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真譯·泰戈爾《愛者之貽》(18)

35


昨夜,烏雲壓頂,預兆著大雨傾盆;陣陣狂風,搖撼著奮力挣扎的橄欖樹的枝條。我希望,在這暴風驟雨,孤寂淒清的夜晚,夢如肯降臨,他應化作我心愛的人來到我的睡夢中。

風兒仍在嗚咽著掠過田野,黎明蒼白的臉頰掛滿淚珠。我的夢也已落空,因為,現實是冷酷的,而夢也自有主張,獨斷獨行。

昨夜,黑暗沈醉在狂風暴雨之中,雨像是夜的面幕,被狂風撕成碎片;在這星辰隱匿,暴雨喧囂的夜晚,夢如化做我心愛的人來相會,現實是否會妒忌呢?


36


我的鐐銬,你在我的心底譜寫樂曲;我終日撥弄你,使你成了我增加光彩的裝飾物。我們是親密的朋友;你也曾使我畏懼,但畏懼之情使我更加愛你。你是我漫漫長夜中的伴侶,在我向你告別之前,容我向你頂禮,我的鐐銬。

Views: 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