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靈鳳《太陽夜記》·櫻桃的鄉情

最近從內地已有新熟的櫻桃運到了。

詩人范成大有句云:「楝花來石首,谷雨熟櫻桃」。櫻桃是農曆三月當令的果物,今年的「谷雨」是三月初四,應該在內地上市已久了。但這位喜歡以農村歲時景物人詩的南宋詩人,他的家鄉是蘇州,詩中所詠的該是江南蘇常一帶的情形。

到了大江以北,以至齊魯一帶,由於氣候不同,果物的成熟自然與江南先後不同。這次運到海外來的櫻桃,就不是江南的,而是山東的產品。我國北方種植櫻桃的果園很多,不下於江南。北京有一處地方就稱為「櫻桃溝」,因為山坡兩側遍種櫻桃而得名。

北方的櫻桃與江南的品種略異。這次運來的山東櫻桃,顆粒較大,果身橢圓,像一隻小荷包,不似江南的小而渾圓。

櫻桃並不是什麼特別好吃的果物,但它的形與色很可愛,小而圓潤,成熟的作朱紅色,未熟透的作蠟黃色,我國古代詩人形容它盛在白瓷大盤裡的情形,像敲碎了的瑚瑚,再加之櫻桃在春天熟得很早,因此一向成為一種很受重視而有名的果物,若說到它的滋味,是沒有什麼特點的,甜而已矣,滋味是遠遠比不上楊梅、枇杷等等果物的。

但我在感情上對櫻桃一向有一點特別好感,是另有一種原因的。我並不愛吃櫻桃,它的形色可愛也還不致使我要形諸筆墨。我見了櫻桃,提到了櫻桃就特別感到親切,是因為我們家鄉的玄武湖一向以出產櫻桃著名。玄武湖上有許多小洲,洲上的居民以種植櫻桃為業。櫻桃樹是不高的,枝葉低垂,有點像荔枝樹那樣。春深了,洲上的櫻桃成熟,在細碎密茂的綠葉之中,一簇一簇的紅櫻桃真像是珊瑚珠。這種情景,從小到大,從大到老,都使我難以忘記。這裡面有詩情,有畫意,更有鄉情。

玄武湖俗稱後湖。孩子時代,春天到後湖玩一次,是一件大事。那時湖上的小洲各不相連,要用小船互相來往。後來大了學畫,春天從上海回到家鄉去旅行寫生,玄武湖上盛產櫻桃的那些小洲,有些已有堤岸銜接起來,稱為「五洲公園」。最近一次回鄉,是解放後十多年的事,鄉音未改,家鄉的面貌卻起了天翻地覆的變化,遊子老了,家鄉卻顯得更年輕。以玄武湖來說,現在已正式稱為玄武湖公園,昔日是長年蘆獲蕭蕭的洲渚,現在已經四處是寬闊的垂楊堤岸,互相銜接。櫻桃樹固然多,但是別種的花樹更多,已經建成一座美麗幽靜的大公園了。

從一顆朱紅色的櫻桃看家鄉,我看出了無限親切的鄉情。

Views: 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