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愛玲·談看書(34)同性戀之疑

船到塔喜堤之前,他叫醫生檢查過全體船員,都沒有性病。此後克利斯青在塔喜堤也傳染上了,有潔癖的布萊還苦苦逼他重溫舊夢?這是同性戀之說的疑竇之一。

邦梯號上的見習士官全都是請托介紹來的,清一色的少爺班子,多數是布萊妻黨的來頭,如海五德是他丈人好友之子,海籟是他太太女友的弟弟。他這樣一個精明苛刻的能員,卻冒險起用這一批毫無經驗的公子哥兒,當然是為了培植關係,早年吃夠了乏人援引的虧。連克利斯青在內,他似乎家境不如門第,但也是托布萊丈人家舉薦的,論經驗也不堪重用。布萊這樣熱衷的人,靠裙帶風光收了幾個得力門生,竟把來權充孌童。還膽敢隱隱約約向孩子的父親誇耀,未免太不近情理。
書中不止一次引他給海五德父親信上那句話作證:"他一舉一動都使我愉快滿意",是想到歪里去了。至於克利斯青秘密托海五德傳話,如果不是關於同性戀,是說什麼?他這麼一個多情公子,二十二三歲最後一次離開英國之前,戀愛史未見得是一張白紙,極可能有秘密婚約之類的事。現在知道永遠不能回國了,也許有未了的事,需要托他哥哥愛德華。事涉閨閣,為保全對方名譽起見,愛德華根本否認海五德帶過秘密口信給他,海五德也不辯白,因此別人都以為是他把話給吃掉了。

 

當然這都是揣測之詞。說沒有同性戀,也跟說有一樣,都不過是理論。要證據只有向叛變那一場的對白中去找,因為那時候布萊與克利斯青當眾爭論三小時之久,眾目睽睽之下,他二人又都不是訓練有素的雄辯家、律師或是名演員。如果兩人之間有點什麼曖昧,在這生死關頭,氣急敗壞,難免流露出來。若問兵變不比競選,怎有公開辯論的餘裕,這場戲根本紊亂散漫而又異樣,非但不像傳奇劇,還有點鬧劇化。
布萊被喚醒押到甲板上,只穿著件長襯衫——也就是短睡袍——兩手倒剪在背後綁著,匆忙中把襯衫後襟也縛在里面,露出屁股來。克利斯青一直手里牽著這根繩子,另一隻手持槍,上了刺刀。有時候一面說話,放下繩子,按著布萊的肩膀,親密的站在一起,像兩尊並立的雕像。

起先他用刺刀嚇噤布萊:"閉嘴!你一開口就死了。"但是不久雙方都抗議,輪流嚷一通。邱吉爾等兩個最激烈的船員也發言,逐個發泄一頓。話說多了口乾,三心兩意的美國人馬丁竟去剝了一隻柚子,餵給布萊吃。

克利斯青也覺得口渴,叫布萊的仆人下船去到船長艙房里多拿幾瓶甜酒來,所有武裝的人都有份。又吩咐"把船長的衣服也帶上來"。仆人下去之前先把布萊的襯衫後襟拉了出來。(按:大概因為聽上去預備讓他穿著齊整,知道代為整衣無礙。)

 

布萊希望他們喝醉了好乘機反攻,不然索性酒後性起殺了他。但是並沒醉。原定把他放逐到附近一個島上,小救生艇蛀穿了底,一下水就沈了,克利斯青只得下令放下一隻中號的,費了四十分鐘才放下去。晨七時,這才知道有不止二十個人要跟布萊走。對於克利斯青是個大打擊,知道他錯估了大家的情緒。如果硬留著不放,怕他們來個"反叛變"。不留,船上人手不夠,而且這只救生艇至多坐十個人。錨纜員與木匠頭子力爭,要最大的一隻。楊自從一開始代他劃策後就沒露面,這時候忽然出現了一剎那,拿著槍,上了刺刀,示意叫他應允。他把那只大的給了他們。

Views: 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