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鼎鈞·特務的顯性騷擾(3)

話題一轉,保安官問我對邱楠和姚善輝有什麽看法。我的天!他們一個是節目主任,一個是工程主任,我只是個新進的小職員,剛剛試用期滿,我能對他們有什麽看法!他問我最近看什麽書,我的答案中有曹禺和李健吾,他兩眼一瞪:你從哪裏弄到他們的書!我告訴他,這是公司的參考書,公開擺在資料科的圖書室裏。幾個月後,公司裏突然出現保安人員,沒收了這批文藝作品,緊接著大搜全省各地中小學圖書館,各縣市舊書攤,打算做到一本不留,看來都是我惹的禍。

好不容易,保安官說:“你回去吧!”來時有車接你,去時沒車送你,正好我也需要步行舒解心中郁悶。回到“中廣”節目部,公園裏已有暮色,節目部主任邱楠、資料組組長蔣頤都坐在辦公室裏守候。他們知道保安司令部效率奇高,如果我已被留置訊問,保安官隨時可能打電話來問長問短,或者派人來調閱我寫的文稿。後來知道,那天節目部氣氛緊張,無人知道我究竟是一塊浮冰還是冰山一角。節目部有位老者,隻身在臺,常常工作到深夜。他一人有個小小的辦公室,小到沒有窗戶,為了流通空氣,經常開著房門。他對我很關心,我不由得走進他的小房間,向他訴說保安司令部約談的經過。我告訴他,要我為政府宣傳,我得先有被信任的感覺,我無法在懷疑監視下工作,我想辭職。他很嚴肅地說:“別處也是一樣,這裏還有幾個人了解你,別處就未必。”我說保安官員要我每星期去報到一次,向他報告蕭鐵、駱仁逸、趙漢明的言行交遊,甚至還有姚善輝和邱楠,我怎麽能去!他說,“還是去吧,你不去,他們會另外找一個人。”

老者的話我聽從了一半,沒辭職,也沒定時到保安司令部打小報告,我想等他們來催促責備我再去也不遲。他們再也沒有動靜,我也慢慢鬆懈了。可是老者的話終於應驗,他們果然從我們中間另外找了一個人,那人知道怎樣規劃自己的前途,後來進“革命實踐研究院”木柵分院受訓,步步高升,我做了他的墊腳石。

我很感激那老者,對他很尊敬,經常到他的小房間傾心吐膽,可是我還是得罪了他。有一天,他和我討論一條新聞,莽漢懷疑妻有外遇,動刀殺人,完全捕風捉影。老者說,莽漢未經調查,沒有證據,犯下大錯,一門之內尚且如此,可見“安全工作”對國家如何重要。又有一次讀《三國演義》,談到曹操“夢中殺人”,他認為曹操“幼稚”,冤殺許多好人;現代國家有調查機構,可以幫助當局作出正確判斷,所以安全工作名副其實,可以使大家更安全。我這才知道他在節目部他做什麽,不禁脫口而出:“我忠黨愛國,但是不做特務!”他變色不語,從此不再理我。

我還得罪了另外的人。蕭鐵是抗戰時期中央陸軍軍官學校的畢業生,他有一個同期同隊的校友幹特務,此人服務的那個單位有人發起戒煙,需要寫一篇《戒煙公約》,他們找蕭老編執筆,蕭推薦我。我想搞這玩意兒得用文言,最好四六句法,我記得第一段是這樣寫的:

“蓋聞修身慎微,古之明訓,崇儉務實,今有定則,小惡不為,眾好必察,此君子其九思之,賢者所三省也。況復生逢斯世,目蒿時艱,我等或投班筆,或奮祖鞭,群懷殷憂,共當大難。禮不云乎?居敬行簡,易不云乎?夕惕朝乾,正宜朝食減享以起兮,夜甲積冰而鏗然!”

以下說到吸煙的害處,戒煙的決心,違背誓約的罰則,四六到底,一氣呵成。他們那個單位的主管看了大為欣賞,聽說我是個二十幾歲的年輕人,兼擅白話與文言,有意吸收我去栽培一番。他的算盤是,我替他寫演講稿應酬信,我做“師爺”的工作,可是僅能支“小弟”的待遇,他伸出來的誘餌則是保送受訓和未來升遷。

Views: 3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