾等死無葬身之地也!”

Views: 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