陀思妥耶夫斯基·性格溫和的女人(3)

 “您這人有點怪……我壓根兒就不想對您說這樣的話……”

她想說的是:我沒有料到您是一個受過教育的人,但是她沒有說出來,不過我知道她是這麽想的。我使她感到非常滿意。

“您看見了吧,”我說道,“人在任何場所都是可以做好事的。我當然不是說我自己,我們假定,我除了壞事以外,什麽事我也沒做,但是……”

“當然在任何場所人都是可以做好事的。”她用尖銳的目光迅速望著我說道,“正是在任何地方,”她突然補充這麽一句。啊,我記得,所有這些瞬間發生的事情,我都記得清清楚楚!而且我還想補充一句:當這些青年人,這些可愛的青年人,想說這樣聰明而又感人的話的時候,他們的臉上馬上就會過分真摯而又天真地露出這種神情來,仿佛說:“聽吧,我現在就對你說聰明而又感人的話。”而且這樣做並不是像我們兄弟那樣,出於虛榮,而你可以看到,她自己對這一切看得極其重要,而且相信這一切,尊重這一切,還認為您也會像她那樣,尊重這一切。啊,真誠!這就是他們勝利的法寶。

而在它里面包含著多麽美妙的東西啊!

我記得,什麽也沒忘記!她一走出去,我馬上就作出了決定。就在當天,我去作了最後一次的搜索,打聽到了她其余的一切情況和她現在的底細;至於她過去的全部底細,我已經從盧凱里婭那里了解清楚。盧凱里婭當時在她們家當傭人,幾天前已經被我收買。那個底細是非常可怕的,我不明白她在那樣可怕的境況之中,怎麽還能像剛才那樣發笑,還能有興趣打聽米菲斯托菲爾的話。不過,她是青年人!我當時懷著自豪和高興的心情,想到她的正是這一點,因為這里有的正是度量的寬宏:即便是處在生死的邊緣上,偉大歌德的語言依然光芒四射。青春,哪怕是一點點,即便是走上了邪道的,仍然總是寬宏大量的。我這是說她,說她一個人。最重要的是,我當時已經把她看成是·我·的了,而且並不懷疑我的強大力量。你們知道,一旦你無所懷疑的時候,這想法就是極其富有誘惑力的了。

但是,我出了毛病啦。如果我這樣下去,那麽什麽時候我才能把思想集中起來呢?快,快——問題完全不在這里,啊,天哪!


Ⅱ求婚


關於她的“底細”,我所了解的,可以用一句話說清楚:父母都已死去,而且死得早,三年前就死去了,她便留在兩個不大守規矩的姑姑家。我要說,把她們叫做不大守規矩的人,還不太確切。一個姑姑是個寡婦,家庭人口多,有六個孩子,而且一個比一個小;另一個是老處女,為人可惡。兩個都很不好。她父親是個官員,但是文書出身,充其量只是個人獲得一個貴族的稱號,總而言之,一切都與我很般配。

我似乎也出自上流社會:不管怎麽說,好歹總是個威名赫赫的步兵團退役的上尉,一個世襲的貴族,不依附於人等等,至於當鋪嘛,她的姑姑們只能對它表示尊敬。她在姑姑家奴隸般地干了三年,盡管如此,她還是在什麽地方通過了考試——她是從日常繁重勞動中抽出時間來參加考試的,而且順利獲得通過。從她這一方面來說,這至少說明她是努力上進、追求高尚與崇高的!你知道我為什麽想同她結婚嗎?不過,關於我的事情,不值得一提,留待以後再說吧……問題莫非就出在這里!她教姑媽的孩子讀書認字,縫衣服,後來不僅縫衣服,而且喂奶、擦地板。他們甚至揍她,罵她白吃他們的面包,最後他們打算把她賣掉。呸!那些骯髒的詳情細節,我就不去講它了。

後來她把所有的情況都詳詳細細告訴了我。隔壁的一個胖掌櫃觀察這些事已經整整一年,全都看在眼里。此人還不是一般的店老板,而是開有兩家雜貨店呢。他已經折磨死兩個老婆,正在物色第三個,於是就看中了她,說她“性格文靜,生在貧苦人家,而我呢,之所以結婚,是為了失去母親的孩子。”的確,他有幾個沒娘的孩子。他派人來說媒,同她的兩個姑母勾結在一起。再說他已年過五十,所以她怕得要死。現在她常來找我,商量在《呼聲》報上登廣告的事。

最後,她請求兩位姑姑給她點時間考慮考慮。她們給了她一點點時間,但只給一回,第二回就不給了,她們說:“就是沒有你這張多余的嘴,我們也不知道吃什麽呢。”這些情況,我①指不能世襲的貴族。

已經全知道了,當天早晨談話以後,我就作出了決定。那天傍晚,那個商人來了,從店里帶來了一磅價值半個戈比的糖果;她和商人一起坐著,我把盧凱里婭從廚房里叫出來,吩咐她去悄悄地告訴她,我站在大門口,有急事找她。我對自己感到很滿意。總的說來,這一整天我都是感到很滿意的。

就在門口邊,當著盧凱里婭的面,我告訴她(我派人去叫她,使她大吃一驚),我認為是一種幸福,一種榮譽……其次,我希望她不要對我的作法,不要對我站在門口感到驚訝,我說:“我是個直性子,對於事情的詳情細節,我都作了研究。

我說我是直性子,並不是撒謊。好吧,那就不說吧。我的話不僅說得體面,也就是說,表現出了我是個有教養的人,而且說得頗有特色,而這一點是主要的。怎麽?難道承認這一點就是犯罪嗎?我想對自己作出判斷,而且現在正在做。我應該說出pro和contral,而且我正在說。就是後來回憶起來,我還是感到痛快,盡管這事做得很愚蠢:我當時直言不諱,毫不感到難為情,我直截了當地宣布:第一,我並不特別有才華,也不特別聰明,甚至也許並不特別善良,我是一個相當廉價的利己主義者(這個用語,我至今還清楚記得,那是我走在路上想出來的,而且相當滿意)。很可能身上包含著許多其他方面令人不快的東西。所有這些話都是帶著一種特殊的驕傲心情說出來的——大家都知道是怎麽說的。當然,我有足夠的能力,在光明正大地說完我的缺點以後,不去談我的優點,我會說:“但是,盡管如此,我還是有那麽一點點長處。”


註:pro和contral,拉丁文:讚成和反對。

Views: 38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