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娃從碗底仰起頭來,嗚哇一聲從喉腔裏暴發出來,連忙放下剛剛舔過的碗,三兩步搶到臺階上,嘴裏便噴發出一股濁流,肚腹裏翻江倒海似地扭結翻攪,連續噴淺出一股又一股濁流,剛剛吃進肚裏的麻食全部嘔吐出來,在院庭的濕地上滑動蠕流。黑娃停止嘔吐心腹平靜之後,用手掌抹擦了噎出的眼淚,沒有說話。他想,這下黃掌櫃親眼看見了,他的舌頭是不能適應舔碗的良好習性的,這下再不會強逼他接受舔碗的習性了。不料,黃掌櫃對他的嘔吐無動於衷,更不驚奇,緩緩地從地包天嘴唇裏拔出石頭煙嘴兒,平淡無奇地說:“吐不要緊,再舔幾回就習慣了,習慣了自然也就不吐了。”

連著兩三天,早飯和午飯,黑娃默不做聲地吃飯,默不做聲地舔碗,舔著舔著就嘔吐起來,頭一天尚可舔到碗底,一天比一天一頓比一頓舔的面積更小,就吐,直到最近一次舌頭剛挨著碗沿兒,腹腔裏便猛烈一震,把吃下的飯饃反彈出來。黑娃想,舔碗不僅沒有進步,反而一天比一天退步,再一次對自己修煉這個良好習性產生了動搖,求饒似地對黃掌櫃說:“我怕是學不會舔碗了。”

黃掌櫃毫不動搖繼續鼓勵他說,“能學會。我能學會你也就能學會,人都能學會,因為人的舌頭都是肉長的。”

黑娃說:“我一舔就吐,舌頭一挨著碗沿就惡心……”

黃掌櫃說:“吐到不吐得有個過程,這跟修煉功夫一樣。我娃他媽剛過門時也不會舔碗,也是一舔就吐,舔了半年吐了半年,後來就不吐了,而今舔得比我還老到。”

黑娃心裏猛地一沈,要是舔半年碗吐半年飯,自己還能活不能活?

 

吃了舔舔了吐的日子強撐硬掙著又過了半月,黑娃的身體徹底垮下來。吐了以後他就重新吃個豌豆面饃,吃饃無需再舔碗,自然不會再吐。這種豌豆面饃不單愛生屁,石頭一樣硬的茬口令人望而生畏,一天三頓嚼食的結果是口腔糜爛,堅硬的饃茬子蹭得口腔內皮脫落出血潰爛,連舌頭都被感染生出一層密密麻麻的小膿泡兒,他無法進食了。他空著肚子扛著工具到了地頭,已經強烈的日光曬得頭腦發昏,眼睛一陣陣發黑,渾身酸軟無力心慌氣短,滿臉虛汗湧流不止,強撐到吃午飯時收工回家,他沒有去吃飯,徑直走進牛圈撂下工具躺到炕上一動不動。

黃掌櫃走進牛圈來叫他吃飯,見狀哈哈大笑:“撐不住了哇?哈呀這是一道關,撐過這道難關就沒事了。走!吃飯去,越吐越吃越吐越舔,人就把自己的壞毛病改掉了,就把好習性養成咧!”

黑娃有氣無力地坐起來:“掌櫃的你快吃飯吧!我嘴裏生瘡了吃不成飯。”

黃掌櫃說:“把飯晾涼就能吃。”

黑娃又重新提出最初的打算:“黃掌櫃你甭讓我舔碗,我情願年底少開二斗。工錢糧,全當我不舔碗糟踐的糧食……”

“不不不不不!”黃掌櫃說,“我跟你想的正好相反,只要你舔碗,我不光不扣你二鬥,年底給你再加上二斗。你這下明白我的好心了吧?”

外加二斗糧食的獎賞已不能使黑娃動心,而是擔憂這種日子難以為繼,終於再次說出自己只好離去的打算,態度堅決而話語卻很委婉:“黃掌櫃你是個好主家。你讓我舔碗也是為我好。我試著舔了學不會這好習慣,我硬撐了一月時光還是學不會。我而今弄成這病懨懨的式子給你幹不動活兒,我白吃飯不幹活兒咋能成?”

黃掌櫃說:“抗兩天沒啥事咧!”

黑娃依然誠懇地說:“我不舔碗你受不了,你都難受得憋下病了。硬叫我舔碗我也受不住,吃了舔舔了吐我身子撐不住,給你幹不動活我心裏難為情。我想來想去,你另找個舔碗的長工,我另找個不叫長工舔碗的主家,都好受些。”

黃掌櫃短胳膊一揮:“算咧算咧!從今日起你甭舔碗了。”

黑娃尚不知道,去年黃掌櫃雇下一個長工,因為無法學成舔碗的好習慣而中途辭職。黃掌櫃半路上不好再雇長工,只好臨時叫短工幫忙做務莊稼。如果黑娃今年再辭職,下一年雇工都可能困難。黃掌櫃便妥協了。

Views: 1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