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來《草木的理想國:成都物候記》章 荷(上)

荷葉密密地覆蓋了水面。它們交疊著,錯落著,被陽光所照亮:鮮明,潔凈,馨香。在這個日益被汙染的世界,喚醒腦海中那些美麗。

今年的天氣總歸是奇怪的。雨水說來就來,從不經醞釀與鋪墊。而且,總是很暴烈地來。緊接著,不經過渡就是一個大晴天,氣溫扶搖直上,酷熱難當。天氣預報把這叫做極端天氣。好像天上的雨師雷神差不多都成了奉行極端主義的恐怖分子了。

8月1日那天,中午出門還想著要不要穿雙防雨的鞋和防雨的外套,不想三四點鐘時走到街上,空中陰雲瞬間蹤跡全無,艷陽當頂。天氣預報次日是一個晴天,再次日,暴烈的雨水又要回來。就想該趁明天的晴朗去看看荷花了。暴雨傾盆的時候,我就有些憂心,妖嬈的荷花如何經得住這般如鞭雨線的抽打。天老爺再極端幾回,今年的荷花怕就看不成了。

於是,決定第二天去看荷花。

成都市區里沒有大片的安靜水面,到哪里去看荷花?先想到東郊的荷塘月色。前幾年吧,以荷塘月色命名的新鄉村建設剛剛完成,當地政府曾請了若干人等前去參觀。他們是要招些畫畫的,弄音樂的人去住在湖邊,結果把我這個整天在鍵盤敲字的人也誤人了名單。詢諸友人,我被嘲笑了,說,看荷花怎麽不去桂湖?我恍然大悟,桂湖,1對,桂湖1里邊還有一座楊升庵祠的桂湖!

寫成都物候記這麽久,想找一個與成都本地出身的文人相關的場所竟不可得,卻偏偏忘了這多桂花也多荷花的桂湖!今天的成都,早已不是當年圍著九里三分城墻的那個成都,也不是破了城墻,用一環二環三環路繞著的成都,而是一個實驗著城鄉一體化的包含了若干區縣的大成都!過去位於成都北郊的新都縣已是成都市的新都區了!

2日這天,且喜天朗氣清,且喜交通順暢。不到一小時,車就停在了桂湖公園門前。買30塊錢票人得門來,圍墻與香樟之類的高樹遮斷了市聲,一股清涼之氣挾著荷葉的清香撲面而來。穿過垂柳與桂花樹,來到了湖邊。荷葉密密地覆蓋了水面。它們交疊著,錯落著,被陽光所照亮:鮮明,潔凈,馨香。在這個曰益被汙染的世界,喚醒腦海中那些美麗的字眼。樂府詩中的,宋詞中的那些句子在心中猛然蘇醒,發出聲來。感到平靜的喜悅滿溢心間。在水邊慢慢端詳那些美麗荷葉間的粉紅的花朵,看它們被長長的綠莖高擎起來,被雨後潔凈的陽光所透耀。也許來得早了一些,荷葉間大多還是一枚枚飽滿的花蕾:顏色與形狀都如神話中的仙桃一般。而那些盛開的,片片花瓣上,陽光與水光交映,粉嫩的顏色更加妖嬈迷離。古人詩中所謂“映日荷花別樣紅”,想必描繪的就是這種情景。陽光不止是直接透耀著朵朵紅花,同時還投射到如一只只巨掌的荷葉上,落在綠葉間隙間的水面上,而受光的葉與水,輕輕搖晃,微微動蕩,並在搖晃與動蕩中把閃爍不定的光反射到嬌艷的花朵上。我用變焦鏡頭把它們一朵朵拉近到眼前,細細觀賞那些閃爍不定的光線如何引起花朵顏色精妙而細微的變幻。鏡頭再拉近一些,可以看清楚花瓣上那些精致紋理,有陣微風使它們輕輕搖晃時,便有一陣香味淡淡襲來。而那些雕萎的花朵,花瓣脫落在如巨掌的荷葉上,露出了花芯里的絲絲雄蕊,和雄蕊們環繞的那只淺黃色的花托。圓形花托上有一只只小孔,雌蕊就藏在那些小孔中間。風或者昆蟲把雄蕊的花粉帶給藏在孔中的雌蕊。它們就在花托中受精,孕育出一粒粒蓮子。當風終於吹落了所有的花瓣,花托的黃色轉成綠色,一粒粒飽滿的蓮子就露出臉來,一朵花就這樣變成了蓮蓬,采下一枚來,就可以享用清甜的蓮子了。只是,在這里,這些蓮蓬也只供觀賞,

至少我自己不會有采食之想。倒是想起了古人的美麗詩詞:

灼灼荷花瑞,亭亭出水中。

一o孤引綠,雙影共分紅。

Views: 2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