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先生”,那人忽然顯得很正經:“你這是幹什麽的?”

“你在問誰?”對方反問。

“就問你,黃先生。”

“我不姓黃!”

“你幹嗎又不姓黃呢?”

“我不姓黃就不姓黃!”對方顯得是生氣了:“告訴你說,我姓張。”

“啊,張先生,您貴姓呢?”

就像這樣神乎其神地瞎扯,扯了半天,然後才拍到本題。

“你是幹什麽的?張先生”。

“說相聲的”。

“什麽是說相聲的?”

“就是說、笑、逗、唱,給先生們解悶消愁,延年益壽。先生們在公事上受了累,到這兒來坐住聽我們逗樂,心里一高興,全身的輕氣上升,濁氣下降……”

說得天花亂墜,“亦莊亦諧”,這算是他們的“開場白”。接著就或是唱或是說。他們唱的,大概是什麽“十八扯”,“姜太公賣白麵”……等等,或是把舊劇中的某一段抓來亂演,鬧得一塌糊塗,使聽眾笑得前仆後仰。至於“說”,則一個人的“獨白”,在滑稽中帶諷刺;要是兩人對說,則總有一個人裝得傻木溜鳩,專門來吃虧的。譬如剛才的“開場白”說完,他們又問探了半天,原來才是街坊;他們又一問一答地說出來,因為說“相聲”,整天都在外面,晚上要很遲才回去,所以彼此雖是街坊,都沒有見過面。

“啊,這樣說來,你我簡直是親哥兒倆!你的爸爸就是我的爸爸,你的媽就是我的媽”,每說一句對方都好像受寵若驚地答應著,最後聽說:“你的媳婦就是我的媳婦”,態度就突然變了:

“那可不成!我的媳婦不能是你的媳婦!”

就這樣說下去,差不多盡在封建關係上做文章,一個總在占便宜,一個總吃虧,就這一反一覆地使聽眾發笑。

“獨白”也有對於某種人極盡尖酸刻薄的描述的,譬如要表現“老西”(山西人)的見小,他就說出一段故事來,在開始的時候,照例總是要聲明一番的:

“我說的是我們那塊兒的,要是在坐的有山西人,都是我的爺爺!都是我的老祖宗!”

大概說是一個“老西”,接到他家里的信,知道他的媳婦給他養了一個私生子,所以他不能不趕回去。雖是在外面找了不少的錢,但捨不得花銷,不敢坐車,背起包袱來走。走到中路,遇到一條大河,走不過去了,只得叫船來渡他。

“勞您的駕,您把我渡過去。”

但撐船的知道“老西”的毛病,說話盡管甜,錢是不拿出來的。

“渡過去也不打緊,只是要先給過渡錢。”

“老西”看到沒辦法,只得問:“你要多少錢?”

“一百子兒。”

“十個子兒成不成?”說著就要脫鞋,“要不成我就要走過去。”

船老板不答應,“老西”就把襪子脫了,一只腳已經踏在水里,才又問:“二十子兒成不成?”對方不答應,又把那隻腳也踏進水去,“三十子兒成不成?”回答還是“不成!”於是又向河里走了幾步,水淹了腳腿了,老西又問:“四十子兒成不成?”就像這樣一邊往河中走,一邊在添價——水淹到大腿,船價添到五十;淹到肚子,添到六十;淹到心口,添到七十;船老板不答應,“老西”仍然向河心走;河中的浪頭太大,老西撐持不住,立刻就要被水沖倒了,他不叫“救命!”還伸起雙手來問:

“八十子兒成不成?”

Views: 2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