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苓植·虯龍爪—鳥如其主(17)

只見這形容枯槁,弱不禁風,猶如幽靈似的老爺子,今兒個似乎借了點陽氣,在眾多的兒子、女兒、媳婦、女婿的攙著、架著。托著、支撐下,竟又來到這愛鳥者的樂園裡了。臉兒特瘦,老人斑特深、嶄新的銀灰色中山裝罩在身上,支支架架,鬆鬆垮垮,把他裝扮得就像個新糊的紙人兒似的。但那深陷在皺紋堆裡的眼睛,卻透過一層渾濁的老淚顯得異常亢奮、乖戾、有神兒。右手小拇指上那二寸半長的長指甲翹著,剩下那四個爪子似的指頭,卻牢牢提著那古老破舊的「住涿馬」,一個勁兒地搖晃,一個勁兒地顫抖,似少氣無力,又似激動不安。但鳥籠子罩著鳥籠套,誰也不知道裡頭藏著什麼玩藝兒。

小樹林裡靜得怕人,連眾鳥兒也被這種神秘的氣氛壓得寂然無聲……

鳥友們越看,就越瞪著眼睛一股股往肚裡吸涼氣。侯七更是渾身發抖,一個勁兒往眾人背後縮。就連久經世面、見多識廣的宗二爺,也臉色發白,心底發虛,就像白日見了索命的亡靈,嚇出一身冷汗,差點兒失聲驚呼起來。

這、這死老頭子到底來幹什麼?

「宗、宗二爺!我、我找您……」氣兒喘得怕人,鳥籠舉得怕人。

「找我?……」聲兒顫著,腿兒抖著。

「是、是找您!……孩子們……把、把鳥籠套兒……褪了!

「哦!……」

宗二爺又覺不祥。果然,等老頭子的子女們七手八腳一褪掉鳥籠套,眾鳥友往那油泥兒發黑的鳥檔子裡一望,竟恐怖得幾乎

失口驚呼了:

哦!老閨女同時也返陽了。

只見在那古舊的鳥籠子裡,一隻神氣活現的百靈子,正靠著那乾隆年間豁了口兒的鳥食罐兒,斂著翅兒,正一點一顛地啄鳥食兒。

夢,簡直是一個噩夢!但又這麼真切,這麼現實,這麼令人膽戰心驚!如果關老爺子再要不吭聲兒,肯定這小樹林會在沉默中炸裂,鳥友們會在恐懼中四散驚逃。所幸關老爺子在亢奮激動之餘,千呼萬喚總算叨騰起一口氣兒來,哆哆嗦嗦地說明了原委:

「還、還是三兒孝敬……知、知道爹的心思……搞、搞回來這隻好鳥兒……」

什麼?什麼?眾鳥友更膛目結舌了。

原來,關老爺子的子女們雖未繼承了老子玩鳥兒的本事,卻繼承了咱這老中國的古老傳統美德,一聽父親病危,立即四處趕回奔喪。其中三兒回來晚了,但知父莫如子,也唯有三兒深知信息時代信息的重要性,臨歸來前專門通了長途電話探明病危原由,特路過張家口下車,專門以高價買回了這隻鳥兒。果然老爺子在即將告別人生之際,驟然見三兒呈上此鳥,頓時便兩目由昏暗轉向光亮,氣息由枯竭轉向舒緩。再過半日,垂死的人兒竟從這隻鳥兒身上看到了人生的希望。又隔了一天,老爺子竟能抱著「涿州馬」鳥籠子坐了起來,到了今兒個上午,就……

「宗、宗二爺……這、這可是隻……難得的好鳥兒……好鳥兒!……」關老還在顫巍巍他說著。

宗二爺還好似驚魂未定,眼睛只顧直勾勾地盯著「涿州馬」鳥籠子內。經老爺子這麼一提,他只覺耳朵眼裡嗡得一聲轟鳴,隨之那鳥兒便驟然間膨脹起來,黑乎乎地變得老大老大,擋住了眾鳥友,擋住了眾鳥兒,就連自己那小妞子也讓擠得什麼都看不見了。

「為、為了我這新丫頭……」關老的聲音。

「新丫頭?……」眾鳥友的聲音。

「對!我這好鳥兒……宗二爺!把、把小妞子借給我……我、我要替咱這新丫頭、壓壓口……」還是關老的聲音。

「錄音匣子、省、省事兒……」侯七這小子的聲音。

「洋法子沒、沒根兒……自個兒調教的,那、那才叫真格的……」又是關老的聲音。

「二哥、二哥!」又是侯七的聲音。

只見宗二爺「哦!哦!」連著應了兩聲,一晃腦袋猛地活轉過來。稍一停歇,馬上便是一臉微笑,兩眼淚花,一下子就撲到了老爺子身旁,厚道地托起老人家端鳥籠子的雙手,眼裡閃出忠誠,聲裡含著激動,熱切切他說:

「關老!就為了這個?您吩咐一聲兒不就行啦!您老人家先回去好生歇著,我回頭就親自把小妞子送上府去!」

「您哪!厚道人兒……」關老爺子老淚落下來了。

Views: 3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