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不記得拷問是怎樣結束的。有一個階段的黑暗,接著就是他現在所在的那個牢房,或者說房間,逐漸在他四周變得清楚起來。他完全處於仰臥狀態,不能移動。他的身體在每個要緊的節骨眼上都給牽制住了,甚至他的後腦勺似乎也是用什麽東西抓住似的。奧勃良低頭看著他,神態嚴肅,很是悲哀。他的臉從下面望上去,皮膚粗糙,神情憔悴,眼睛下面有好幾道圈兒,鼻子到下巴頦兒有好幾條皺紋。他比溫斯頓所想像的要老得多了,大概五十來歲。他的手的下面有一個儀表,上面有個杠桿,儀表的表面有一圈數字。

 

“我告訴過你,”奧勃良說,“要是我們再見到,就是在這里。” 

“是的,”溫斯頓說。 

奧勃良的手微動了一下,此外就沒有任何別的預告,溫斯頓全身突然感到一陣痛。這陣痛很怕人,因為他看不清是怎麽一回事,只覺得對他進行了致命的傷害。他不知道是真的這樣,還是用電的效果。但是他的身體給扒拉開來,不成形狀,每個關節都給慢慢地扳開了。他的額頭上痛得出了汗,但是最糟糕的還是擔心脊梁骨要斷。他咬緊牙關,通過鼻孔呼吸,盡可能地不作出聲來。

 

“你害怕,”奧勃良看著他的臉說,“再過一會兒有什麽東西要斷了。你特別害怕這是你的脊梁骨。你的心里很逼真地可以看到脊椎裂開,髓液一滴一滴地流出來。溫斯頓,你現在想的是不是就是這個?” 

溫斯頓沒有回答。奧勃良把儀表上的杠桿拉回去。陣痛很快消退,幾乎同來時一樣快。 

“這還只有四十。”奧勃良說:“你可以看到,表面上的數字最高達一百。因此在我們談話的時候,請你始終記住,我有能力隨時隨地都可以教你感到多痛就多痛。如果你向我說謊,或者不論想怎麽樣搪塞,或者甚至說的不符合你平時的智力水平,你都會馬上痛得叫出來。明白嗎?”

 

“明白了,”溫斯頓說。 

奧勃良的態度不像以前嚴厲了。他沈思地端正了一下眼鏡,踱了一兩步。他再說話的時候,聲音就很溫和,有耐心。 

他有了一種醫生的、教員的、甚至牧師的神情,一心只想解釋說服,不是懲罰。

 

“溫斯頓,我為你操心,”他說,“是因為你值得操心。你很明白你的問題在哪里。你好多年以來就已很明白,只是你不肯承認而已。你的精神是錯亂的。你的記憶力有缺陷。真正發生的事你不記得,你卻使自己相信你記得那些從來沒有發生過的事。幸而這是可以治療的。但是你自己從來沒有想法治療過,因為你不願意。這只需要意志上稍作努力,可是你就是不肯。即使現在,我也知道,你仍死抱住這個毛病不放,還以為這是美德。我們現在舉一個例子來說明。我問你,眼前大洋國是在同哪個國家打仗?” 

“我被逮捕的時候,大洋國是在同東亞國打仗。” 

“東亞國。很好。大洋國一直在同東亞國打仗,是不是?”

 

溫斯頓吸了一口氣。他張開嘴巴要說話,但又沒有說。 

他的眼光離不開那儀表。 

“要說真話,溫斯頓。你的真話。把你以為你記得的告訴我。”

 

“我記得在我被捕前一個星期,我們還沒有同東亞國打仗。我們當時同他們結著盟。戰爭的對像是歐亞國。前後打了四年。在這以前——”奧勃良的手擺動一下,叫他停止。 

“再舉一個例子,”他說,“幾年以前,你發生了一次非常嚴重的幻覺。有三個人,三個以前的黨員叫瓊斯、阿隆遜和魯瑟福的,在徹底招供以後按叛國罪處決,而你卻以為他們並沒有犯那控告他們的罪。你以為你看到過無可置疑的物證,可以證明他們的口供是假的。你當時有一種幻覺,以為看到了一張照片。你還以為你的手里真的握到過這張照片。

Views: 1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